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08

各行有各行的道

程式設計有那麼簡單嗎?程式設計師只是按圖施工的 coding 工人嗎?抱著這種態度看待軟體人員,無怪在工作現場,廠商駐派工程師和圖書館館員互看不對眼,而非相輔相成,甚至發生「知者欺不知者」這種事。想要求得《創新求勝》裡頭案例顯露的「天地人」三合,也就很拼很困難。

其實我之前還想做一個題目(謎之聲:「Hiroshi 你到底想了多少題目啊?」),就是分別以所謂的「系統組」、「自動化系統廠商」為中心,用質性途徑去看不同的位子、不同的立場,如何看待「軟體系統在圖書館」這回事。只是最好聊這件事的 Anderson 直到碩二下才歸隊,有正職在身的他也來匆匆、去匆匆。

備箸

大學時修蔡老師的課,就聽他猛批過免洗竹筷,但是訴求點不似當今的網路流傳轉寄信講的「漂白非消毒、一點也不衛生」,而是「將自己的『方便』建立在別國、它處的竹林資源濫伐上,造成跨國環境問題」。後來退伍後開始工作,即自己帶餐具組,並請幫忙買晚餐的工讀生同學不要再拿店家給的免洗筷。且若有外食,也盡量減少用到免洗筷,雖然有時仍不免因未攜帶自備的筷子而破戒。

重返京城唸碩士班,考慮放在背包裡較不佔空間,又準備了一組螺旋組合筷,在宿舍則放了既有的餐具組。只是該組螺旋組合筷的螺紋可能用料、車工不精,用了幾次即崩牙,反而又製造了一組垃圾。後來買了另一形式的伸縮筷,使用起來還算方便,但是偶然想要拆開清理,看到裡頭積累的鐵鏽、油垢,倒抽了一口氣。今天就又再到師大夜市的金興發,買了「攜帶箸.三代目」,又回頭採用螺旋組合筷,至少清潔起來較容易;選擇金屬材質,螺牙、螺紋看起來卡粗勇耐用的一款,希望三代目能撐久一點。

阿我就沒一個喜歡的,偏偏要我硬食一個

阿選舉又不是那種小學生在選班長「老師發現票數不等於全班人數而生氣,硬要黑板上的數字給它湊齊了、確定每個人都有投票才滿意」,這樣才在教壞囝仔民主觀念吧?

真要拿小學生選班長來比喻的話,選來選去總是家長會長的孩子、同校老師的孩子,再不然就是「品學兼優好(乖)學生」;同學真正覺得好鬥陣的孩子王,卻常被拱出來當風紀股長、讓最活潑的人負責管秩序。你在班長候選人提名孩子王,還會看到老師眉頭皺了幾皺。阿這樣就比較有民主教育風範了是不是?

阿我說我去投廢票,又不是不去投票!我至少用我那張亂蓋圈選章的選票,在沒有「以上皆非」的選項下,表達這幾組候選人真的都沒有我滿意的,這樣也不行?偏偏要我硬食一顆爛頻果才滿意?這樣要被說是我自以為高尚?

每張含淚投票、吃下一顆爛蘋果,還要倒貼給爛蘋果補助金。根據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第41條:「各組候選人選舉得票數達當選票數三分之一以上者,應補貼其競選費用,每票補貼新臺幣三十元。但其最高額,不得超過候選人競選經費最高金額。」喂!你不甘不願去吃一顆爛蘋果,去湊爛蘋果口中所謂「我們代表了多少多少的民意」的分子分母,湊到一定票數,還要付錢給爛蘋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