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08

有錢好辦事?

上週,單位內某系統的部份網頁被掛了 XSS

我打電話通知此系統的開發公司,希望他們能檢查一下自家產品可能存在的安全問題,卻被該公司的施姓經理以「這套系統我們很久沒維護了喔…」理由搪塞。火大之下,立即以「好!好!我來!我.自.己.來!」掛電話回應。

在這之前,由於我要對此系統使用的機器資源再做整理,需要一些該系統 deployment 的資訊好辦事。但是無論打電話、寫 email 給該公司,皆石沉大海好幾週沒有回音,直到「有力人士」出面「關心」,該施姓經理才打電話來,但是仍舊是推託、敷衍,答應要給的文件始終沒出現。

清掉這些 iframe tags 我只需要下一行 Perl 命令,「我自己來!」先治標讓系統恢復正常,有何難之?真正難的是怎樣找到問題的根源。而我好心通知你們問題,你們第一反應卻是推託敷衍?

圖書館事業的悲哀之一就是,反被這些技術兩光、拿錢之前恭拿錢之後倨的「系統廠商」、「資料庫廠商」綁架、牽著鼻子走,主客錯易。

今天回程找了一條車煙、人菸較少的路線,從南港回公館

二手菸不好,不要二手菸。

今天早上在超商買了一冊北市地圖,回程參考它的指引走了一條新路線:從昆陽街 157 巷接東新街、接同德路(經忠孝醫院)左轉玉成街、看見玉成公園時右轉進玉成街 190 巷直走(經協和工商)到底、左轉接林口街、之後在鬧市尾端的路口接信義路。之後大略就是接上 Barking 指引的路線回公館。

有些不是人車共道的地方,請務必下車牽車。最明顯的就是羅斯福路五段這個地方,常有人大搖大擺的在東側騎車,還要行人讓路喔…。

自行車騎士先自重,其他用路人才會尊重您。

大英圖書館實施 DRM 的缺失,經讀者反映後仍固執己見

見 Rupert Goodwins 的 [No need to burn books you can’t read – DRM and public libraries] 這篇。

類似情形我已經「深刻體會」太多了。

— 內容刪掉很多的分隔線 —

我在部落格其實刻意避談圖書館、圖書資訊學,我對這個小圈圈當中的核心有太多不滿,卻無從施力。大學畢業時,我用系辦的碎紙機絞盡了四年來的上課筆記和講義,心想永遠不要再回來這個小圈圈。出社會的第一份工作,卻又在機運安排下進到圖書館當館員,常體會到身為館員的欲振乏力與不受重視,想問問那些學界大頭們為何和實務的工作現場這麼疏遠,而讓圖書館工讀生費解的選讀了圖資所而非 CS 類所。

來到這裡,我得到答案了嗎?或者哪天我心情好一點,我會再細細道來。

然後再讓自己心情變壞。

用 SystemRescueCd 解開 Windows NT family 的密碼

SystemRescueCd 真的是 IT 人員居家旅遊必備良藥、瑞士刀般的萬用工具,改裝在 USB 隨身碟裡隨身攜帶,更讓您有如馬蓋先一般的帥氣 (?)。

之前拿裡頭的 Partimage 來備份硬碟,今天又拿裡頭的 chntpw 來解開單位內兩台 Windows XP 的密碼。參考 the How-to Geek 的 [Change Your Forgotten Windows Password with the Linux System Rescue CD],使用 ntfs-3g 將 Windows 系統所在的分割區掛載起來後,以 chntpw 對 Windows/System32/config 內的 SAM 動手腳。可以清掉、改掉密碼,可以將帳號提升為 Administrator。

動過手腳之後,總算可以進入使用者設定,讓 Domain Controller 裡的某些帳號可以控管這幾台電腦。

幾個有關語系、縮排的 vim 設定

記錄一下。語系設定主要是針對在 Windows 這種對語系處理常常一下子很 local (Big5, CP950)、一下子又變得很 international (Unicode based) 的怪異環境下使用,因為目前工作環境都是用 UTF-8 編碼,所以設定了:

let $LANG=”zh_TW.UTF-8″
set termencoding=utf8
set encoding=utf8

附帶設定使用 Monaco 這個適合顯示程式碼的字型:

set guifont=Monaco:h12

接著是設定 Tab 長度為 4,以及自動縮排長度為 4:

set tabstop=4
set shiftwidth=4
set smarttab
set autoindent
set expandt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