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General

從 Arch Linux 轉回使用 Ubuntu

六月份的時候,筆電的 SSD 壞掉,買了新的來換,也順便在重建系統時,把用了 11 年的 Arch Linux 換成 Ubuntu。

接下來我要講的,很可能肯定會讓我在相關 SNS 被砲轟到體無完膚,不過我還是想說說一些感想。

原本我是因為每次 Ubuntu 升版都會出包,所以才會轉用 Arch Linux(之前我相信 rolling update 小步前進會比一次大幅更新好),這次改回 Ubuntu 也沒例外,GNOME 3 深度整合綁 IBus 輸入法框架至今依然就是有些,逼得我還是得手動換成 Fcitx。

不過,解掉這類不順手的地方後,Ubuntu 21.04 還是讓我用得蠻開心的,像是我指定使用 ZFS,在有些操作下,系統會自動幫我建立 snapshot,我就覺得電腦用起來覺得安心許多;筆電的闔上螢幕再打開後,系統喚醒也一直都是正常的,不像之前三不五時叫不醒,得用有點微妙的時間差再次把螢幕闔上、打開,才有可能把電腦叫醒,啊?對,就很像把賴床的人隔幾分鐘後再去叫他起床一樣,充滿了人性。

除了這種預設安裝絕大部分都已就緒可用,還是這種預設安裝絕大部分都已就緒可用,的使用體驗,讓現在已經不想折騰環境建置與設定的我,選擇回到 Ubuntu。現在的我已經不想再當一個 “Arch-based upstream QA”,給我一個基本可用的環境,不求新,但求穩,讓我可以好好做自己的專案開發工作就好。

更何況,有時候,我預期 Arch 會迅速跟上 upstream 的 package(s),實際上更新步調並沒有那麼及時。現實就是 Arch 的 packages packaging 仰賴志工、人工維護,當認養 package 的維護人未能跟上 upstream 的更新步調,我也只能自己改 PKGBUILD 自力救濟。這樣的體驗真的不能說很好。

再者,我自己身體力行,把 Arch 當 desktop/workstation 用,親身當這些 GUI applications / desktop environments 的 upstream QA 時,我發現其他一些人,逢人就把 Arch 誇上天、邀入坑,自己卻只把 Arch 當成 server 用,我就覺得有點…無言,雖然各人有各人的環境場合,但是我認為這種用法,Linux 桌面元年不知何年何月方能得償所望?想想還是算了吧!就連現在的我也不想再承擔這種大義大任,就給我一個「預設安裝絕大部分都已就緒可用」的桌面環境就好。

CC BY-SA 4.0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One reply on “從 Arch Linux 轉回使用 Ubuntu”

請問一下 Linux 的筆電是用哪一個廠牌的呢?之前想找一臺來用,但感覺都有大大小小的驅動問題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