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posts by Hiroshi Yui

窗型冷氣吸入外面油煙的處理方式

這個問題困擾了我很久。如果只是在一般作息的三餐時段,遇到油煙,人總要吃東西吧?我覺得合理,而且人醒著,頂多馬上關掉冷氣就是了。然而遇到會經常在半夜兩、三點製造油煙的鄰居,我就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在我查了網上資料,特別是 Mobile01 上的討論後,以及請教過電器行師傅,結論幾乎都指向「現代窗型冷氣都是內循環,機體本身不會有室內外空氣對流的情況,然而機體與機殼之間難免存在縫隙,以及室內外溫差緣故,就會產生對流,所以造成油煙會被抽進室內,很難解決,終極辦法就是換成分離式冷氣」不過電器行師傅在指出縫隙時,給了我一個提示:「如果把縫隙填起來呢?」

於是問題就獲得很大的改善了。

如我上面貼的照片,在白天的時候,拆開窗型冷氣面板,透過外面光線,很自然地發現機殼與機體之間上緣、左側、右側都有泡棉包覆,惟下緣透光,我就拿紙膠帶盡可能把縫隙補起來。

實際效果,就是今天下午補眠到近傍晚時,醒來發現僅有非常輕微的油煙味(我好鼻師,換成其他家人來聞可能就完全聞不出來),比之前輕微很多很多,而打開窗戶後,瞬間湧入的濃濃油煙味讓我嚇了一跳,而這原來會是在我還沒填補縫隙前,冷氣抽進來的濃度。

另外一個連帶效益是,由於把縫隙補滿,位在接近不遠處的測溫頭也就不會誤判,於是減少了壓縮機全力運轉的頻率,原本甚至每隔幾分鐘就狂運轉,吵的我很難入睡。

一個簡單的 life hack。

Dell G3 3579 System Recovery

筆記一下,實在很累…。

  1. 因為之前 SupportAssist OS Recovery 的 partition 被我幹掉,所以要去 Dell 官網下載 Dell OS Recovery Tool 做 USB 版 recovery disk。
  2. 把 BIOS 裡的 PCIe NVMe SSD 先關掉,不然會卡在 DPC_WATCHDOG_VIOLATION 錯誤。我在這裡卡了非常久,直到想起網上有討論到 SSD firmware 更新後遇到這問題。(然而這台配的是 Transcend TS256GMTE110S,也沒看到有什麼 firmware 更新?)
  3. 拿步驟 1 的 USB drive 開機,進 SupportAssist OS Recovery。
  4. 做完 system recovery,先進 Windows 10 做初始設定,再進 BIOS 設定,把 PCIe NVMe SSD 打開、SATA Operation Modem 確認為 AHCI。
  5. 繼續跑漫長的 WIndows Update 與其他設定…。

另外抱怨一下,筆電真的要買方便維修的,不要給自己找麻煩,或是給家人找麻煩。Dell 在臺灣沒有實體維修據點,出問題的話單是要聯絡客服就讓人感覺很累…。

我還寧願出傳說中的子龍任務,也不想這樣隔空與服務窗口交涉。

把桌面環境再度換成 GNOME

今天我把桌面環境從 KDE Plasma 再度換成 GNOME,版本號 3.34.4,不過還不是很確定是否會與它生生世世。

我是個長期的 GNOME 3 Hater,主因就是非常不認同它淨「借鏡」了某些很明顯是源自 Apple 的設計,以及趨向觸控螢幕操作的思維,但是其中有些地方又做不到位,於是在這之下的生產力,變得無比低落。單是拔掉 taskbar 卻又沒有一個更俐落的替代品,就讓我惱火不已,其餘原本有高度自訂空間的設定,也因為「取法」極簡思維被大幅拔掉,於是原本可以很個人化的環境,變得很呆板。我到現在都還忘不了,當初跑個 pacman -Syu 發現 GNOME 從 2.x 被升級至 3 版,突然在電腦上做什麼事都不順暢痛快了的憤怒。

不過隨著產品的迭代,GNOME 3 也漸漸洗練多了。這只是我的臆測,我覺得自從 Ubuntu 官方放棄自己維護 Unity (Lomiri) 改用 GNOME 3,把更多使用者的反饋帶進來,可能也是一股推力。

只是呢,GNOME Shell 預設的 Dash 依然那麼難用,即使是 Ubuntu 根據 Unity 的 Dock 設計做的調整版(修改自後面講到的 Dash to Dock)我也不是很喜歡,還是使用原始版的 Dash to Dock extension 模擬 macOS 的 Dock、擺在螢幕下緣,並設定成自動隱藏,這樣用起來比較順手。

其餘一些想要自訂的地方,必須靠 GNOME Tweaks 程式、或是 dconf-editor 去設定,但是彈性還是遠比 KDE Plasma 小,像是「外接螢幕使用不同桌布」這件事,我找了一下網上資料,不靠第三方程式協助,就是做不到。(攤手)

