砍掉重練,需要勇氣

因為有感於不曉得還能這樣人模人樣地活多久,所以決定盡棄所學,在有限的殘生,做一個自己喜歡的自己。

當初,原本入住宿舍的第一天、還未開學,即有念頭重考。是賴鼎銘老師講述的圖書資訊學概論,將我留下。如此真正追求「資訊」本質而非偏頗於「資訊即電腦」的學門,其實可以很理論,也可以很實務。除了賢師的思想引領,上下幾屆的能人異士輩出,以及功力深厚的宗穎助教引導,窩在系上的實驗室,在自我培養各種資料處理技能之外,便是同這些強者互相交流。如《創新求勝》一書所述,知識管理是「把人找對、給他們一個激盪想法的好環境」,LAB 對我而言,就是這樣的好環境。域名命名「魅研社」,乃有其紀念意義。在大學期間,或許和部份人士相處不睦,有些許遺憾,但是總體而言,個人非常感謝世新圖資(現世新資傳)的教育、栽培。

而承襲舍我老校長的報人精神,世新校園的思想自由、多元,也是影響我不致成為尋常的「死大學生」、還能有基本獨立思考能力的轉捩點。感謝這個隨時能拿到破報等刊物、統派和獨派思想者都能開授臺灣史、眾多社團與實習單位任你玩、柯賜海也能進來當演講來賓的學校。

四年期間,對我最重要的幾個觀念啟蒙老師,除了賴鼎銘老師給予圖書資訊學整個大系概觀介紹,還有謝宗穎助教指導的動態網站程式設計,至今仍是我混個溫飽的主要技能;卜小蝶老師糾正「系統」一詞不該只是電腦軟硬體,而必須把人、組織、作業流程等一併納進來分析,如此的整體觀才是「系統」,我同樣於現在做系統分析時隨時銘記在心;林頌堅老師訓練學生上台以類似後來相當風行的「心智地圖」畫圖表達自己對特定主題知識的認知,在我做系統設計、甚至是撰寫學位論文時都一直受用。

是故,雖說「盡棄所學」,卻絕無可能,因為這些所學早已內化。然而,幾次國家考試應考失利,以及不知多少次對於環境的無從施力,積累下來,深感自己學藝不精、資質駑鈍,無所適從,日前決定不再執著,換另一個攻略路線,或能較快樂、有成就感。誌之惕己。

CC BY-SA 4.0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One thought on “砍掉重練,需要勇氣

  1. 雖然我依舊在努力,
    但我還是要說聲:
    學弟(妹),加油!!

    by世新第一屆的老土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