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 KKTIX

2018.03.30 這天,我離開了 KKTIX。

舊曆年前,慣例要有年度的 1 on 1 考核面談,02.07 面談的尾聲,我被主管通知 KKTIX 團隊要「暫停」遠端工作型態,要搬進原 KKTOWN 租用、現今的華娛辦公室,要拚「短期衝刺雪恥計畫」,主管還表示,體恤我與另外一位一樣住的遠的同事,所以提早跟我們透露這件事,但是希望我(們)先保密。

那時候,我的身體狀態已經因為痼疾有好一陣子很不舒服了。舊曆年前,又是華人職場一個很微妙的時間點,那時候,我想,既然這樣,原本打算再撐一陣子(才辭職)的,但是在這微妙的時間點有著微妙的調動,別的都不講,光是這樣每天通勤,我的身體只會更加感覺不適,算了吧,就到此為止。

02.14 我公開在 Twitter 表示即將請辭,選擇在 SNS 先講,不是為了耍什麼技倆,只是既然已經和家人討論好,我就接著想跟朋友分享我這個決定,而我最多技術圈朋友在用的 SNS,就是 Twitter。同一天,主管也和其他同事 1 on 1 告知這項決策。附帶一提,這天是除夕前一天。

02.21 舊曆年後第一天上班,我正式向主管提出辭職。但是當一天和尚,敲一天鐘,自爆之後,我還是繼續和同事一起打包,準備搬辦公室。

03.01 ~ 03.30 搬進華娛辦公室幾乎一整個月,我都不知道要「衝刺」什麼,怎麼「雪恥」,所謂的「計畫」在哪裡?雖然同事被取消 remote,沒有一個人是高興的,但是大家都還是恪守本分,上頭說要進辦公室,我們就進辦公室,我也拖著疼痛無比的背部與手臂,每天通勤,且通勤與午餐的支出立即狂失血。大家延續年前的進度,該修的東西就修,該做的功能就做,只是,計畫到底在哪裡?

言盡於此。

CC BY-SA 4.0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