先記下來,就看我可以跟它相處多久吧。

整理 ThinkPad R400

往回查了一下,這台 ThinkPad R400 是在 2009 年買的,也過了這麼久了。

原本借給我弟使用,但是我弟反映「先前換過電池,但是仍舊無法充電」所以長期插著變壓器使用,後來更是乾脆閒置不用(懷疑是 ThinkPad 在沒有安裝電池的情況下會降速,慢到他受不了所致)。我就請他拿回來,我有空再看看。

然後我就又再次出動三用電錶。量了一下充電接點的電壓輸出,有 2.92V 左右,雖然我不知道這正不正確(沒有再進一步拆機,查看相關 IC 與元件的電路,只量了一下拆開鍵盤後可以量到的接點與保險絲),但是我心中大概有七成五把握,主機端的充電電路是正常的。

手邊沒有其他電池可以交叉測試,把這顆電池暴力拆解後,至少發現保險絲是正常的,再加上偶爾運氣好時還是可以掃到 ACPI 回傳這顆電池的資訊,我研判如果不是這顆副廠電池買來就是壞的(不過我是找專業賣家,不太可能這麼扯),就是我弟沒有做好電池校正與充電時機閾值的設定,導致電池長期處在不正常的運作狀態(這部份由於遠距交接的緣故,倘若為真,也不能怪他),所以我想換顆電池很可能就能解決這個問題。

後來這個假設也證實無誤,只是在這款(以及使用相同電池介面的機種,如 R61, T61, T400)早已宣告EOL,電池已經愈來愈難買的當下,我買到的電池,也難免只剩 90% 的容量。不過這樣已經不錯了,如果裡頭的資料沒有造假,這顆 2015 年出廠的電池,放了五年還可以有這樣的蓄電量,也很優秀了。

這台另外還有一個問題,就是上蓋(俗稱「A 殼」)的表面「親膚」塗層,就跟很多使用類似加工方式的滑鼠一樣,已經變質了,變得黏兮兮且一摳就掉,毫無質感之餘,還會弄髒使用者。

我只好用了很多膠帶,先把可以黏起來的去除,最後幾塊比較頑強的,再用酒精處理(行文當下,武漢肺炎肆虐,酒精與口罩都是重要物資,我是邊用邊懷抱著罪惡感)。然後再用近似質感的消光噴漆,盡可能還原它外貌。

其餘的幾個小問題,像是之前換 LCD 面板時弄壞藍牙模組,我看了一下,這顆模組支援的藍牙版本很舊了 (2.0),與其去找殺肉零件來換,不如就去買一顆 USB dongle 來外接,除了這類零件相對好找,支援的藍牙版本更是比較跟的上時代。

此外這台的 USB ports 也停在 2.0 的規格,手邊正好有一張閒置的 USB 3.0 ExpressCard,就裝上去。最後再把 RAM 加到 8GB、硬碟換回 SSD,這台就整理好了,還可以再戰好一陣子(吧)。

ATOUN 的輔助行走穿戴式機器人

幾天前看到華視新聞再度編譯了 NHK 的新聞專題報導(我想這跟在臺灣能夠比較低成本收視的日本頻道就是 NHK World Premium 有很大關係,導致現在只要是引用日本新聞畫面,幾乎就是拿 NHK 的),這則「ロボットを“着る”? 最先端の紅葉狩りとは」的「輔助行走穿戴式機器人」特別引起我的興趣,讓我想寫這篇記錄下來。

不只是較長輩的親人,我自己也深受疼痛之苦,走一點路就受不了,久而久之,惡性循環之下,恐怕愈來愈不想出門,病情也愈加惡化。完全被動的移動方式,像是電動輪椅車、自行車,在心理支援方面助益較大,對於生理的復健,則幫不上什麼忙;相對地,拐杖、輔助行走器則讓使用者的身體負荷極大,有時原本只是不良於行,用了這些輔具連帶使得施力的部位發炎,也是很麻煩。

這種「輔助行走穿戴式機器人」(代號:HIMICO,行文當下還在原型階段)運用了感測器還有電腦來預測步伐,再加以馬達驅動輔具,使得行走運動可以最省力。報導當中的長者,有了這種機器人的輔助,爬坡欣賞紅葉,於是不再是件考驗自己心智與肉體極限的苦差事了,不覺得這樣很棒嗎?

我再查了一下這家 ATOUN 公司的官網,發現這間公司是從 Panasonic 內部創業的,當下就會覺得「啊!果然還是這種能夠造福人類的『新創』最棒了啊!最高!願意鼓勵這種創業主題的母企業也最棒了啊!最高!」投入這類軟硬整合、輔具的技術學習與研發很有意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