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著瞭解?

當人們曲解「駭客」,給它一個「流行」的解釋的時候,我就失去了使用「駭客」去稱呼別人的力量,真正的駭客會說:「喂喂!別叫我駭客!」(閃躲)。

當人們曲解「御宅族」,給它一個「有台灣特色」的解釋的時候,我也再也不能對那些鑽研某領域成精的人們,在心中好像敬稱又不算敬稱他們為「電玩御宅」、「鐵道御宅」、「古董相機御宅」、「紅酒御宅」、「單車御宅」、「超自然現象御宅」,他們會說:「喂喂!不要把我跟那些家裏蹲混為一談!」。

左邊的嘴唇說:「我們社會對於這些次文化欠缺一份試著瞭解的心,才會造成這樣的悲劇…」(淚);右邊的嘴唇說:「誰管你這什麼隱蔽青年家裏蹲的?我就是要用我自己的有台灣特色的宅定義,你管我啊?」 (昂首)。

什麼是「瞭解」?諷刺莫此為甚。

廠商來行銷 3D 軟體的時候,把系上我們這些電玩族找來「觀摩」,當我們看過之後搖搖頭,建議還是買大廠的工具,好訓練出學弟妹的扎實基礎,那種傻瓜型的軟體很難成事。真的沒有錢買太多授權,也可以考慮 Blender 這類的方案。 (彼時某些大廠的工具,還沒有推出所謂的精簡功能學習版。)

結果我們的建議,沒有人聽進去。

長輩們認知的 3D,跟我們認知的 3D,存在某種程度的溝。我不知道如果加權之後,它會只是一條排水溝,還是一條鴻溝。我只知道,我那時就要畢業了,老師、學弟妹,再見、再見、再見!

while (true)
{
「幫忙一下吧!電腦又出問題了!」;
「喔,你這個○○地方出問題,以後要注意△△的維護,不然就會造成□□損壞了」;
「(不耐煩) (當耳邊風) 好啦好啦!我要打 game 上 MSN 了,你走吧!」;
}

CC BY-SA 4.0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