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e Face

就一個長相不討喜、從小到大皆「顧人怨」的人來說,網路的匿名特性正好能夠讓他「重新做人」,或者說,讓他能夠有機會展現真誠的自我,不被因人廢言、全然否定。而實名制走的路線卻與他所期望的大相逕庭。

當然,你儘管可以在一個實名制社群網站留一個花名、藝名、假名,但是你連結的熟人親朋好友還是會直接、不彆扭地稱呼你真名,雖然這種社會網絡留下來的人肉搜尋線索不僅適用於實名制社群網站,亦更早就用在既有的那些匿名制社群網站(如:無名挖挖挖Spokeo),然而 Facebook 更進一步想盡辦法挖出你的、或誘使你掏出全部個資與喜好,如此運作 data mining 時將更為精準(也就是那些公關行銷業者最企盼的夢土),你也就更加無所遁形。

相對地,Facebook 要你在它面前剝到一件不剩全部脫光光才甘心,對於你送給它的東西卻很吝惜給別人看,透過預設權限的運作,「外人」要點開那些 Facebook 的 URLs 就常常碰壁。要嘛你乖乖註冊一個帳號、屈服於他的淫威全部脫光光,不然你就只能像隻不識時務的瘋狗在外頭狂吠這不滿,再一笑置之關掉這閉門羹的瀏覽器分頁。

而這些讓你吃閉門羹的連結之中,不乏那些講人權的個人、政黨、社運團體(資訊人權何在?),也不乏需要網路曝光的公益、社福單位(Facebook Only,外人請滾蛋?)。

不識時務、不合時宜的你,除了對著佐伯克的照片比中指,真不曉得還能怎麼辦才好。

CC BY-SA 4.0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