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posts by Hiroshi Yui

修好了觸控面板故障的 NDSL

原本買這台 NDSL 是想要嘗試在上面寫個遊戲,沒想到買回來後,用清潔海綿把污垢清潔過一遍,先還原它該有的整潔模樣,再開機測試,便發現觸控面板失靈。除了極左側的觸控還算準確,此外其他地方都向左偏移了約一公分。

經驗告訴我,這種電阻式觸控面板出現這樣的問題,就是長期下來的內傷,只能換一片新的觸控面板了事。事前的功課還是要做的,其中我覺得這個 YouTube 上的影片教學 [Nintendo DS lite Repair – Touchscreen Replacement | Memories in 8Bit] 很不錯。

雖然電阻式觸控面板在這個時代已經顯得有點落伍,但是好處也就是它夠落伍,與液晶顯示面板「各自為政」,不像現在主流的電容式觸控面板用貼合技術緊密整合成一塊面板,而是用雙面膠與液晶顯示面板黏在一起而已,所以維修的技術力還在我能負擔的程度。

不過,在網拍上買了維修料件後,在東西收到前,還是一直很煩惱,因為那雙面膠如果要用人工撕下、移植到新的觸控面板,其實還是很難做得完美無暇。好在最後確認新的觸控面板原本就附上了雙面膠,這個阿雜的問題就不是問題了。

過程中,最麻煩的就是那個觸控面板的軟板連接器,肉眼看過去真的很小,要把它摳起,單用指甲摳不起來,用刀片如果使力過猛,又容易整塊弄毀,如果沒有事前做過功課,把這個地方弄壞,那就慘了。處理這邊一定要非常注意自己的力道與勁道,甚至可以說,只要把這邊處理好,其他地方全然都不是難事。

換上新的觸控面板後,這台又可以正常服役了。只是我拿了幾個網上的 homebrew 遊戲作品,才知道 R4 這種燒錄卡要處理載入程式的相容性,可說是見招拆招,如果它的「內核」沒有特別處理到某個程式的特殊行為,就無法正常執行。

若不是為了「在實機上運作」這種無謂的虛榮,還不如用模擬器,理應可以少掉很多這種相容性的毛邊要處理。(爆)

修好了電壓不足的 Raspberry Pi

之前想要拿 Raspberry Pi 接上一個 Wi-Fi adaptor dongle 做點事情,因為插座與網路孔的配置不甚方便,所以才想要走無線網路,但是出現了「只要我一接上這個 dongle, Pi 就整個失靈當機」的情況。

與另外一片 Pi 交叉比對之下,只有這片出問題,參考 [R-Pi Troubleshooting – eLinux.org] 的指引,用三用電錶測試後,確定是電壓不足的問題,而問題的成因,就是板子上面的 F3 保險絲故障,各從 F3 兩側接點與 TP2 間量測電壓,都呈現非常低的數值,形成了「若是單純啟動 Pi 勉強可動,但是再接上一個有點吃電的 USB 裝置,就罷工給你看」的窘態。

拿尺量了一下這顆 SMT 保險絲,確定元件尺寸規格是 1812 ,便上網訂購了修復材料。

SMD 的手動焊接有點難度,但是我還是靠著紙膠帶的輔助,把新的保險絲固定住後,順利焊接上去。再測試一次,電壓回到了正常應有的數值 (4.75~5.25V),接上 dongle 後也沒再發生當機的情況了。

這種平時不接特別吃電的外接裝置時好端端的、但是接上去後就失常的硬體「內傷」,如果沒有文件指引,我也無法快速抓出問題成因,也是學了一課。

Rust 程式做 static linking

這篇主要是參考 [Advanced Linking: Static linking] 這節。

因為平時在工作時如果有處理到 Go 程式,沒有意外的話,編譯過程會產出一個 static linked binary,這對 deploy 流程很方便,所以我想在 Rust 底下也比照辦理。

截自目前,在 Linux 底下,Rust 如果要這樣做,libc 標準函式庫要用 musl,而不是最常見的 glibc,所以要先安裝 musl,在 Arch Linux 底下就是執行:

sudo pacman -S musl

多裝 musl 不會有與 glibc 打架的情況,所以可以大膽放心裝下去。(又或者是我還沒踩到兩者打架的雷?)

然後利用 rustup 工具,新增一組支援 x86_64-unknown-linux-musl 這個 build target 的 Rust toolchain:

rustup target add x86_64-unknown-linux-musl

這樣基本環境其實就搞定了,當然,在建置時,除非是將 x86_64-unknown-linux-musl 設為預設 toolchain,不然都需要特別指定使用這個 target:

cargo build --target=x86_64-unknown-linux-musl

可以用 ldd 與 file 指令觀察、對照一下這組 target 的 binary 與預設的 target 有什麼不同。

實務上,我發現如果把這個 build 出來的 binary 丟進 Docker 裡,用 alpine:3.6 這個 base image 來做個無腦執行容器映像,則會發生 ld.so, ld-linux.so 路徑、檔名不符的問題,換用 debian:stable-slim 就沒這阿雜事了。

考慮到目前頻寬足夠充裕的現實,一個約 4MB 的 alpine:3.6 與一個約 55MB 的 debian:stable-slim,疊上一個約 20MB 的 static linked binary,在 push 效率上,其實對人來說,是感覺不到會覺得「煩」、「痛」這樣的差異的,我自己真的不太喜歡使用 Alpine 這種為了精簡而常常埋雷的 base image 來給自己找麻煩,不過這與本篇沒有直接相關,只是我的一點小抱怨罷了。

