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11

話糙理不糙

「話糙,理不糙」這句常見於中國網站,意思是話雖然表面說得粗鄙無文,可能還通篇髒字粗話,但是以內涵而言確是講「理」的。

相對來說,我真覺得臺灣是個「最先要講求話不糙,至於有理無理冇要緊」的社會。

所以,你可以看見,雙方起衝突時,被欺負到忍無可忍,只好大聲喊叫作為防禦的弱勢一方,被「主持公道」的師長先責備一句「你以為大聲就有理啊!?」然後將雙方處以各打五十大板的「齊頭式平等」責罰,甚至是反而主動欺凌他人的一方全身而退。

小朋友吵架是這樣,大人受社會、政治壓迫,到了忍無可忍的突破臨界點而走上街頭,也還是這樣。

要表現得彬彬有禮,要「理直氣和」,但是從不問你能否有機會伸張冤屈。

在這樣的社會,於是講話看似幽默風趣,但是細聽之下毫無邏輯章法的人被叫「大師」(不過見笑轉生氣時就上法院告人,或用盡手段在私底下陰你);講話三句不脫「發語詞」、「語尾助詞」的人,可能他做起事來反而有智慧、講邏輯,卻會被認為「沒水準」、「低俗」。

什麼時候,這個社會能轉變為尊重「話糙,理不糙」呢?

Lose Face

就一個長相不討喜、從小到大皆「顧人怨」的人來說,網路的匿名特性正好能夠讓他「重新做人」,或者說,讓他能夠有機會展現真誠的自我,不被因人廢言、全然否定。而實名制走的路線卻與他所期望的大相逕庭。

當然,你儘管可以在一個實名制社群網站留一個花名、藝名、假名,但是你連結的熟人親朋好友還是會直接、不彆扭地稱呼你真名,雖然這種社會網絡留下來的人肉搜尋線索不僅適用於實名制社群網站,亦更早就用在既有的那些匿名制社群網站(如:無名挖挖挖Spokeo),然而 Facebook 更進一步想盡辦法挖出你的、或誘使你掏出全部個資與喜好,如此運作 data mining 時將更為精準(也就是那些公關行銷業者最企盼的夢土),你也就更加無所遁形。

相對地,Facebook 要你在它面前剝到一件不剩全部脫光光才甘心,對於你送給它的東西卻很吝惜給別人看,透過預設權限的運作,「外人」要點開那些 Facebook 的 URLs 就常常碰壁。要嘛你乖乖註冊一個帳號、屈服於他的淫威全部脫光光,不然你就只能像隻不識時務的瘋狗在外頭狂吠這不滿,再一笑置之關掉這閉門羹的瀏覽器分頁。

而這些讓你吃閉門羹的連結之中,不乏那些講人權的個人、政黨、社運團體(資訊人權何在?),也不乏需要網路曝光的公益、社福單位(Facebook Only,外人請滾蛋?)。

不識時務、不合時宜的你,除了對著佐伯克的照片比中指,真不曉得還能怎麼辦才好。

老車翻新

家裡的 KHS M-200,HARDAWAY 學弟稱之為「老學長」,乃是因為這台自行車是我讀高中時的通勤夥伴,畢業後,土除上的車牌與宜蘭縣校外會貼紙均未除去,算算,1998 年至今,老學長當之無愧。

其實,這台車之前是表哥在騎的,據說他曾經將這台車從台北騎回宜蘭過;而我單次的最輝煌戰績,是來回福隆,相形之下真是遜掉了。

現在,這台車則做為阿爹平日的短程運動、採買交通工具。

幾週前,偶然對這部老夥伴端詳打量了一下,多處皆有歲月的痕跡與磨蝕,特別是煞車與後輪外胎,影響安全與騎乘效率,為此決定要將老夥伴好好整理一番,讓阿爹騎得安心、開心。於是上網訂購了內外胎、吊煞組、飛輪、鏈條、大盤。

其實原本有打算將煞車換成 V 夾的,可是最終考慮到成本,以及我還沒學過、沒把握的重新走線,便仍沿用吊煞。此次採用鋁合金材質製品,換掉已經滿是鏽痕的舊吊煞。

外胎使用 26 * 1.5 的規格,寬度較一般通勤車成車採用的要細,騎乘時較輕鬆。

飛輪是這次整修時,最傷腦筋的地方。原先沒有注意到老夥伴有多「老」,以為換一個新的六速飛輪肯定沒問題,豈料老夥伴使用的是五速飛輪,硬要在現有花鼓上裝六速飛輪,結果就是飛輪會卡死無法轉動,解決方案是分別在花鼓兩側各墊一個墊片(華司、Washer),而右側的墊片因為會稍微卡到車架的變速器螺絲固定處,需以銼刀稍微修整,方能盡量與車架貼平、好讓勾爪、輪軸、飛輪三者取得最大密合。

整修成果個人非常滿意。花不到新車的一半費用(以當前一台品牌車通勤款約四千元來算),可讓十幾年的老車宛如新生,絕對划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