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08

這樣的人,我也能稱之為車友嗎?

裝了前燈,卻調為閃爍模式的中年阿伯,你有沒有迎著車子正面看這刺眼的光芒過?我真的覺得,雖然你騎的是自行車,但是你跟那些改裝 HID 頭燈的四輪仔飆仔沒兩樣。

為什麼這類 LED 前車燈的製造商會覺得有必要開發出這種刺眼閃爍模式?這又是一個值得玩味的問題了…。

在非人車共道的人道上騎自行車,還騎特別快、還膽敢按鈴要人讓路的學童、阿婆仔,我拜託您們不要打壞自行車騎士給行人的印象好不好?

以為自己無法可管、以為自己角色是行人騎士分不清就可以紅燈直直走的歐巴桑,妳就不要哪天被波麗士大人攔下來。

「騎腳踏車,總是會看到最好的,與最壞的」 這句是黃建和先生在《練習曲》裡的一句台詞。這條通勤之路,面試那天我走過,之後上下班也騎自行車、搭捷運、搭公車、坐小黃過。走路有走路的風景、搭機械動力交通工具也有不同的風景,騎自行車的速度介於兩者之間,回想到這句台詞時,我才有所領會,得以路人、乘客、單車騎士的角色設身處地,去看這亂中有序、序中有亂的街頭。

Internet Explorer 對網頁字元編碼的兩光偵測方式導致輸出空白頁面

幾年前困擾一些 Google Blogger.com 部落客的這個問題([1], [2]),到了 IE7 依舊沒好好修正。(握拳)

若使用者的 IE 未設定自動選取編碼,且在不對 <title> 大挪移的情況下,即使在網頁裡頭指定 charset 為 UTF-8,輸出的仍是空白一片。此時還是得到後端去改 HTTP server 的相關設定,如 PHP 的 .ini 裡頭的 default_charset 設定值。

製作 Debian GNU/Linux 的 USB 開機網路安裝碟

大致上參考 [Installing Debian Sarge from a USB memory stick (USB key)] 這篇的解說。

Debian-installer 頁面找到網路安裝的光碟映像檔 (debian-testing-i386-netinst.iso),還有製作USB 開機網路安裝碟的基礎工具映像檔 (boot.img.gz)。

如果 USB 碟是 partition-less 的狀態,譬如系統自動掛載時只有純裝置代號 (如 /dev/sdb)、無分割區代號 (如 /dev/sdb1),最好能夠用 cfdisk 之類的工具劃出一個 FAT16 的分割區,再用 mkfs.vfat 製作檔案系統。我使用的是一張 256MB SD 卡搭讀卡機的組合,在沒有這樣另外劃一個分割區之前,製作結果總是失敗。

之後將 boot.img.gz 在確認掛載 USB 碟的情況下,寫入新產生之分割區:

zcat boot.img.gz >/dev/sdb1

然後為了避免檔案轉換的可能問題,將 debian-testing-i386-netinst.iso 更名為符合 8.3 格式的 netinst.iso 後,將 /dev/sdb1 掛載起來,把 netinst.iso 拷貝進去。

再來用 install-mbr 或 LILO 等工具,製作或抹淨 USB 碟的 MBR 區。如此,這組 USB 碟就成為 Debian GNU/Linux 的網路安裝碟。

新進一台公路車

在這裡的第一台車,應該是 GIANT 的 CS 系列某款,轉給弟弟上下班短程通勤用;第二台車,KHS F(oldering)-100,之前是當作長程運輸(台北—宜蘭間)的短程接駁交通工具,對現在的我、要在公館與南港間通勤的用途不甚適合,所以又找了一台 GIANT 的老公路車來騎。

在這之前,我有一個多月搭乘大眾運輸工具通勤的經歷。捷運的人潮讓我喘不過氣、產生緊張的不適感,很奇怪,我坐了這麼多年,還是無法習慣。在某次破口訐譙大罵插隊的乘客後,我告訴自己若非必要,往後對捷運一律敬而遠之比較好,否則大概哪天會再爆發更猛的反應,然後我就會被記者遞麥克風問:「發生這種事你現在感覺如何?你現在感覺如何啊?」(妄想模式啟動);回頭坐公車,雖然仍是人擠人,但是相對之下,眼界所及的人不似北捷那樣蜂擁,不會讓人感覺快要窒息,真好。

只是,那好幾次不巧錯過 650 路公車的經歷,轉為要掌握自己通勤步調的想望,仍讓我回頭去騎單車。可能很多人讀到這邊會懷疑說「騎單車比坐公車慢吧?」,但是實際上我搭公車上班,全程至少要 70 分鐘;騎單車上班,只要 60 分鐘左右。

遵循網友 Barking 指引給我的路線避開基隆路,吸到的廢氣相對較少。很感謝他報這條路線給我。

公路車的騎乘感與登山車截然不同,當然小輪徑折疊車的騎乘感也和前兩者不同,但是這台公路車花了我好幾天才漸漸適應,如何達成騎士與握把、煞車、變速器、座墊、踏板間的諧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