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12

Yes, I am a GNOME Shell Hater

幾天前,看到 Twitter 上的 @lovecankill 貼了一則訊息:

想知道的人請關切 #Gnome3Sucks 這個 tag RT @shellex: 我来说一下gnome3有那些反人类的地方。

於是我才發現,原來我並不寂寞。今早讀到 @shellex 的黑特懶人包〈为什么我弃用Gnome转向KDE(1) | SHELLEX!〉,完完全全把我對 GNOME Shell 的無比幹意表達出來。

在此之前,與 WM Chang 在 Google+ 的閒聊之中,我曾經寫到:「GNOME 3 很好,但 GNOME Shell 讓我用得幹聲連連至今。」GNOME 3 很多地方我仍覺得不錯,但是就這 GNOME Shell 讓我很不滿。於是我也必須跟不少人一樣,到 GNOME Shell Extensions 裝上「那些」extensions,方才讓我的桌面環境「可用」。

結果裝完「那些」extensions 後,眼前浮現的,啊這不就是 GNOME 2 的模樣嗎?(崩潰)

在 Arch Linux/X.org 底下用 Spyder 4 校色器

需要軟體:

安裝方法:

  1. 裝好 Argyll 與 dispcalGUI。
  2. 將 Spyder 4 所附 CD 放進光碟機並掛載起來。
  3. 跑 spyd4en ${CD_PATH}/Data/Setup.exe 把 spyd4cal.bin 生出來。
  4. 接上 Spyder 4,注意安裝角度,盡可能不要有外部環境光干擾,並建議暫時關閉螢幕保護程式與省電設定;跑 dispcalGUI 開始校色。
  5. 校色完成後安裝配置檔 (Install Profile),選擇套用系統全域 (system-wide)。

後記:

  • 重新開機後發現 /etc/xdg/autostart/z-dispcalGUI-apply-profiles.desktop 抓不到正確的螢幕硬體裝置,無法自動套用配置,查到必須設定環境變數 ARGYLL_IGNORE_XRANDR1_2 為 yes,寫在 ~/.bashrc 自動設定,解決。
  • 就算是無法過於苛求的一般筆電螢幕,校色過後,還是能「還原」一定程度的色彩表現。相當建議能夠校色就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