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10

紅白好棒啊!

去年的此時,我在紅白的背景音當中,於住處完成了我的論文定稿。當天的溫度,也是很冷。紅白之後,我沒讓電視噤聲, 23:00 時,繼續傳來的,是日本當地寺廟的跨年鐘聲,再接下來,是個我不認識的吉他大叔さだまさし的「今夜も生でさだまさし」守歲(?)現場節目?印象很深刻,那一晚,都是他在撐場。

我剛剛查了一下節目表,對,今年還是排這個節目,主持人還是這位大叔

今年的我,終於可以在家裏收看紅白。不過娘說了一句:「臺灣各地方政府搶著辦跨年晚會、爭著要上電視轉播,結果我們家在看日本的。」讓我當下怔了一下,想了一下。

然後我還是決定要全程看到完。

dir300b-revb-ddwrt-webflash.bin & dlink-dir300b-factory-webflash.bin

bless 觀察,初步分析結果:

dir300b-revb-ddwrt-webflash.bin 減去開頭 28 bytes、尾端 1236 bytes(一堆連續的 0x00),與 dlink-dir300b-factory-webflash.bin 減去開頭 96 bytes、尾端 9 bytes 後(還是一堆連續的 0x00),以 diff 檢查,兩者得證是相同的內容。

根據 [D-Link DIR-300 B1 – OpenWrt Wiki],以及在 dlink-dir300b-factory-webflash.bin 和 D-Link 原廠的 firmware image 開頭,皆發現之 “wrgn23_dlwbr_dir300b” 字串,推測 v2image 此一未提供 source code 的公用程式,作用在於加工、產生 D-Link 「原廠」介面或 emergency room 介面可吃的 firmware image 格式。

又,另以 dd-wrt.v24-15508_NEWD_micro-plus_ssh.bin 對照,發現開頭與 dir300b-revb-ddwrt-webflash.bin 皆有 “HDR0″,推測此一類型的 firmware image 為 DD-WRT 本身可吃的格式。

除卻這些檔頭、檔尾差異,firmware image「本體」則應該依循各款機器對 MTD 規劃的不同,而各自有程式與資料的擺放或編碼方式。

雖然 Flash 有 4MB,但是實際上沒辦法用到這麼多,扣掉保留的部份,只能用約 3.8MB,所以之前把 Fonosfera 壓到 4MB 就沾沾自喜,寫入後才發現無法運作,不是沒來由的。

遇上一個無言的 Offset 錯誤

有某場地預約系統,某日 16:00-17:00 有人登記借用,今某 H 欲借用同日 15:00-16:00 時段,卻被系統提示「場地已有人借用」,問可能問題出在何處?

這讓我想起以前唸書的時候,曾經用「24:00:00 算當天還是隔天?00:00:00 算昨天還是今天?」問倒老師的事…。

想起國小某個老師

見到她的時候,多是板著臉。

她是管理合作社的。有次身上沒零錢打公用電話回家,情急之下想跟她借錢打電話,話未說完,即被她攆出去。

為什麼需要打公用電話?因為當天突然宣佈下午不上課(照慣例,班上那位家長會長的女兒會比學校還先搶著公告周知),又要求學生打電話回家通報。

她也是負責新詩比賽的。也有次在社團活動中臨時被通知要比賽,在筆都來不及拿的情況下跑去比賽教室,上前去講桌那邊想借用一支筆,同樣被怒斥拒絕。

不曉得為什麼,當時這所學校都喜歡玩這種臨時起意的風格。

當天只上半天課,到了學校才被通知。換若在現在,校方肯定會被訐譙到爆。

比賽前只管每班要推派人參加,不會跟你說何時要比賽。

中午家長送餐的地點,前一個禮拜說好是在大門口,這個禮拜立即改成側門,下週也許又改成從圍牆遞過去。隨學校高興,說變就變。

老實說,想起這種從小就目睹大人做事亂無章法、愛遷怒的記憶,還蠻難過的。不過也就提醒自己,不要犯這種錯。

亂玩 ASUS WL-500g

昨天從強者我學弟那邊拿到一台據說壞掉了的無線路由器,要我看看還有沒有得醫。一看型號貼紙,哇嗚,這不就是傳說中的 ASUS WL-500g 嗎?比 D-Link DIR-300 rev.B1 還好玩的 ASUS WL-500g 嗎?(因為硬體規格雖然略顯過時,但是有 USB 和並列埠,相較之下可以玩的花樣就多了。)

拿回來之後,先開機檢測,呃,完全沒問題啊!功能都正常啊!

然後我就開始拿來「玩一玩」。

我先測了 oleg 根據 ASUS 官方釋出的 source code 改的韌體,在此我毫不保留對這版韌體的稱讚,真的是針對這台機器的最強韌體版本。且可直接用原廠韌體管理介面刷機,對一般想拿 WL-500g 做正事的人來說,是最好改也最好用的韌體版本。

再來,就是 OpenWrt 了,我試過 Kamikaze (8.09.2) 和 Backfire (10.03),各刷了  brcm47xx 和 brcm-2.4,用官網文件的 TFTP 四步法摸黑刷機(只能從燈號判斷目前機器狀態…):

  1. binary
  2. trace
  3. get ASUSSPACELINKaaaa /dev/null
  4. put openwrt-xxx-x.x-xxx.trx ASUSSPACELINK

測過之後,覺得 OpenWrt 功能強大,但是管理介面反應有些遲緩。

原本我想再試試 DD-WRT 的,但是摸黑刷機,也不知過程當中何處失敗了,並未成功。想還原為 ASUS 網站上的官版韌體,卻卡在使用初始的帳密竟然無法登入管理介面,最後仍舊參考了 DD-WRT 的文件,刷 wl500g-clear-nvram.trx 與 wl500g-recover.trx,把 NVRAM 的資料清除後,方能登入。

既然這台機器是正常的,我也就打算稍後歸還給強者我學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