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10

竹南大埔,怪手挖田事件懶人包

不想聽(看)廢話的人請直接連往:【竹南大埔,怪手挖田事件懶人包 : 小地方新聞網】。

20100629 補充:亦請見【公共電視有話好說-新聞論壇: 強佔民田?最牛釘子戶? 怪手毀良田 封路強徵收 苗栗農地變園區 老農淚眼問蒼天!

————— 廢話分隔線 —————

今晚看了【2010-06-28 苗栗縣府大埔毀田紀實_我們的島快報】這部影片後,心情非常糟糕。登進 Windows Live Messenger 後,又有個人連我的暱稱裡的網址【反竹南科學園區擴大徵收案連署】也不先連過去看一看,就劈頭問「竹南到底發生什麼事」。

我的理智線差點要斷掉。

但是,撇除掉這個網路禮儀問題,冷靜下來想,我還是很慶幸,在 WLM 上終於有人來問我:「竹南到底發生什麼事」,所以,無論如何,還是誠心感謝這位學長的關注。

而其實在這之前,我已經放棄了 WLM 這個鮮少能夠討論深刻議題的社交圈,拒絕再玩。

在 Arch Linux 下驅動 Wacom Bamboo Pen CTL-460 (056a:00d4)

RIMG0213

20110526: 新版 wacom 核心模組已經可以辨識 056a:00d4 硬體,這篇不適用了,來賓請跳過,謝謝。

廢話連篇的開箱文不符合我的美學,直接跳過。

雖然這塊繪圖板是 WACOM 入門級中的最低階款,但是實際用過之後,覺得已經非常合用了。尺寸小?然而我的筆電螢幕本來就不大;感壓力度只有 512 階?可是我畫起來卻也覺得夠細緻了,以常用來練筆的髮絲來說,符合我預想的表現。而且板子表面如宣傳詞說的接近紙張質感,也沒有浮誇,我隨手用 GIMP 塗鴉個幾筆,非常地順手,不像很久很久以前在學校用的繪圖板那樣,覺得螢幕是螢幕、板子是板子、筆是筆,各不相干,這次用 Bamboo Pen 立即就能適應得很好,螢幕、板子、筆、人合一。人生第一塊繪圖板能有這種 CP 比,我真的非常滿意。

不過,在 Arch Linux 下,驅動它還是費了一點工夫。我整個中午午休扣掉吃飯,都在找驅動這塊板子的資料。原先的認知是 WACOM 繪圖板產品在 Linux 下的支援程度不錯,豈料這塊 CTL-460 的 vendor ID & product ID 就是不在 wacom kernel module 支援列表中 (modinfo wacom)。所幸 Arch Linux 的 AUR 已經有好心人提供 linuxwacom-bamboo-cth-ctl 了,就直接拿來裝一裝,順利驅動:

  1. wget http://aur.archlinux.org/packages/linuxwacom-bamboo-cth-ctl/linuxwacom-bamboo-cth-ctl.tar.gz
  2. tar xvfz linuxwacom-bamboo-cth-ctl.tar.gz
  3. cd linuxwacom-bamboo-cth-ctl/
  4. makepkg
  5. sudo pacman -U linuxwacom-bamboo-cth-ctl-0.10.7-5-x86_64.pkg.tar.xz

如我前面講的,在 GIMP 下使用很正常,感壓、以螢幕為準做定位都沒問題。

Screenshot

這幾天在思考手持資訊裝置上虛擬鍵盤的文字輸入問題

用過「新注音台」,給我很大的思想刺激,原來手持資訊裝置上虛擬(觸碰)鍵盤的中文輸入法,不盡然得依循固有的方式來設計。於是我想了想,覺得自己在這種環境下輸入的常見問題之一,就是因為虛擬鍵盤不比實體鍵盤有其「實體」,所以常有找錯「鍵位」的困擾。即使一些輸入法介面有「即時顯示目前選按到哪個鍵」的設計,當使用者果真按錯鍵時,仍不免多少感到懊惱。

還有,為什麼會按錯鍵,除了沒有「實體」的定位憑依,人的拇指在面板上移動、施力的方式,也有關係。拇指是以近似扇形的方式在矩形的虛擬鍵盤上移動,如此用來本就會覺得「卡卡」的;以我身為右利者而言,最常按錯鍵的地方,就是拇指需彆扭地彎曲、並且遮住面板的偏右半部區域。

上網找了一下相關資料(“virtual keyboard thumb”, “thumb input usability”),發現 [Thumb keyboard concept for the iPad at le accidental occurrence] 與我想的頗近似,他還做出了 demo 版本,有 iPad 的使用者或許可以試看看好不好用。

而我是希望在手持資訊裝置上有個符合人體工學的注音輸入鍵盤可用,這種鍵盤當然也是要有點「彎彎曲曲」,只是我還在想,怎樣的「彎彎曲曲」設計才是最好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