在 Ansible 新開機器時,運用 add_host 於執行時期立即加進 in-memory inventory 的方法

最近在評估 GCP,不能免俗地要嘗試使用 Ansible 自動開 GCE 機器、設定組態,遇到一個之前在 AWS EC2 上印象中沒有遇過的問題。

一般來說,我們會先在 localhost 上用 gce module 透過 GCP API 發出建立機器的操作命令,大概會像這樣(註:這邊大量借用了 Ansible 這頁的範例):

- name: Create instance(s)
  hosts: localhost
  gather_facts: no
  connection: local

  vars:
    machine_type: n1-standard-1
    image: 'ubuntu-1604-xenial-v20170811'
    service_account_email: unique-id@developer.gserviceaccount.com
    credentials_file: /path/to/project.json
    project_id: project-id

  tasks:
    - name: Launch instances
      gce:
          instance_names: running_man
          machine_type: "{{ machine_type }}"
          image: "{{ image }}"
          service_account_email: "{{ service_account_email }}"
          credentials_file: "{{ credentials_file }}"
          project_id: "{{ project_id }}"
          tags: consumer_server

然後在機器建起來之後,我直覺會利用 Dynamic Inventory 透過 tag 之類的資源定位方式,把開好的機器找出來:

- name: Provision instance(s)
  hosts: tag_consumer_server
  # 以下省略

但是可能是 GCE dynamic inventory script (gce.py) 預設的 cache 時效問題,我在這步常常需要「踩發」好幾次才能成功得出機器列表。

我找了一下網上的討論,才發現我沒有看到 Ansible 的 GCE 範例文件裡有個眉眉角角的地方,叫做 add_host:

---
- name: Create instance(s)
# 中略
# ...
  tasks:
    - name: Launch instances
      gce:
          instance_names: dev
          machine_type: "{{ machine_type }}"
          image: "{{ image }}"
          service_account_email: "{{ service_account_email }}"
          credentials_file: "{{ credentials_file }}"
          project_id: "{{ project_id }}"
          tags: webserver
      register: gce

    - name: Wait for SSH to come up
      wait_for: host={{ item.public_ip }} port=22 delay=10 timeout=60
      with_items: "{{ gce.instance_data }}"

    - name: Add host to groupname
      add_host: hostname={{ item.public_ip }} groupname=new_instances
      with_items: "{{ gce.instance_data }}"

當我們處理好機器開設時,可以設一個 register,讓接下來的 tasks 去捕捉這個 task 的處理結果。

在 ‘Wait for SSH to come up’ 我們就先使用 wait_for module 先偵測 SSH port (22) 是否起來了,來判斷這台機器是否「大致上可用」(因為 Ansible 主要原理還是靠 SSH 去遠端下一些控制命令)。如果是,我們接下來在 ‘Add host to groupname’ 就用 add_host 把這台跑起來的機器加進 in-memory inventory 當中一個叫做 new_instances 的 group,於是接下來我們就可以直接利用這份 inventory 列表來對這台(些)機器進行各種組態設定:

- name: Manage new instances
  hosts: new_instances
  connection: ssh
  become: True
  tasks:
    - name: Install essential packages
      apt:
        name: "{{ item }}"
        state: present
      with_items:
        - 'redis-tools'
        - 'ruby2.3'

這個 add_host 看起來不管用在哪家雲端服務業者都可以,因此還可以省去多 call 一次 API 重抓 inventory 的工。又學到了一課。

我的蕃茄鐘挑選之路

先備知識

我的困難

  • 無論在家工作或在辦公室工作,我都希望不要打擾到別人。
  • 我希望這個蕃茄鐘也不要干擾到我,帶給我心理緊張感,保持「呼之即來揮之即去」這種程度的存在感就好。

我試過的各種蕃茄鐘(計時器)

  1. Mac 上的 Be Focused Pro,因為那個紅色圖示以及不斷跳動的時間(這個可以切換)太容易讓我往頂端功能列瞧,反而讓我很緊張,於是用了幾次就不想用了。跟作者寫信反映過,跟我打馬虎眼,於是我也放棄了。
  2. 幾個 Android 上的蕃茄鐘 Apps,因為是另一個計時裝置,所以沒有被緊迫盯人的感覺,但是也常因為我蓋著手機套上蓋、或戴著防噪耳機而忽視了提示,這算非戰之罪,不是這些 Apps 的問題。
  3. Apps 配合 ZenWatch,因為 ZenWatch 經常不明所以與手機之間的斷線(我可是有保持手機在它能收到藍牙訊號的安全距離內,也知道 Android Wear 那個「下次嘗試重連時間是當前的兩倍」,有做過功課,拜託各位路人工程師大大們就不要來戰我了,我兩邊都重開機也沒改善啊),加上最好的待機狀況下也只能撐兩天,各種麻煩,於是我也束之高閣了。我也跑過皇家俱樂部送修,但是維修跟我打「能開機、能動啊、沒問題」的馬虎眼,沒時間跟他瞎耗,算了。
  4. 生活五金行買的那種餐廚常見的計時器,除了音量因為適應原本的應用場景所以爆大聲的以外,沒有什麼缺點,單色液晶的數字顯示就算跳啊跳的也不會讓我覺得有壓迫感。但是就是怕吵到人。是說如果我稍微改個電路,可能這款對我來說就完美了。

最新一款(也希望是嘗試的最後一款)

昨天我買了 CASIO W735H,一款帶有震動提示設計的電子錶,除了看時間、設鬧鐘、碼表、倒數計時、第二時間之外,沒有什麼奇奇怪怪的機能,如果沒有震動提示設計,就是隻普通的、跟國軍愛用品牌 JAGA 沒啥兩樣的電子錶。

我覺得它就是取得了我想要的那個平衡點:不吵、低調、省電。而且那震動力道也恰恰好,不會弱到我無感,也不會強到形同發出聲響那般吵鬧。

就先這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