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19

幫家裡裝了免治馬桶座

因為時間點很接近我從九州旅遊回來,所以可能會有人誤會我是去日本爆買,不過一來這台免治馬桶座是我阿爹之前還在工作時,公司不知以什麼名義送的,其實堆在我家角落已經很多年了,二來我現在根本沒有錢可以爆買、揮霍,連這次旅費都是老婆拿之前的家用基金幫我墊付的。

(大膽不怕羞的廣告字幕:我在找工作,希望靠近台北市內三間客運轉運站(南港、市府、台北),或是可以遠距上班,請參考我的 LinkedIn profile。)

總之就是,因為老婆表示免治馬桶座真的很方便,所以我就把它拿出來裝了。

安裝過程其實不是很順利,因為套件裡頭只有附上使用說明書,沒有安裝說明,所以摸索了好一陣子。配管尤其折騰了一下,為了把附的銅管截出合適的長度,我還動用到線鋸與銼刀。總之最後還是裝好了。

然後我終於解開了多次去日本旅遊時遇到的一個謎題:廁所裡總有一股我無法分辨的味道,之前我以為是臭氧除臭設備之類的產物,裝好這個免治馬桶座,我才發現原來這味道是馬桶座本身材質發出來的。

免治馬桶座真的是很方便啊!除了比較衛生,附帶效應是省衛生紙,因為在洗淨之後,衛生紙主要的功用就只是擦乾而已,所以原本也許要用多次份量的衛生紙,現在通常只需要一份就夠了,此外加溫的馬桶座,在天冷時候如廁更是覺得舒適。

很推薦大家都來安裝。

JWT 並不是頂好,但不代表 token authorization 不好

取標題時我斟酌了一下,不曉得該從眾一點,用 authentication,還是根據實際機制,用 authorization。這兩者負責的是不一樣的事情。

前幾天看到 [JWTs Suck] 這份簡報,絕大部分提到的我都認同,因為這陣子在無業之中刻自己的專案,似乎不該叫做 side project,可是又不太想稱為 toy project,當中就花了很多工夫在理解並刻出 JWT 的發券與核對的程式,可是後來我愈來愈覺得 JWT 實務上並沒有如宣傳講的那麼便利,偷工省下來的一些優點,在需要更多彈性時,反而綁手綁腳。

但是無論如何,考量到除了 Web 以外,我的專案還會有 mobile app 等場合需要呼叫 API,token 在這樣的場景下,比 session coookie 方便多了,是不爭的事實。所以雖然我決定棄用 JWT,但是我還是想要繼續採用 token,譬如說,Phoenix 本身內建的 Phoenix.Tok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