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posts by Hiroshi Yui

整理 ThinkPad R400

往回查了一下,這台 ThinkPad R400 是在 2009 年買的,也過了這麼久了。

原本借給我弟使用,但是我弟反映「先前換過電池,但是仍舊無法充電」所以長期插著變壓器使用,後來更是乾脆閒置不用(懷疑是 ThinkPad 在沒有安裝電池的情況下會降速,慢到他受不了所致)。我就請他拿回來,我有空再看看。

然後我就又再次出動三用電錶。量了一下充電接點的電壓輸出,有 2.92V 左右,雖然我不知道這正不正確(沒有再進一步拆機,查看相關 IC 與元件的電路,只量了一下拆開鍵盤後可以量到的接點與保險絲),但是我心中大概有七成五把握,主機端的充電電路是正常的。

手邊沒有其他電池可以交叉測試,把這顆電池暴力拆解後,至少發現保險絲是正常的,再加上偶爾運氣好時還是可以掃到 ACPI 回傳這顆電池的資訊,我研判如果不是這顆副廠電池買來就是壞的(不過我是找專業賣家,不太可能這麼扯),就是我弟沒有做好電池校正與充電時機閾值的設定,導致電池長期處在不正常的運作狀態(這部份由於遠距交接的緣故,倘若為真,也不能怪他),所以我想換顆電池很可能就能解決這個問題。

後來這個假設也證實無誤,只是在這款(以及使用相同電池介面的機種,如 R61, T61, T400)早已宣告EOL,電池已經愈來愈難買的當下,我買到的電池,也難免只剩 90% 的容量。不過這樣已經不錯了,如果裡頭的資料沒有造假,這顆 2015 年出廠的電池,放了五年還可以有這樣的蓄電量,也很優秀了。

這台另外還有一個問題,就是上蓋(俗稱「A 殼」)的表面「親膚」塗層,就跟很多使用類似加工方式的滑鼠一樣,已經變質了,變得黏兮兮且一摳就掉,毫無質感之餘,還會弄髒使用者。

我只好用了很多膠帶,先把可以黏起來的去除,最後幾塊比較頑強的,再用酒精處理(行文當下,武漢肺炎肆虐,酒精與口罩都是重要物資,我是邊用邊懷抱著罪惡感)。然後再用近似質感的消光噴漆,盡可能還原它外貌。

其餘的幾個小問題,像是之前換 LCD 面板時弄壞藍牙模組,我看了一下,這顆模組支援的藍牙版本很舊了 (2.0),與其去找殺肉零件來換,不如就去買一顆 USB dongle 來外接,除了這類零件相對好找,支援的藍牙版本更是比較跟的上時代。

此外這台的 USB ports 也停在 2.0 的規格,手邊正好有一張閒置的 USB 3.0 ExpressCard,就裝上去。最後再把 RAM 加到 8GB、硬碟換回 SSD,這台就整理好了,還可以再戰好一陣子(吧)。

ATOUN 的輔助行走穿戴式機器人

幾天前看到華視新聞再度編譯了 NHK 的新聞專題報導(我想這跟在臺灣能夠比較低成本收視的日本頻道就是 NHK World Premium 有很大關係,導致現在只要是引用日本新聞畫面,幾乎就是拿 NHK 的),這則「ロボットを“着る”? 最先端の紅葉狩りとは」的「輔助行走穿戴式機器人」特別引起我的興趣,讓我想寫這篇記錄下來。

不只是較長輩的親人,我自己也深受疼痛之苦,走一點路就受不了,久而久之,惡性循環之下,恐怕愈來愈不想出門,病情也愈加惡化。完全被動的移動方式,像是電動輪椅車、自行車,在心理支援方面助益較大,對於生理的復健,則幫不上什麼忙;相對地,拐杖、輔助行走器則讓使用者的身體負荷極大,有時原本只是不良於行,用了這些輔具連帶使得施力的部位發炎,也是很麻煩。

這種「輔助行走穿戴式機器人」(代號:HIMICO,行文當下還在原型階段)運用了感測器還有電腦來預測步伐,再加以馬達驅動輔具,使得行走運動可以最省力。報導當中的長者,有了這種機器人的輔助,爬坡欣賞紅葉,於是不再是件考驗自己心智與肉體極限的苦差事了,不覺得這樣很棒嗎?

我再查了一下這家 ATOUN 公司的官網,發現這間公司是從 Panasonic 內部創業的,當下就會覺得「啊!果然還是這種能夠造福人類的『新創』最棒了啊!最高!願意鼓勵這種創業主題的母企業也最棒了啊!最高!」投入這類軟硬整合、輔具的技術學習與研發很有意義吧。

LinuxTV dvb-apps is a legacy

這幾天想要回頭玩一下 DVB-T,才發現之前慣用的 LinuxTV dvb-apps,官方已經改推 DVBv5 Tools ,並且包在 v4l-utils 裡面了。

拿裡頭的 dvbv5-scan 來說,不但沒有以往的 LinuxTV dvb-apps 底下的 scan/dvbscan 以及第三方相似作用的 w_scan/w_scan2 輸出頻道名稱的亂碼問題,執行時的 ANSI color 更帶有新潮感(?)

