分類
宜蘭鈦鍵盤老闆維修記

藍牙耳機接收器電池維修記

本來想幫 BOSE QC25 買一組專門的第三廠製藍牙轉接器,直接嵌在耳罩外殼上的那種,看起來俐落,不過礙於錢的問題,只好買下列這種不到兩百元的藍牙耳機接收器,將有線耳機轉為…不用直接接在電腦或手機的半有線、半無線耳機。這樣貓搗亂時,我才不會情急之下忘記自己還戴著耳機,而扯落電腦或手機。

踩到電池澎包地雷的藍牙耳機接收器。

結果我把這接收器的電充滿(恆亮藍燈)後,聽不到一首歌的時間,旋即沒電,非常無奈,拆開外殼後,一顆澎包的鋰聚合物電池就在眼前,很明顯地是電池損壞了。

量了一下這顆電池的尺寸,大約是3mm*8mm*7.5mm,充飽時電壓輸出 3.75V,再考慮機殼內的空間,就去網拍上尋找適合的代用品。沒想到,不找還好,一找才發現,幾乎各種尺寸、大大小小、寬窄胖瘦的鋰聚合物電池都有人生產與販售,真是開了眼界。最後買了401020 (4mm*10mm*20mm) 的電池回來換。

很盡力地找了一顆可以塞滿電池艙空間的代用電池,懷抱著電量會比原本的高的僥倖心態。

換好之後,機子果然就正常了,但是原本期待換大顆一點的電池,蓄電容量會比原本的高,待機時間會更長,然而充飽後,手機上回報電量只有 30%,就約等於原本電池的額定容量,看來是在電路上寫死了蓄電容量上限,是小小可惜的地方。

分類
貓事

不要過度依賴茶胺酸、貓費洛蒙

這篇是吉姆這幾天接連跑醫院下來,我的反省。原本吉姆只要「亂叫」我就會用「餵食茶胺酸」、「噴灑貓費洛蒙」這兩招來應付,結果就是忽視了背後更嚴重的問題。

每次來醫院報到,關在外出籠裡必定叫得震天價響的吉姆。

貓叫都有理由,只是人聽不懂。

橘貓是很多話,但是不會沒事亂叫。

茶胺酸、貓費洛蒙確實有用,但是治標不治本,貓不斷表現出不安、嚎叫、黏著我,可能是身體很不舒服在跟我求援,不是單純的分離焦慮還是天生多話。

等到我發現吉姆上下樓活力減低、食量異常少,已經非常不對勁了,此時才驚覺應該有異,帶他去醫院,腎臟相關檢驗數值已經飆高到醫師很委婉地表示「到底了」,貧血問題自半年前檢查至今也沒改善。

我很自責,之前為什麼忽視他一直發出的求救聲。

用茶胺酸、貓費洛蒙這些化學方法雖然換得了一時安寧,卻可能因此錯失黃金醫療時間。

如果府上的貓,吃喝拉撒睡,與活動空間都沒有問題,卻開始沒有來由地嚎叫,請先帶去看醫生,做檢查,這是我慘痛經驗下的忠告。

分類
貓事

貓咪流動飲水機 DIY

今年三月,我收養了一隻街貓,而且同時是隻腎貓,所以飲水管理是很重要的課題。

這隻貓,我太太取名叫他吉姆,關於我們從在門前放養到正式收養他的過程,往後還可以寫不少故事。

總之,問題是從吉姆去喝馬桶水開始的。我們並不是沒有經常幫他換水碗裡的水,但是他就是覺得馬桶水有在流動,感覺比較新鮮,大概就像他之前在外面走闖時,會去喝田水與圳溝水,類似的想法。

當然,在衛生層面上來看,這些水源都是很有問題的。

所以,一方面我們買了鐵網片,做了防貓闖入浴廁的隔板,另一方面,我找了網上的教學文,自己做了一組取代馬桶水角色的流動飲水機。

吉姆喝得很開心。
水位高度,首先建議在貓容易喝到,不會弄得整臉濕,再考慮讓出水口可以與魚缸水面有落差,製造更明顯的水流。

其實要準備的材料很簡單:

  • 小魚缸:使用市面上給孔雀魚、鬥魚的小魚缸,最好深度大於 18cm,我是用很久很久之前買的 CPU 水冷散熱套件附的 15*15*15cm 魚缸,用起來有點勉強,只是我想能省就省、物盡其用,就沒再另外買了,但是另外買,市價也落在兩百元有找的價位,不會很貴。如果覺得玻璃缸很重,換水不方便,也有人用塑膠整理盒,但是貓有可能排斥塑膠味道,就看貓的使用意願了,我是很推薦先找塑膠整理盒來用看看,畢竟比玻璃魚缸便宜,如果貓咪不賞臉,還可以用在其他收納用途。
  • 外掛式過濾器:動力找適用小魚缸的就可以了,市價大概三百有找。
  • 過濾用白棉:正式使用時,我不會使用外掛式過濾器隨附的海綿與硝化菌培養棉,而是另外買一包過濾用白棉,自己裁剪合適大小,把過濾槽填滿。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我的用途不是養魚,而是做一台有基本過濾雜質能力的貓咪流動飲水機。

