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10

我自己轉台比較快

Ubuntu 10.04 Beta 1,難得有一個 Ubuntu 版本會讓我邊用邊碎碎念罵不停。就算從前從前,Ubuntu 有的版本硬碟在特殊情況下會狂關狂開、有的版本讓 Intel 顯示晶片效能表現低落、有的版本的 DSL 撥接功能是爛的、有的 Mozilla Firefox 的文字輸入列跟鄉民一樣 30cm 起跳,都沒有這次這個畫虎不成反類犬的 UI 設計讓我這麼憤怒、抓狂。

想學 Mac OS X,拜託,有哪個當代、夠普及的 windowing UI 不是把視窗關閉控制項放在邊邊角角的?喂,UI team 你們倒是說說看啊?把視窗控制項從右邊搬到左邊就算是向 Mac OS X 致敬了嗎?

而且現在看來,無論使用者怎麼反彈,官方說不改就是不改。好,我自己轉台比較快。

See also:

書包大王側背包.狐耳摩莎特別仕樣版

剛上大學的時候,蘭友會送給新鮮人的是一款帆布側背包,我背了四年,但是不曉得為什麼,在世新校園裡,從未看見有人跟我背同樣那款背包。也因為這樣的形象太獨特、鮮明,同班好友政勳還為它取名為「亡命天涯小包包」,因為我幾乎不管校內、校外,只要出了門都會背著它。

亡命天涯小包包,就這樣陪了我大學四年。中間曾有背帶在扣環處久經磨損,要斷不斷,我還自己用了一條破掉的牛仔褲,取一小塊布料來自己為背帶做縫補。但是當我畢業時,已顯殘破的它也不得不跟著畢業了。

最近因為我在找一款裝單眼相機及其配備的包包(隨機附贈的槍套包不敷使用,那個α橘標也太顯眼),才又想起來亡命天涯小包包、帆布包的耐用、紮實,於是我打算用 JENOVA 28002N-1 單眼相機包內袋,來搭一個帆布側背包。

然後我想起了曾經在網路上見過有人推薦的書包大王

今天收到,我立即將狐耳摩莎的徽章縫上去。縫紉的當下,直接感受到帆布的厚實感,在想或許也可以偶爾搭配筆電內袋,背去上班。

DSC02438

希望這只「亡命天涯小莎包」可以再陪我很久很久。

See also:

我不喜歡這個市儈的空間利用

83560034

這一處,宜蘭火車站旁的倉庫舊址。我曾經和她走過這一段,雖然晚間經過,總常常觸景傷情,但是這塊空間現在全然的商業化,從所謂的「宜蘭行口」那側蔓延過來,開起了小吃部,更讓我見了不由得火大。

之前我總認為,宜蘭可能是要把這塊空間,仿照台中 20 號倉庫的作法,讓前站過於喧囂、商業、聲色娛樂的氣氛,用一些人文、藝術的元素來中和,不過呢,我的期望終究是落空了。或許我是個不知社會現實、賺錢艱苦的腐儒、假文青、假知青,或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