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桌面環境再度換成 GNOME

今天我把桌面環境從 KDE Plasma 再度換成 GNOME,版本號 3.34.4,不過還不是很確定是否會與它生生世世。

我是個長期的 GNOME 3 Hater,主因就是非常不認同它淨「借鏡」了某些很明顯是源自 Apple 的設計,以及趨向觸控螢幕操作的思維,但是其中有些地方又做不到位,於是在這之下的生產力,變得無比低落。單是拔掉 taskbar 卻又沒有一個更俐落的替代品,就讓我惱火不已,其餘原本有高度自訂空間的設定,也因為「取法」極簡思維被大幅拔掉,於是原本可以很個人化的環境,變得很呆板。我到現在都還忘不了,當初跑個 pacman -Syu 發現 GNOME 從 2.x 被升級至 3 版,突然在電腦上做什麼事都不順暢痛快了的憤怒。

不過隨著產品的迭代,GNOME 3 也漸漸洗練多了。這只是我的臆測,我覺得自從 Ubuntu 官方放棄自己維護 Unity (Lomiri) 改用 GNOME 3,把更多使用者的反饋帶進來,可能也是一股推力。

只是呢,GNOME Shell 預設的 Dash 依然那麼難用,即使是 Ubuntu 根據 Unity 的 Dock 設計做的調整版(修改自後面講到的 Dash to Dock)我也不是很喜歡,還是使用原始版的 Dash to Dock extension 模擬 macOS 的 Dock、擺在螢幕下緣,並設定成自動隱藏,這樣用起來比較順手。

其餘一些想要自訂的地方,必須靠 GNOME Tweaks 程式、或是 dconf-editor 去設定,但是彈性還是遠比 KDE Plasma 小,像是「外接螢幕使用不同桌布」這件事,我找了一下網上資料,不靠第三方程式協助,就是做不到。(攤手)

先記下來,就看我可以跟它相處多久吧。

CC BY-SA 4.0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