順道釐清了 Linux Media Subsystem, Linux Media Infrastructure userspace API, Video for Linux API, Digital TV (DVB) API 之間的關係。(如此看來,把 DVB 相關的程式之所以放在 v4l-utils 裡面,乃是因為 DVB API 之於 V4L API 是 extension 關係。)

搞不懂怎麼寫的程式,其實就可以去 v4l-utils 裡頭挖看看怎麼實作的…。(不用另外想怎麼處理亂碼問題就已經贏了)

其實,一枝 Pentel K105 Hybrid 就很好用了

這幾天想起了以前國、高中時代玩電腦時,電腦桌旁邊總會放著一疊紙,或一本筆記本。發現什麼、領悟出什麼,就隨手記在上面。上了大學以後,反而不知道為什麼,不再這麼做。

雖然電腦上、網路上有筆記軟體,可是手寫還是有一種說不上來的感覺。而且有時候,就是臨時想要記下一個靈光一閃、或是關鍵的事情,開筆記軟體,只寫幾個字元,自己都覺得浪費,但好記性不如爛筆頭,不如就在筆記的一角寫下來。或許有人會問,如果是一長串的指令,難道你也要用手寫筆記?我翻了翻以前寫的,還真的是這樣,乖乖地一字一字寫下來。當然不諱言也有部份是直接把網上的文章,用印表機印出來。

於是我又想要重拾這種作法。但是伴隨著載體「紙」,我還需要一枝順手的筆。我從以前就比較喜歡用水性的筆,特別是代針筆,覺得寫出來的字比較有…個性?出墨量如果會拿捏,甚至還可以寫出近似毛筆字般,粗細、轉折皆有韻味的筆畫來。於是我就想把鋼筆拿出來用。

但是我寫沒幾頁就放棄了,鋼筆實在太難搞了。上墨,麻煩,筆尖不知怎麼地突然不出水,麻煩,筆蓋不能反蓋,麻煩,怕摔到,麻煩,太久沒用,墨水乾掉,麻煩。總之就是麻煩。

我是要寫筆記,不是要培養耐性,也不是想要練字。最後我又把筆內的墨水洗乾淨,決定把鋼筆封印,回頭拿出 Pentel K105 Hybrid 中性筆出來用。

這枝筆我從小學就開始用了,在 uni JETSTREAM 出現以前,是我覺得最好寫的鋼珠筆。你問我既然如此為什麼不用 uni JETSTREAM?因為 uni JETSTREAM 確實好寫滑順,但是在筆畫表現上,Pentel K105 Hybrid 卻像是我以前愛用的水性代針筆一樣,可以寫出更有「個性」的字。

小時候它一枝要賣 28 元,跟一般原子筆大概只要 10~15 元相比,貴上大概二至三倍,但是現在也只漲到 35 元左右,真的是一款長青文具。而且它還是我用過第一款可以換筆芯的鋼珠筆,雖然與鋼筆可以填充墨水相比,更換筆芯仍會產生塑膠與金屬垃圾,但是也好過整枝寫完(或不慎損害鋼珠造成斷水)丟棄產生的垃圾量。

真的沒什麼好挑剔的了,這枝筆。

近況

上完職訓課程後,一方面在摸索拉麵的口味,一方面又不得不為錢煩惱。目前的經濟狀況是,即使要開一間最陽春的麵攤,手頭可以動用的錢,還是遠遠不足。所以在各方因素都還沒明朗化的當下,還是有必要靠著 IT 技能掙一點資金,甚至是生活費。

結訓至今一個月這中間,活用了在課堂裡學到的烹飪技法,憑著印象,將家母的滷肉肉燥風味,重現了自認有八成五,真的沒有想過,自己有這麼一天,會從剁肉開始,製作這道菜式。也照著 C 老師的食譜,製作了照燒醬,做了一道醬燒雞腿排,自己覺得很滿意。至於味噌湯,自此之後也依照課程裡學到的方法,煮出不同以往「家常版」、更接近日式餐館的味道。

雖然自家餐桌上的味道變豐富了,可是從家人的反饋,以及自己的省思,發現除了變得更美味,但同時調味也變重了,如果以「家常菜」的目的來說,這樣的重口味吃個一兩次或許覺得驚豔,可是再多吃幾次,就感覺身體負擔不小,如此並不怎麼妥當,還是要再斟酌調味比較好。也從中察覺到,如果開店的區位目標是打算開在宜蘭市的文教區一帶,主打在地人、學子會想當成「正餐」的選擇,而不是針對饕客、拉麵愛好者、觀光客偶爾登門一次的「一期一會」,口味就勢必要調整到更「親和」一點。

這樣的目標,反而更難。要追求濃郁,有很多已知的手法,要追求濃淡適中,還要不失獨特風味,則要再花更多工夫去摸索。因此,這陣子一直在看相關的資料,從書、網站文章、電視節目裡尋找線索。此時慶幸還好自己還有基本的日本語能力,以及資料檢索能力,可以挖到不少東西。

各家拉麵店的獨特調味是其命脈,即使找到專書或專文,店家願意分享的程度,多多少少還是有些保留,像是食材、調味料的份量,幾乎是含糊帶過,這是在所難免的,不過還是很感謝他們願意分享大致的作法。

摸索口味以外的時間,還是在碰老東西。想把一直因為各種雜七雜八的事情干擾、始終無法專注投入的某專案做出來,也想趁這段時間練練已經有點生疏的 App 功夫,寫個機車族可能會想用的 HUD 小程式、寫個點餐 App。

如果還是要回去這個圈子掙點錢,又要考量到身體狀況,我應該會朝接案或 part-time 的方向去找機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