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伯走了

我還來不及找到一個機會,對他表示感謝與道歉,二伯就走了。

當年,我還在唸幼稚園時,二伯大費周章地從花蓮寄來國編本的小一國語課本。年幼的我不知好歹,竟拿來塗鴉,經家母斥責,方知這書得來不易。雖然當時大字不識幾個,但是這樣的「預習」,或多或少為我的語文能力,打下了一定的基礎。

也是另一個當年,二伯家的堂哥結婚,因為我家設有祖先牌位,故選在我家舉行傳統婚禮流程之一:祭祖。當時我見未來也算是親戚的陌生小孩在,怕他們無聊,搬出電視遊樂器出來,想要讓他們有聊一點,卻被長輩誤解是貪玩,甚感委屈,眼淚便不看場合地流下來,壞了喜氣。

還來不及找到一個機會,分別就以上我掛念至今不忘的事,對二伯表示感謝與道歉,二伯就走了。

CC BY-SA 4.0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