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10

阿銀進廠整修

昨天調整阿銀 R800 的幅條時,由於奶油桂花手耍賤,再次刺破了內胎,故下定決心、請附近的捷安特車行老闆幫忙整理、換一些零組件。粗估可能需換:輪組、內外胎、一體式大盤含 BB、飛輪、鏈條、煞變把、變速器,以及對應的重新走線。老闆直言不諱:「這樣換下來比買一台新車還貴」,但是由於我堅決的眼神、加上誠懇的態度表示:「這台車對我有紀念意義,我捨不得換掉」,老闆感受到我對車子真摯的熱血與愛,還引領我過去看他那台同樣也捨不得換掉、超有古典風格的 R1000。

把阿銀交給老闆後,回家稍微估了一下,換以上這些「大全套」肯定會破萬。如果朝著老闆的良心建議,單純換成雙層輪框,但是維持保有舊式(鎖牙式)花鼓,則可繼續沿用絕大部分的零組件,省錢,也換來輪組的強化。審慎考慮過後,決定就這麼辦,但是會再請他幫忙換掉已經明顯變形的大盤、重新走線、換成防刺反光胎,如此耗費還是在堪負荷範圍內。省錢只是一個考量,我還希望儘量保有它的風味,不打算像某敗家惡魔論壇的朋友那樣把老車來個大翻新(各自的著眼點不同,無關是非)。

非常期待看到重生的阿銀,這週我在魔都應該很難熬。

「10年先も君に恋して」最終回

「如果可以回到過去,我想跟妳說,其實我們後來相處得並不好。可以的話,我希望我們之間的緣份不要開始,也就不會有這麼悲傷的結束。」

10年先も君に恋して,剛剛看了最終回。之前看過的上戸彩演的戲,多是偏重在「青春無敵、傻氣可愛」的形象,這次首次看到她有比較重內心詮釋的演出。

要承認的是,這也是我首次有被她表情萌到的感覺,心常常隨著幾個關鍵鏡頭被揪著。

整個劇本雖然稍微有些老梗,但是仍然強烈觸動到我。「改變所有的錯」、「回到過去」這些歌,也常常讓我頗有共鳴。不過正如其他人所說,如此的想法還蠻中二病的。

我當然也知道時空旅行難以成行,只是我打從心底希望,人生旅程中和我遇見的某些人,可以少一些遺憾、少一點不愉快、多一些幸福快樂。

新人類莎士比亞6.0排版系統將開放下載

剛剛在 Jserv 大神的 Plurk 看到的訊息:NewType Software System – 新人類莎士比亞6.0排版系統「將於10/8開始開放免費下載,並可以安裝新作業系統(Windows 7與VISTA系統)上使用。」

這套排版軟體,我在大學時曾經親自殺到位在新店的新人類總部,拿著 4.0 版去買升級版,結果還因為太早去了,軟體的彩盒外包裝還沒到,就這樣帶著「素顏版」的白盒子回去…,也是有趣的回憶。

很多人把所見即所得的文書處理軟體當排版軟體用,可是這兩者之間還是有差別。用莎士比亞這類「排版軟體」,能夠做的平面出版效果、以及精準的物件定位,遠遠超過 Microsoft Word 這類「文書處理軟體」所能做的。只是莎士比亞 Windows 版的穩定性實在不怎樣,程式常常當掉,所以也要時時按快速鍵存檔,我拿來排過幾次學校的報告後,就束之高閣了。

再早之前的莎士比亞是在 DOS 下跑的,在那個時代看到這個有自己獨立圖形介面的程式,眼珠子差點掉出來。但是當時我還是學著使用倚天中文系統的幕後列印控制指令,做一些美感在今日看來只有小吃部菜單等級的文件,並沒有實際的機會使用莎士比亞,到了大學去逛資訊月才一解怨念、用還算親民的價格買到 4.0 版(而且不需要裝上討厭的 Keypro 防盜版保護裝置)。

而雖然用倚天的幕後列印控制指令做不出很棒的文件,可是學過這種東西,多少也影響我後來接觸 HTMLLaTeX 時的學習曲線較為平緩,也比較不會因為軟體複雜度被 GUI 包裝起來而難以在抽象、具象間轉換程式的邏輯。

扯遠了。

休假免驚

前陣子,某天,腦中突然響起一首歌,停不下來,很電波

這首歌是伍佰的「小姐免驚」。

原先不知道為什麼我會想在腦中哼「小姐免驚」,但是前天排休假之後,我突然瞭解了,這是潛意識要我「休假免驚」(認真)。如果前天我不排休假,或許我反而才會驚嚇不已,因為那天是地方特考報名手續的最後一天、報名文件寄件期限的倒數第二天,而報名所需的畢業證書,我放在家裡;並且,原本我就想找個上旬的日子排休,或湊個中秋連休,卻都因為業務緊軋而未果,整個人心理狀態如健診當時諮商師跟我說的「發條繃太緊」,最好找個時間緩衝一下。

大前天晚上趕著洗證件照片、到超商繳報名費。接著前天又大清早趕回宜蘭把畢業證書翻出來影印、跑郵局完成寄件,至此才暫時止住心內的驚惶。

接著又衝去羅東的銀行開戶。平常日的環市道路,近午時分,幾無車馬喧,非常喜歡這種恬靜的感覺。因為安靜,也讓我察覺後輪似乎某幾根幅條偏軟,騎乘時由於受力不均,發出噫喔噫喔的拉扯異音,需要再作調整;前變速器也有些問題,要一併找時間維修。

之所以再去開戶,也是源於某天睡醒,突然察覺自己一事無成、蹉跎韶光,很是悲哀,心想至少要學著理財吧,就想去開一個多合一戶頭。無奈因為近年來詐騙猖獗,銀行業者多要求客戶需在離戶籍地最近的分行開戶,亦提高開戶金額,以抑制人頭帳戶,我也只好趁此休假,回來順道辦理。

再衝回宜蘭後,由於沒有約到人,只好自己一個人跑去吃魚丸米粉,解決中餐;之後又去逛還沒去過的蘭城新月誠品、湯姆熊。終於玩到 Street Fighter Ⅳ,讓身為格鬥遊戲迷、又身處大型電玩沙漠的我好感動;同時也頭一次玩到華語歌曲版的太鼓達人,在我個人的大型電玩歷程中,除了臺灣鈊象電子出的機台,這還是我頭一次玩到國外廠商推出在地化內容版本的大型電玩遊戲。

接著又跑回宜蘭大學看看。除了新的行政大樓,也發現圖書館的軟硬體改變不少,不免有些許人事已非的悵然、陌生感。

最後終於甘願滿足地回家吃晚餐,再帶著一點點不甘願地坐車重返魔都。

沒來由的話,我也不想閒閒沒事戰什麼「台北國」的偏見,只是當你呼吸了一天清新的空氣後,步出捷運南港站,又是一陣汽機車廢氣味撲鼻而來,當中的落差,怎能不讓人有所比較與感慨?你知道,你又回到魔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