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11

[Moz] Stylish

我非常喜歡 Stylish 這個 Firefox 附加元件,主要是用來自訂 CSS、遮掉網站一些不想看到的內容。

譬如說,我覺得 Twitter 的 Following & Followers 其實是一種心理干擾,所以我要關掉這個區塊 (.your-activity),就寫:

@namespace url(http://www.w3.org/1999/xhtml);
 
@-moz-document domain("twitter.com") {
  .your-activity { display: none; }
}

於是這區塊就被我設定為不顯示 (display: none;) 了。

又譬如說,其實我自從用過 HEMiDEMi 後就認為首頁推文排行榜是個可以被蓄意操作、洗版的壞設計,而偏偏 Plurk 又開始玩這種玩意兒,還擺在原本最常按的邊邊角角「個人檔案」連結旁,一不小心就會按到。此時,Stylish 仍是我的好朋友:

@namespace url(http://www.w3.org/1999/xhtml);
 
@-moz-document domain("plurk.com") {
  a.front { display: none; }
}

這樣就可以把那個「首頁」連結消掉。

還有,如果遇到一些搞怪的 IE only 網站,有時透過 Stylish 也能自力救濟,比如之前我寫過的「讓 Firefox + Stylish 能『正常』顯示考選部考畢試題」。

Your PC is now Stoned!

整理舊雜誌時,連續讀了好幾篇黃瑞強的電腦病毒專欄,想起 Stoned 病毒,我家電腦中的第一隻病毒。

很好笑的是,因為當時不懂電腦為何會顯示 “Your PC is now Stoned!” 把電腦搬回宏碁經銷商求助,老闆竟然也看不懂,而頭痛醫腳,連忙著手拆開軟碟機清理磁頭,清完之後,用他們店裡的開機片開機,正常開機,因為那份 copy 是乾淨的啊,廢話。可是當時我還真的以為是磁頭髒掉的問題。且因為發作條件是隨機的,電腦搬回家後開機又時好時壞,也就繼續餵清潔片亂醫它…。

看了這則維基百科條目,發現 Flame/Stamford 火焰病毒竟是它的變種?我也曾經目睹 Flame/Stamford 發作,那時在同學家幫他做開機片,卻正好達成了發作條件,絢麗的火焰就這麼冒出來。當時不知道重建 MBR 就沒事了,且打電話給金帥求援,還嫌宜蘭太遠不願意「派工」,唉,那台電腦可是同學家開店帳務會計用的,裡頭的資料就這麼沒了。

一些很笨又很酸苦的回憶。

生產力大軍新增成員:Ducky 1087 茶軸機械式鍵盤

Ducky DK1087

昨天就在考慮把辦公室那隻軟趴趴沒力鍵盤換掉,今天決定買 Ducky 1087 茶軸機械式鍵盤來用。上午訂購,下午就送到,立即接上去,試打了一下,非常流暢!且茶軸的聲音亦不過份吵鬧,而 87 鍵的小體積便於攜帶,加上又是臺灣製造的好東西,不馬上寫一篇推薦文,實在對不起民族社會國家與自己。

為什麼鍵盤要買到千元以上?這並不是「品味、尊爵、不凡」式的炫耀,而是直接關係到生產力,老師有說過,好打的鍵盤帶工程師上天堂,不好打的鍵盤讓你留在公司回不了出租套房,所謂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一隻設計良好的鍵盤可以傳遞適當的力學反饋(所謂的「手感」較佳),增進你的打字速度(如果你還是停留在需要盯著鍵盤輸入、或一指神功,那就算了…),也就進而提升你的工作效率。所以我寧願砸這一筆錢換 Happy Hacking 的快意。

老電腦雜誌廣告

我把自己書架上的那堆老電腦雜誌拿去「數位典藏」了,最近這兩個週末,我花了不少時間在拆書、掃描,把其中比較沒有侵權疑慮的廣告,分享出來給大家懷舊、考古用。

清掉這些雜誌,又將有一堆書進駐書架。我始終用不完一顆 20GB 的硬碟,但是實體的書架空間卻永遠不夠用…。

除法,以及後續那千千萬萬個我需要明白基本原理的事

最近常常想起小時候的事,根據一些俗爛劇本或小說的設定,或許我豎旗之日果不遠矣。

其中一件事,就是娘教我除法的回憶。

那時候,以及到現在都還是如此,許多父母唯恐小孩子在寒暑假過太爽,所謂業精於勤荒於嬉,就會把小孩送去才藝班、補習班。

那時候(現在公立小學老師是否還能如此明目張膽,我就不知道了),隔壁班那個在我們純真無邪的小學生眼中,就是個菸槍色老頭的導師(他超級「關心」本班那幾位班花的),毫不避諱地在學校發送他的「珠心算教室」傳單,然後我就跟一堆同樣被父母認為有可能過太爽的同班、同年級、同校學生,都送去了這菸槍色老頭開的私塾。

到補習班有學到東西還好,可是我在這私塾每次就是被放牛吃草、做習題本而已。加減法我原本就會,連打算盤都嫌囉唆麻煩。可是,遇到從沒學過的除法,我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解題,只能亂答,亂答錯誤的題目,菸槍色老頭也從不花一點時間、精神講解。

直到中午下課回來、娘看到我那滿江紅的習題本,才在天天開心的石松、司馬玉嬌做旁白襯托下,從最基本的觀念帶起,教會我除法。

那麼,我上補習班是幹嘛?我家錢多?那時候我娘還在以「客廳即工廠」的型態做成衣廠工作,爹也在工廠上班,經濟絕非寬裕。結果他們繳的學費,換來這樣的教學品質。

往後在國中、在高中,我都遇過這種「預設學生已經會了」的鮮師,其中又以國中英文老師最令我憎惡。

只是單純懷著厭惡之心看世界,無濟於事,以人為鑑,自己便會注意在需要跟人講解事情時,先確定對方對基本原理有足夠的瞭解,有時甚至會因此讓人覺得我把他當笨蛋而惱火,那也無妨。

選書、看文章的時候我也是以類似的心態出發,如果一本書、一篇文章在簡介、緒論,不能讓我這個門外漢的腦中,對某樣新東西建立起一份「既抽象又具象」的基本認知,它即會被我放回架上,或立即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