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2006-09-22

你知道什麼叫作莫非定律嗎?

就是你原本計算好12月4日到中午以前都沒有課,於是安心地去報名基層特考,但是突然被告知12月2日要補課。就是這樣喵。

於是我原本滿懷壯志要挑戰這個宜蘭縣文化局的職缺,就頓時冷掉了。我人生頭一次對一場資格考試抱這麼大的決心,那種明知很難、卻還能擺出像反町隆史演鬼塚英吉的那種陽光微笑的決心,是從前升學考試、證照考試都不曾有過的。

而現在,我剛剛完成了一次網上衝浪,去找找一個書目管理軟體應有的功能。嗯沒錯,我有打算自己寫一個來用。那是未來兩年我會用到的東西。好像是很瘋,就當成是我下了另一個決心吧!

兩年過後,無論怎樣,我都得回到職場了。

可憐動物地獄 (2006-09-22更新)

地獄莫若此:

官僚習氣:

苛政猛於虎,志工愛心反遭誣賴:

建言:

這個您絕對可以幫得上忙:

比起Portnoy,我顯得更無從出點實質的力量去幫忙些什麼。還是再次呼籲,希望各位常來本站的部落客朋友們,至少能請幫忙再散布這些動保訊息,形成輿論力量,大家幫忙傳遞這些訊息下去,整張資訊網的廣度就會以等比級數的趨勢在擴大,這問題才不會只是壓在報紙的地方版一角而已(甚至見不了版面)。

動物的健康與生命、志工的聲譽清白,您出一點力,即有可能得到一個較好的對待。

健康檢查

健康檢查,讓hiroshi想起了八年前剛入學世新的時候,一樣也要做健康檢查。共通處就是要排隊,原則上,跟著排隊隊伍走就沒錯。

偏偏當年我跟隊伍排,就排出了一場糗事。

世新是一所女男比例不算均衡的學校,所以在健康檢查時,一條人龍裡就表現出“萬紅當中一點綠”的非常態分布。於是hiroshi一關接一關地排,排到一處發現特別奇怪,等得特別久,卻也不知道在排什麼項目,一直等啊等的,到了一切明朗化之後,我才發現,“大家”是在排女性同胞的洗手間,要完成驗尿的項目。

我當場為了這種動線安排快要昏倒,轉身去“我該回去的地方”。繳交檢體時,發現位子上的護士在忍,臉蛋與天心相似度有95%的護士小姐,忍著自己想爆笑卻又不敢笑、怕傷了hiroshi當年大一新鮮人自尊心的笑意,收下了我的檢體。

我當時的確是有點火大,排什麼隊啊!跟著盲目的排隊你就錯了!

於是這一次我學乖了,起了個大早,搶了約前五十名左右的順位,在現場場務還沒倦怠於指揮人潮動向時,我要速戰速決。

這次讓我很感動的,就是血型檢驗和聽力檢查。終於可以讓我親眼看到驗血的過程,親耳聽到我的血型,而不是像當兵時連血型都可以隨隨便便:「不知道、不確定的人就填O型啊!」;聽力檢查也有比較專業的儀器檢測不同頻率的聽力,不再只有用單純的音叉而已。

提早而來的第一堂課

就我之前的工作經驗,讀者來不來問館員問題,取決於館員平常對於館藏有沒有用心。

或許是宜大圖的館藏量並沒有多到我無法掌握館藏概況的程度,但是在這之前,我也從沒想過,有人會來問我畜牧、園藝、英詩、機械、電子、化學、經濟…這些領域的書怎麼找啊。而確實逛過一次書庫(或者說,經歷過從舊館把書搬來新館),我至少可以回答到:「大概在幾樓、左邊右邊、前中後的位置您找看看,書架上也有架標可以參考」,讓一無頭緒的讀者,可以從“瀏覽”開始漸漸確立其資訊需求。

相對於直接叫人去用OPAC的處理方式,讀者都不知道從何找起了,而館內的OPAC又有點兩光、也不fuzzy,豈不是要其敗興而歸,順道為「館員就是在那邊負責上架、借還書的」刻版印象再記上一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