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國小某個老師

見到她的時候,多是板著臉。

她是管理合作社的。有次身上沒零錢打公用電話回家,情急之下想跟她借錢打電話,話未說完,即被她攆出去。

為什麼需要打公用電話?因為當天突然宣佈下午不上課(照慣例,班上那位家長會長的女兒會比學校還先搶著公告周知),又要求學生打電話回家通報。

她也是負責新詩比賽的。也有次在社團活動中臨時被通知要比賽,在筆都來不及拿的情況下跑去比賽教室,上前去講桌那邊想借用一支筆,同樣被怒斥拒絕。

不曉得為什麼,當時這所學校都喜歡玩這種臨時起意的風格。

當天只上半天課,到了學校才被通知。換若在現在,校方肯定會被訐譙到爆。

比賽前只管每班要推派人參加,不會跟你說何時要比賽。

中午家長送餐的地點,前一個禮拜說好是在大門口,這個禮拜立即改成側門,下週也許又改成從圍牆遞過去。隨學校高興,說變就變。

老實說,想起這種從小就目睹大人做事亂無章法、愛遷怒的記憶,還蠻難過的。不過也就提醒自己,不要犯這種錯。

CC BY-SA 4.0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