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2006-10-22

這些傢伙需要修正 (握拳)

我認為義務役需要存在的理由之一,就是它可以修正一群嬌縱過頭的毛頭小子的生活陋習。

比起鈴木裕希望藉由《莎木》「讓二十一世紀的小朋友會主動撿垃圾」這種泛理想化的想法(《莎木》的票房表現已經讓這個訴求的延續性宣告夭折),不如藉由部隊的“教育”告訴他們:「地上有紙屑,就最好是自己主動撿起來」、「煙頭亂丟的結果,就是大家集合下去撿個夠」、「拉大便沒沖水的結果,就是大家排隊輪流去瞻仰那沱屎的尊容」。

現在每天看到宿舍走廊東一處垃圾、西一處垃圾;浴室這邊一罐用完的個人清潔用品、那邊一顆不知哪個手賤的人轉下來的蓮蓬頭;還有今天不知誰上大號沒瞄準,命中範圍大偏差,還肇事逃逸不加清理,使得整間廁所滿室芬芳…就讓我很想使出修正拳啊。

大概是我今天情緒控制得宜,最後還是拿臉盆去幫這位仁兄稍作沖水善後(其實也為了我的“方便”品質而為之)。這樣的好心還會不會有第二次?我不知道。

簡報即表演

我是個笨蛋,老媽也說我是個資質不聰穎、慢熟的人。

因此有些東西,我要花數年的零碎時間去看,蹲馬桶也看、睡前也看,常常在不知哪一天終於領悟。國中有很多需要靠理解的科目,我竟然到了大四下那個藍色歲月,因為修通識課的關係才開竅。我在想,如果國中時代教育系統肯給我多一點時間吸收,少一點填鴨式的、灌食般的以「解題導向」、「錄取分數主義」領導教學,我這類的笨蛋,也許那時就能多多少少真正懂得課本的部份內容。而非在國三用考古題加套公式硬是幫我擠上省中,結果之後又原形畢露,一堆科目再度爛光光。

那這篇與題目有什麼關係呢?因為我頭腦不靈光,所以學很多東西都必須倚賴實例與實作去反推原理,而國中數學老師在教原理證明時,當然會說我「不能用舉例去證明,要用式子去推導,因為你無法保證有沒有『例外』」。之後遇到難以把抽象概念具像化的東西時,我就倒了。數學倒,理化倒,地球科學倒…。除此之外比較可以靠模仿╱致敬的東西,就成了我維持基本盤的防線。

而線上這些名人的簡報、演講影片,包括Steve Jobs, J Allard, Jonathan Schwartz, 宮本茂, 岩田聡…他們對簡報的組織與演說的表現風範,自然而然成為我的模仿╱致敬對象。而當中我印象最深刻的是J Allard在XBOX360推出前的某場演說,其前後造型大變身視覺效果不用說,已經大為加分,再配合其鏗鏘有力的語調,我真的覺得有夠酷!

而如果你問我:「在平常書報討論上能不能這樣玩?」,這時我就要推薦光是看人就極具喜感的宮本茂大師,其演說不時穿插一些笑點或自我解嘲的方式,實在非常適合用在書報討論上頭,為一連三小時的課帶來振作精神的效╱笑果。

至少呢,上上週的某堂課上,我親身體驗的效╱笑果還不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