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11

我期望的「國民英雄」

看到這則新聞「劇情難懂 『國民英雄』停拍改劇本」,不禁在 Plurk 上憤怒地寫下:「最好是『劇情太深了』啦,根本是既想碰推理,又想碰新聞倫理、環境議題、男歡女愛,發散得要命」。

這是一部讓我大失所望的戲,我只看到三週前那集,就不再看了。寧願回去看同時段的 MUSIC JAPAN。

如果是我來寫劇本:

  1. 阿達持有的那份故弄玄虛的「真.環評報告」,整段都該刪掉,因為當安在勇開啟記憶卡(其實是一枚隨身碟)檔案時,根本沒有任何的加密或電子簽章保護,我真不知道那為什麼需要這樣顧忌來顧忌去、要給不給的,透過網路散播開來豈不更快更穩?羅珊珊也就白領便當的。
  2. 承上,「真.環評報告」為何流出,其實可以鋪陳一個「看不下去」的環評委員或其助理的角色,秘密交給阿達,而此角色可以當成日後一個關鍵角色。
  3. 阿達以密碼將「真.環評報告」加密後,交給羅珊珊,但是約定加密的密碼另外交付。
  4. 羅珊珊仍不幸被殺手加害過世,而安在勇被嫁禍,表面上瘋瘋癲癲的阿達知道其中必有隱情,出面頂罪,並在自白書裡留下了密碼的線索,讓安在勇知道。
  5. 安在勇與洪小綠花費了一番工夫將文件解密,此時才發現,密碼字串,是個對阿達與珊珊來說,有關往日情誼的一句重要的話。
  6. 洪小綠欲追查環評報告為何有真有假時,眾多已成橡皮圖章的環評委員,不是噤聲就是打高空,此時第 2 點提到的神秘角色開始與洪小綠接觸。
  7. 安在勇揭發環評報告作假疑雲不成,反被架空,被迫離開 BIG TV。孔元慶由於母親慢性疾病問題,只得與現實妥協。
  8. 洪小綠向安在勇引介,隱藏在各地以打游擊方式組織起來的 CHANNEL X  同仁,此時安在勇決定加入 CHANNEL X。
  9. 神秘角色遇害。此時殺手的真面目才開始揭露。
  10. 神秘角色遇害,加上環評報告疑雲,啟人疑竇,在網路上愈演愈烈,教育部要求國內最大的、架設在學術網路下的某社群網站「進入維護狀態」,未果,反而引爆更大爭議。原先畏懼 IPIC 權勢的他家媒體,亦開始追查起這條新聞。
  11. 最終回,阿達獲釋、孔元慶決定攤牌;俗套的正邪兩方動作場面對決、各家媒體擠爆環署、IPIC 和 BIG TV 大門的場面;陳嘉林回首環顧、一語不發的開放式結局。
  12. 補完特別篇:阿達與珊珊與神秘角色的「前傳」,洪小綠與安在勇、孔元慶在就讀新聞科系時代的邂逅。

手動編譯 GIMP 最新版本

因為看到 [News: GIMP Painter project adjusts GIMP’s UI – Libre Graphics World] 以及 [GUI enhancement patch from GIMP UI brainstorm blog — For GIMP developers — gimpusers.com] ,已經納入了 G-Pen,Mixbrush 也很有可能納入正式版本中,所以對 GIMP 最新版本 (Git) 開始感興趣,原始碼松鼠的收藏又多了一項。

  1. git clone git://git.gnome.org/gimp
  2. cd gimp
  3. export PYTHON=/usr/bin/python2
  4. ./autogen.sh –prefix=$HOME && make && make install

啟動的執行檔名是 ‘gimp-2.7’。

晶技的小天才

看到廢業夫妻成長日記: [Famicom] 如何連接原廠任天堂紅白機與電視,又想起我家曾有的那台紅白機「相容機」,晶技的「小天才」。

曾有一次,夢到這台事實上已經被砸爛的遊戲機,以為它還藏在家裏的某個角落,而我就像日式 RPG 裡的勇者一樣,翻箱倒櫃,試著要把它找出來(所以不少吐嘈作品都說如此勇者不如說是強盜)。夢醒之後,徒留悵然悠悠。

小天才其實出過不少版本,我家買的是 IQ-501

雖然小天才也有紅白機的 RF 輸出,還有 A/V 端子輸出,但是當時讓我覺得小天才「超越」紅白機的最特別處,是它可以用「無線」方式輸出。在主機的 RF 端與電視那頭的 RF 切換盒端,各接上主機組內附的天線後,即可去掉那條訊號線,對於客廳太大(我家不是)或客廳雜物太多(呃…是我家)不方便拉那條線的家庭來說,這設計還頗方便的。

我不是唸電子電機的,只能猜想 RF 輸出本身就是很容易「洩波」,那時候也很常有「鄰居家玩 FC 的遊戲畫面,在 13 頻道向大家放送」的事情發生,然後我還可以對著鄰居過不了 Super Mario Bros. 某個在我看來沒什麼難度的點而看得心急如焚、恨不得直接跑過去幫他過關。

真的是很有趣的一段時光啊…。(遠目)(茶)

民國 18 年、西元 1929 年、民法第三編物權、三成

大學的時候,修過法律資訊系統,到現在還記得的就只有 LexisNexis 還有立法院法律系統

先聲明,我不是唸法律的,國家考試的法學概論與憲法也是以囫圇吞棗般的態度在唸,所以以下個人看法若有錯誤,還請惠賜專業見解予以斧正。謝謝。

關於最近很紅的「三成」,可以用立法院法律系統,找到在民法第三編物權第 805 條:「…有受領權之人認領遺失物時,拾得人得請求報酬。但不得超過其物財產上價值十分之三;其不具有財產上價值者,拾得人亦得請求相當之報酬。」這備受爭議的來源。

根據立法紀錄,此款於民國 18 年即已制定,至今這「十分之三」從未更改過。(感謝漢珍、大鐸的萬年不改爛系統,我無法貼出不失效的立法紀錄超連結)

你撿到十元可以要求三元報酬,你撿到十萬元可以要求三萬元報酬。

回頭看看民國 18 年、西元 1929 年,這個時候的中國,推測人民經濟應該普遍是一窮二白。

掉了十元至少可以拿回七元,總比被全吞了好,撿到十元最多有三元報酬,想想,也不差了。在這種時空背景下,說這條款可以鼓勵遺失物拾得者善盡其招領報告義務,我可以相信。

但是到了現在,如果我不慎掉了一百元,我仍會覺得至少可以拿回七十元還不賴,如果我不慎掉了十萬元,我?我當然覺得要給那三萬元很痛啊!

最近這幾個例子,基於「依法辦理,謝謝指教」,拾得人在法律上完全站得住腳,但是大環境(!?)不同了,此款是否合時宜?有無更好的「鼓勵遺失物拾得者善盡其招領報告義務」的方法?或許可以好好想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