如果全部都用新品,買下來總共也差不多四、五百元而已,比買市面上的任一款成品貓咪飲水機都要便宜,而且材料壞了哪個就換哪個,不會被特規綁死。

還好吉姆對這台流動飲水機很賞臉,也沒再去找馬桶水喝了。

分類
General

從 Arch Linux 轉回使用 Ubuntu (2)

再簡單交代一下,我覺得「不如歸去」的思路:

  1. 比起有商業資金挹注研發工作的那些 Linux 發行版本,Arch 本身並不像那些 Linux 發行版本會主動貢獻一些「新玩意兒」來增強 Linux 生態系的各式應用。
  2. 反之,Arch 是把各種 Linux 軟體,包括那些「新玩意兒」從 upstream 那邊拿來,盡可能原汁原味地打包,然後提供給使用者使用,使用者發現什麼問題,也就減少了發行版本在中間自行打補釘、加料的干擾因素,回報給 upstream 時幾乎可以確信是 upstream 本身軟體的問題。透過這樣的正向循環,促使 Linux 上的軟體品質愈臻完善。
  3. 老話重提:「各人有各人的環境場合」、各人有各人的 Arch 用法,只是我個人會覺得,如果要用 Arch,可以盡可能多用一點裡頭包的 packages(無論你是把它當 server 還是 desktop/workstation 在用),然後盡可能地小步前進跟上 rolling update,有問題,回報上游,甚至自己試著修,這是我認為使用 Arch 時對社群發展最佳的方式。
  4. 只是,這麼多年下來,我看到這樣做的人很少,但是自居 power user、用了一個比較 geek 向的 Linux 發行版本就自以為高大上的人很多, 讓我看得心很累。
  5. 而且,我現在的情況,已經無力再繼續當個 “Arch-based upstream QA”,我得走了,我還有更迫切的、攸關溫飽的事要顧。

分類
General

從 Arch Linux 轉回使用 Ubuntu

六月份的時候,筆電的 SSD 壞掉,買了新的來換,也順便在重建系統時,把用了 11 年的 Arch Linux 換成 Ubuntu。

接下來我要講的,很可能肯定會讓我在相關 SNS 被砲轟到體無完膚,不過我還是想說說一些感想。

原本我是因為每次 Ubuntu 升版都會出包,所以才會轉用 Arch Linux(之前我相信 rolling update 小步前進會比一次大幅更新好),這次改回 Ubuntu 也沒例外,GNOME 3 深度整合綁 IBus 輸入法框架至今依然就是有些,逼得我還是得手動換成 Fcitx。

不過,解掉這類不順手的地方後,Ubuntu 21.04 還是讓我用得蠻開心的,像是我指定使用 ZFS,在有些操作下,系統會自動幫我建立 snapshot,我就覺得電腦用起來覺得安心許多;筆電的闔上螢幕再打開後,系統喚醒也一直都是正常的,不像之前三不五時叫不醒,得用有點微妙的時間差再次把螢幕闔上、打開,才有可能把電腦叫醒,啊?對,就很像把賴床的人隔幾分鐘後再去叫他起床一樣,充滿了人性。

除了這種預設安裝絕大部分都已就緒可用,還是這種預設安裝絕大部分都已就緒可用,的使用體驗,讓現在已經不想折騰環境建置與設定的我,選擇回到 Ubuntu。現在的我已經不想再當一個 “Arch-based upstream QA”,給我一個基本可用的環境,不求新,但求穩,讓我可以好好做自己的專案開發工作就好。

更何況,有時候,我預期 Arch 會迅速跟上 upstream 的 package(s),實際上更新步調並沒有那麼及時。現實就是 Arch 的 packages packaging 仰賴志工、人工維護,當認養 package 的維護人未能跟上 upstream 的更新步調,我也只能自己改 PKGBUILD 自力救濟。這樣的體驗真的不能說很好。

再者,我自己身體力行,把 Arch 當 desktop/workstation 用,親身當這些 GUI applications / desktop environments 的 upstream QA 時,我發現其他一些人,逢人就把 Arch 誇上天、邀入坑,自己卻只把 Arch 當成 server 用,我就覺得有點…無言,雖然各人有各人的環境場合,但是我認為這種用法,Linux 桌面元年不知何年何月方能得償所望?想想還是算了吧!就連現在的我也不想再承擔這種大義大任,就給我一個「預設安裝絕大部分都已就緒可用」的桌面環境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