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09

修好了家裏的 BenQ FP737s-D

** 請注意,維修螢幕的內部線路,需在沒有殘存電流的情形下施工,否則其高壓電可能會危害人體與螢幕諸元安全 **

一開始先做基本檢測,用強光手電筒照射還能過電的螢幕,開機時隱約仍能看到 BenQ 的商標,排除面板壞掉的可能,而是燈管沒正常動作。燈管沒正常動作,可能是燈管壞了,也可能是啟動燈管的電路壞了,而後者可能性比前者大多了,因為一次要壞掉四條燈管,也不簡單。所以去看了一些資料、找了一些材料,把高壓電路板壞掉的零件換掉。

換掉的材料有:

  • C5707 *4
  • 在 C5707 旁的高壓線圈 *4
  • FU9024N *2
  • 3A 的保險 *1
  • 交流電輸入處附近的一顆 .22μF 電容

這次施工,使用的是新買的日製電烙鐵、吸錫幫浦這兩大利器,在從小家裏那隻高級槍型溫控電烙鐵被我玩壞之後,我都是使用最便宜那種的台製木柄電烙鐵,用沒幾次烙鐵頭就全氧化了,很沒擋頭;要解焊電路上的既有元件時,也是一手當兩手用、兩手當三手用,用尖嘴鉗之類的工具,在焊錫鎔融時或拉或推的讓元件脫離電路板,真的是非常克難。而新進的這些比較好用的工具,讓我修理螢幕過程順利許多。

這台螢幕起初幾次拆覺得很麻煩,螺絲、卡榫超多,後來這細部分解結合是練得愈來愈順手,不過有些比較精細的排線處,仍然要小心處理。我總共用掉兩組材料(上列的材料數量列表乘於二)才讓這台螢幕復活,當下突然想起,阿爹那位(直到映像管壞掉、不堪修理前)總是會幫我們家修好那台國際牌木殼老電視的朋友叔叔。小時候,我會開始把電烙鐵當玩具玩,起因就是爸媽用電烙鐵幫我修好某台國產掌上型空戰電玩(名稱實在是想不起來了,只記得外殼應該是宇宙藍,然後玩法是縱向射擊)的電池接點鐵片,以及對於這位叔叔的敬意,心想「有為者亦若是」。

而今,雖然我本科唸的並不是電子,很多電子知識也是一知半解,但是對於一些簡易的電子設備維修已有基本能力,真希望叔叔可以看到我現在已經能自己檢測、修理螢幕的樣子啊。

麻省理工學院決議該校學術出版品全面開放取用(Open Access)

Ars Technica 看到的訊息 [MIT to make all faculty publications to be open access],麻省理工學院決議,該校學術出版品全面開放取用 (Open Access):

“In a move aimed at broadening access to MIT’s research and scholarship, faculty at the 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have voted to make their scholarly articles available to the public for free and open access on the Web.”

MIT faculty open access to their scholarly articles – MIT News Office

不曉得臺灣哪一所大學會是第一個有這種氣度的學校?(激將法)

Linux 2.6.29,新吉祥物 Tuz 為宣傳袋獾瀕臨絕種問題登場

Linux 2.6.29 換上了新的 Tuz 吉祥物,一隻戴著企鵝面具的袋獾 (Tasmanian Devil)。旨在提醒大家關注袋獾目前患傳染病症而瀕臨絕種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