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呀,為了用生命護球,我挑戰連續收看 NHK 不轉台的黃金傳說,終於要破戒了」

大概是從去年 11 月下旬,學位論文進度火燒屁股的時候,我開始把住處的電視固定在 NHK World Premium 頻道。NHK 有蠻多頻道、蠻多訊源的,在臺灣有線電視系統業者,接收衛星並對收視戶轉送訊號的那台 NHK,就是 World Premium 台。餘者一些自己裝衛星碟收視的視聽玩家,收到的 NHK 頻道並不一樣。

一開始,我只是覺得房間太過安靜,那種孤寂感既可怕、又可悲,於是打開電視當背景音。但是如果聽到熟悉的語言內容,又會分心,就乾脆切到有點熟悉又不是太熟悉的 NHK。

不過後來還是漸漸因為聽懂愈來愈多內容而轉過頭去看電視…。

就這樣,至今除了在不是台北住處的地方,比如餐廳還是家裡,入境隨俗,會和別人看其他頻道,不然都是固定收看 NHK。

那臺灣的新聞時事怎麼獲知?很有趣的是,除了入口網站的新聞、Twitter 上的訊息,我發現只要追著 Richy 的 Plurk,就知道臺灣這天又有什麼怪人怪事怪新聞,幾乎沒有漏知時事的困擾。

NHK World Premium 播送的內容,可說是綜合其他 NHK 頻道的精華版,內容蠻多元有趣的。其實我一開始還真的是以其前身 NHK 亞洲台的形象看待之,想說除了其語言不是很熟悉,內容大概也是很枯燥(以前我曾經看亞洲台的晚間新聞看到睡著…),當成背景音應該 OK,豈知其綜藝、戲劇、新聞、音樂…各式各樣的節目,大多都超合我的胃口,搞笑的超搞笑,知性的超知性,新聞還反而讓我比看臺灣的新聞頻道知道更多國際新聞。

所以原先只想當背景音的此頻道,已經成了我的愛啊。

不過呢,因為世界盃足球賽的關係,賽事期間,我恐怕就無法對它繼續如此專一了。

CC BY-SA 4.0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