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關得失

我已經退化到不開 Pro Action Replay (金手指)就無法攻略岩男、卡諾夫這些動作遊戲的程度,甚而簡單如 TETRIS 都覺得難以招架 AI 的攻勢;對於遊戲新作也不再如數家珍、無法口若懸河地娓娓道來;E3 & TGS 亦不再讓我熬夜緊盯文字轉播。

在我以為自己已經不能算是個及格的電玩玩家時,電玩還是在那個角落靜靜地守候著我,偶而為了解悶或懷舊等理由而開機,該有的聲光仍然忠實地呈現;巴哈姆特裡頭洽特的話題也一直讓我可以任意隨時亂入、忽地退出、歇後語式的洽眾笑點更每每讓我在案前爆笑不已。

遊戲、或者說電玩圈,是我現在寫論文遭遇困頓時的其中一個排解壓力之去處。幾天前,遊戲卻不只提供我一個暫時逃避的出口,更給了我靈光一閃,想到大型多人線上遊戲的架構,正好可以提供研究設計之參考。

CC BY-SA 4.0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