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11

換了鏈條後,又換了飛輪

網路討論當中有說到:「鏈條通常要跟飛輪一起換」果真不假。前幾天換了鏈條後,只剩次小 (16T) 的飛輪不會跳齒,其餘皆跳得厲害,頭一天騎出門上班,險象環生,回頭查了方知飛輪的問題最大。一開始還有些鐵齒,以為是變速器導輪沒調好,但是稍加端詳後,便承認自己評估錯誤,去訂了一組新的 SHIMANO MF-TZ20 六速鎖牙式飛輪,以及一組 BTR BT-0805-D 單車工具箱,要再更換飛輪。

看到新飛輪,我就更明白自己以為「齒輪看起來還是近ㄇ字型、沒磨到變尖齒的程度」真是過於樂觀,沒比較都不知道磨損有多嚴重。

選擇 BTR BT-0805-D 沒有其它原因,就是因為它內附鎖牙式飛輪裝卸套筒而已,即是我此次施工最需要的工具。但是我一開始要用這套筒時就很傻眼,因為此工具箱內的任何一把扳手,都不能拿來套在這鎖牙式飛輪套筒上使用。沒辦法,還是得去拿我之前買的活動扳手來用。感覺有點糟。

20110427 補充:經我向 BTR (愛嘉企業)反映此問題後,BTR 主動寫信並致電跟我聯絡,瞭解問題後立即寄上一枚可配合 1/2″ 扳手使用的套筒給我。在此還是要讚賞 BTR 的客服品質。

我的鎖牙式飛輪實在很難拆,鎖得非常緊,最後還是找到住處不知誰留下來的鐵鎚,包了毛巾充當「類.橡皮鎚」用力敲打扳手幾下,方才鬆開。

裝配好新飛輪後,連變速都順暢許多,不再有難以變檔的毛病,當然,亦不再跳齒。這次又學到了一課。

學會換鏈條

這陣子騎台北這台 GIANT CS-168 通勤車時,發覺踩踏起來有網路論壇上討論的所謂「顆粒感」(雖然這形容詞不怎麼高明,有點滑稽,不過我卻想不到更好、更傳神的替代詞),懷疑的地方有:

  1. 踏板珠巢潤滑黃油已失效而乾磨
  2. BB 珠巢潤滑黃油已失效而乾磨
  3. 鏈條長期拉伸,無法確實和齒盤咬合

在停車狀態下空轉踏板,檢查踏板、BB 運轉狀態,雖非順暢,畢竟長期停在戶外、日曬雨淋,但是並不會有「顆粒感」。於是將矛頭指向鏈條。好在之前跟「某捷運站業者」買了一組打鏈器和鏈條正好還沒用到,便從宜蘭家裡帶上來更換。

參考網路上的資料,先用打鏈器將舊鏈條卸下,再以「最大大盤、最小飛輪的齒比下,兩顆導輪需呈垂直狀」的方法決定新鏈條長度,最後扣上「快扣」即可。

而因為漏估快扣長度,導致初次扣上快扣後,兩顆導輪並未呈垂直,便需再解除快扣,用打鏈器再打掉一目。此時卻發現,扣得起來卻拆不掉,以為只需將連接的兩目往中間快扣擠壓便可,但是快扣卻仍牢牢緊扣,如此其實也直接證明了快扣它的可靠性。

回到房間,先將兩手的油膩洗淨後,再上網找資料,原來我根本是想錯方向,並非用旁邊連接的兩目來施力卸除,而是要直接以拇指、食指對快扣本身施予「擠壓並往兩側滑開」的巧勁,快扣便能簡易卸除。再打掉一目鏈條後,重新扣回快扣,出門試車,確實不再感覺到踩踏的「顆粒感」,順利收工。

我反對北宜直鐵,我反對北宜高國道客運增設下客站

北宜直鐵,是一項不知又要花多少年才能完成的工程,也是一項頭痛醫腳的工程。

今天北宜高塞車的問題在於:

  1. 雪山隧道內的烏龜車
  2. 雪山隧道內的拋錨車
  3. 因為縣內大眾運輸不發達,所以用路人仍寧願開私家車多於搭乘國道客運

絕不是因為北宜高這條路已經不堪負荷。

就算有北宜直鐵,不改善縣內大眾運輸,沒辦法將旅客、縣民從車站送到某一地點(景點、住所等),以及從某一地點送到車站,那麼你想有多少人會願意搭火車?這根本是捨本逐末又不經濟。

壯圍鄉吵著要國道客運業者增設下客站,也是類似的頭痛醫腳。把缺乏大眾運輸的不便,轉嫁到國道客運業者以及同車其他旅客身上,莫名其妙。

縣內大眾運輸不發達,塞住的還不只是雪山隧道或閘道口,還有蘭陽博物館、羅東夜市以及許許多多個原本可以招待旅客,卻耗費在車輛停等的景點空間,這是就觀光效益而言,比較勢利;換個角度回過頭來看,許多縣民平日要長途移動去採買、就診,亦已長期處於不便,為官、為民代者,到底有沒有看到?其實宜蘭縣需要的交通建設是發達的縣內大眾運輸,不是北宜直鐵,不是增設下客站。

我想我蠻適合待在部隊裡的

我不挑食。

我覺得中午吃「飽」比吃「巧」重要。我可以一整年、每個上班日都跟那幾間能夠在中午準時送達所上的供餐業者打交道,也不願意只為了「想換換新口味」而去踩地雷。

自從中央研究院某些高高在上的人決定院區內禁行機車後,外頭要進來送餐、送飲料、送貨的業者,要嘛你自己準備四輪仔駛入來,再不然嘛你就乖乖在門口排那幾台不知要等多久的、且常常沒電的院內電動機車;當然如果你願意步行,我會很尊敬你。

我實在不知道,為什麼只拿機車族開刀?汽車駕駛就不會超速?就很守規矩?這決策有夠爛的,因噎廢食。乾脆院區內全面禁止車輛不是更好?

因為這個爛決策,有些菜色做得還不錯的、距離較遠的廠商,乾脆寧願不做中央研究院的生意。

而一旦你不願意「屈就」於吃飽而已,打算跟新的、不那麼熟的供餐業者打交道,一來他們不認識路,院區裡路中有路、樓中有樓,二來他們不知道該早一點來排電動機車,結果就是十次有十一次我必須陪這些「想換換新口味」、「吃巧」的同仁一起挨餓,慢慢等業者等到機車、找到本所所在。

挨餓也就算了,還常常踩到雷。

踩到雷之後沒多久,下午上班時間也到了,一肚子氣配上沒有時間小睡片刻,結果就是影響工作效率低落。

幹嘛啊?

為了午餐差點訂不成,今天我真的很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