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近一年前的馬祖南竿遊記

以下是去年我去馬祖南竿的遊記,原先發表在社群網站,剛剛整理資料時看到,想想還是貼上來。

其實當時我會急著去馬祖,是因為當地通過博奕公投,我想在我印象中的南竿還在時,去拍幾張照片

8/5 9:30

在松山機場,因為南竿機場能見度不足,要搭的班機到了預定起飛時間,卻沒有動靜,很慌。趕忙撥電話給莊先生通知他。

8/5 9:50

終於順利盼到班機成行,搭上接駁車,握著扶手,不由得些許顫抖,除了一部分是恐機症使然,更多的應該是興奮,退伍多年之後,即將再度踏上南竿這塊土地。

飛機可以看到馬祖島嶼的那一刻,我在心裡激動喊著 Yes! Yes! I’m Back!

8/5 11:??

坐上莊先生的車,要載我去領機車,數次表明我想用走的,不用機車,卻盛情難卻,到了山隴停車場,接洽的租車業者得知我不用車,好生尷尬。

山隴多了那片填海的地面,但大致上街景樣貌還是熟悉的。

8/5 12:??~晚間

開始在鐵板、北海坑道、馬醫、陽明橋步行觀光,雖然很開心,但可稱得上樂極生悲的是,雙腿因為突然來的巨大運動量負荷不了而抽筋。笨蛋如我。

之後坐錯公車,原本想去馬港,卻坐到往山隴方向的車,心一橫,決定中途下車,走到福澳港,看看當年這個屬於我的「馬祖第一站」。

接著,又以豁出去了的態勢,從福澳港走到清水、勝天公園、中山門,再走回津沙。夕陽真的很美。

8/5 晚間~不知何時才入睡的午夜或凌晨

回到莊先生的「馬祖1青年民宿」,才開始好好端詳起津沙聚落這地方。當兵時,「津沙」對我而言等於「靶場」,我從未真的走到津沙聚落這邊來。

津沙聚落是個很漂亮的地方,依山傍海,以及閩東式建築。而莊先生經營的「馬祖1青年民宿」又是木造建築,對於從小到大都住在水泥屋舍中的我而言,是很棒的體驗。

因為有一家很吵很鬧的房客,所以今晚睡眠品質不怎麼好,原先以為一個下午就走過半個南竿的我,可以累得很好睡,但是並非如此。

8/6 05:??

這一家很吵很鬧的房客,又一大早要去別的島,於是接著乒乒乓乓地吵醒了我。正向思考,早起的我多賺了至少兩小時可以遊南竿的時間。

8/6 07:??

對於雙腿的狀況有自知之明,今天便決定還是善用公車與計程車。等車的時候,有位居民見到我久候,開車在我眼前停下,問我要去哪?雖然不順路,但是我還是感受到暖呼呼的人情味。

這班公車上,好多女兵。在我服役時,也僅在南竿見過一雙手可以數完的少數幾位女官、女兵。

到了馬港後,先到處拍拍照片。馬港是當時我島休最常窩的地方,對此處的留戀自然不在話下。

翻了地圖,接著我決定要去夫人村喝咖啡。但是來回夫人村的公車班次很少,結果我還是決定安步當車,走了好一段路到夫人咖啡館。夫人咖啡館的 view 實在太棒了,用比較搞笑的形容,就是「超級無敵海景咖啡館」,對著波光瀲灩的大海喝咖啡,真的很享受。

8/6 09:??

喝完咖啡,跟咖啡館他們叫車,請他們載我到珠螺一趟。珠螺村沒有什麼變化,我好像還能具象化那個當年拿著清掃用具做「愛民打掃」的自己。岩岸風光很棒,當兵時被三令五申不得靠近的水域,如今可以自由親近,也算滿足了一些缺憾。

等公車要再回去馬港,算錯時間,等了不來,來了不等,眼睜睜看著一班公車駛過。只得再次靠著雙腳,走回馬港。

本想回去圖書館看看,但是今日卻是休館日。採買幾樣特產後,又想去「口留香」買懷念的大雞腿便當,卻得到錯愕的消息,原來的美人老闆娘早已搬走,換人經營,不做便當了,餐廚櫃台依舊在,只是朱顏改,徒留歸人空嗟嘆,此饈已難再。

其實,至此,已經把真正想走看的幾個點走完、看完了,便走進「阿國」家,表明想要叫車回津沙,阿國家人似感錯愕,怎有一個觀光客直接殺進來要叫車?表示若車不在店外,則愛莫能助。所幸,語畢瞬間,阿國便回來了。直接表明要坐他的車,在車上敘了敘舊人、舊事,最後還算我熟人價的折扣車資,實是感動。

8/6 下午

從這個下午開始,到隔天早上離馬,我幾乎都待在民宿裡,沒再出去。主因還是緣於雙腿不爭氣,不然還想去導覽地圖上的一些「未踏之處」。

另一個原因是,福哥(=民宿主人莊先生,我看大家都這麼叫他,也就「入境隨俗」跟著這麼稱呼)去接新來的幫手,而另一個房客子儀,待了一會兒,又表示要外出研究,我就擔任起民宿的臨時大總管。

此時我才發覺,這間民宿的風格,真的很隨性(但不隨便)。

民宿的幫手,多是「以工換宿」的房客,心想,要是叔叔我年輕個十歲,還是所謂的哥哥,還有寒暑假可言的話,也要來體驗一下這種換宿的生活。

傍晚,搭福哥的便車到清水有名的「儷儐」餐廳,去買馬祖小吃「炒魚麵」當晚餐,魚麵是真的用魚做成的麵,吃起來很爽口。

晚間,我繼續仔細觀察這間民宿的榫接構造,實在巧妙。

8/7 上午

在南竿的最後一個上午,我早早起床,拿著手機,跑到岸邊去錄海景、海浪。和同是房客、但是長駐在馬祖做研究的子儀兄,一邊看 HBO 放映的「王者之聲」一邊聊天,電影播畢,我也該步上歸途了。

經過八八坑道時,福哥仍很熱情地問我要不要停下來看一下,我拗執地表示:「我要留幾個景點,下次再來看。」實際上是因為坑道口已經滿是遊客,向來不喜歡和人一窩蜂的我,毋寧下次再來看。

可能是因為颱風的影響,回程的飛機遇到幾回亂流,但是,還好,我並沒有明顯的失態,也順利地回到台灣。同樣當飛機能看見台灣島時,我也在心裡吶喊:Yes! I’m Back.

三天兩夜,以精緻的走法,甚至逛不完單單一個南竿島,遑論還有北竿、莒光、東引。不可否認地,天候的確影響了飛機、輪船的航行與否,是推動觀光的一大障礙,但是就像福哥及其友人的說法:「來得成,就是緣份,走不了,多留幾天,更加有緣。」背包客走天涯,不就該如此?

真心推薦大家來馬祖玩。

CC BY-SA 4.0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