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08

首都就是你家

昨天考的 qualify,由於事前情報工作有做好,以及這次老師較注重讓學生闡述研究過程的出題,整體來說比首次考試好答許多。(呃,是的,這次是重考。) 不曉得最後成績如何,依舊要繼續論文進度。

回程走老路線,步行一大段和平東路後轉復興南路,要坐葛瑪蘭客運回去。無奈窗口回應至少要一個多小時後才有座位,想了一下,直接衝上捷運科技大樓站轉到台北市政府站,來碰一下運氣,試看看從來沒坐過的首都客運首都之星。

啊…又回到這裡了啊。(遠目) 右轉是聯合報系,左轉是黑米數位,只是我還不太確定首都客運的乘車點在哪裡,當時雨又不小,但也不想拿出筆電來查詢,只因之前迷路的經歷讓我感覺 WiFly 在那一帶的訊號不怎麼好,就先往聯合報那邊打探看看,赫然發現一台首都之星就停在對面。

然後見到一群身著背心、披著簡便雨衣的服務人員正在招呼著排隊的乘客。這裡沒有場站硬體設施,真不曉得他們一天要在那邊站多久?

我等不到 10 分鐘就又來了一班車,真快啊!或許這就是首都之星路線不經過市中心的優點吧。上車可刷悠遊卡付款,座位比葛瑪蘭感覺較為寬敞一點。車將駛離之前,聽到司機不經意地說服務人員當中的某某是他們經理,因為在場人員劃一的制服,不說真的完全看不出來,然後就看到經理帶頭向乘客揮手道別,這是我坐大眾交通工具頭一次遇到這種感心的表現啊!

車到了台北市政府站,司機發現有三名乘客在等車,但是座位已滿,便好聲向她們表示會回報請聯合報站那邊記得留空位。我在後頭聽了,就下定決心要來寫這篇〈首都就是你家〉了 XD。宜蘭在地的業者還不及這樣的親切感啊!讀者可能懷疑我拿一次的例子來比較是否夠力,不過在 PTT 宜蘭板上頭也存在不少推薦首都服務態度好的文章,我只是又一次親身體驗這些說法的可信罷了。

之後若時間允許 (考慮轉車時間的問題),我會多光顧首都客運!

過於去脈絡化的「推」

這篇原本要等我白天考完 qualify 後回來繼續上一篇的想法寫下去,不過凌晨三點被雨聲吵醒後,睡意全消,就先來寫好了;同時,這樣的場景讓我想起國中一年級的時候,那段痛苦的日子:三、四點強迫自己醒來唸書 (只因自己聽聞班上的榜首是這樣唸書的,就東施效顰)、陪伴自己的只有中廣流行網的「三五辰星」節目。

以下是國內幾家新聞網站常見的投票、推薦表單方塊:

忘了曾有哪位大家對這種去脈絡化的機制有過批評,但是我在此要拿來比較的是,某些所謂的「社會書籤」、「推文網站」,其將使用者意見化約為「推」、「噓」、「埋」,相形之下更是去脈絡化到底。每個帳號都可以推一票,但是各自為何而推?不知道。這些網站留給我們的,除了當路人、潛水艇不表示意見,只剩二元極端的選項可以選。

William Yeh 曾經問過:「…為什麼不會想要順便也點一下『推薦』按鈕?尤其是在黑米,『推薦』動作是相當簡單的,按一下就好,不會干擾原本的動線。」對我而言,每個網址收藏有各自不一的收藏理由,每個推薦亦理當有個推薦動機,可是在那過於化約的機制下,我個人卻對那「順便點一下」感到不自在。

而在某些站台的埋文、埋意見機制推出後,當下我只想收拾包袱,快快走人。要追我關心的主題,我可以訂閱相關站台的 RSS feeds,甚至此即我收藏文章的最主要資訊來源;等我將看到的文章分享到書籤站台,已經是「資訊再加工」了,但是我看的某些主題卻鮮少在這些站台上與人有共鳴,這樣我何必多呼叫一個 bookmarklet 呢?在 Google Reader 裡按星號標記、按分享,以及在 blog 上面整理連結,不就已經足夠了嗎?

當我想注意書籤站台的討論時,卻又發現一堆人在黨同伐異,把討論空間搞得烏煙瘴氣,所以我又何必把時間耗在這上頭?Slashdot 的意見評論評等機制尚在累積總分外保留了評分者累計看法,而只有數字積分表達「推」、「噓」、「埋」的這些站台,相較之下實在很難看出一則意見討論被頂個老高或埋得好深,有何大致觀感可循。

我就自己拉椅子坐吧

造物主對待人公平的一個地方是:無論是誰,每個人一天都同樣有 24 小時。這是一種齊頭式平等。

強者我朋友,在某大飯店工作,依公司排定的班表上下班,有時早班,有時中班,有時晚班,當然有時也要大夜班。作息很難維持正常,下班了,百無聊賴,奇摩、無名、MSN、DVD、電腦遊戲消遣一下,去睡個一覺醒來,又是工作,如此循環。想勸他休假時多進修,都覺得太為難他。

弱者在下我,不事生產的米蟲,學術巨塔裡頭的一隻小小研究牲,作息大致還能夠自己掌握。有空的時候隨時可以盯著 RSS reader 追新文章、想到某個關鍵字隨時呼叫 Google 大神;沒空的時候,Google Reader 那 1000+ 就只好讓它 1000+,之後有些成千上百未讀文的頻道,也無心一個個瀏覽,就放給它 mark all as read。而最近是愈來愈常 mark all as read 了。

要我們這兩類人參與某某網路社群?我很想啊!我也很想 24 小時醒著的時候都快快樂樂浸淫其中、一個人向世界發出聲音啊!可是我可以嗎?我那多少可以代表眾多拿人薪水、吃人頭路的上班族樣貌強者朋友可以嗎?我的 24 小時分配比例等於你的 24 小時嗎?

可參與的時間不一,發言的相對力量就不一。那些可以照三餐上站發表高見的網路朋友,那些只想(或只能)偶而來晃晃首頁看有無新玩意兒的網路朋友,那些滿足於知名大公司入口網站首頁的網路朋友,更多無法用粗略概念歸類的網路朋友,每個人在這號稱 2.0 的 Web 當中,都有其各自殊異的網路運用方法。

那麼,所謂的書籤站、推文站、電子佈告欄、論壇、知名作者網誌,它們的使用者特性,可以推論到泛泛大眾嗎?我不講話,代表的是我不能還是不為?

微軟以 OSP 釋出 Office 部份版本的檔案格式規格書

先貼連結不說話:

One Must Fall 2097 完整版開放下載

不曉得有多少人記得這款 486 時代的超流暢格鬥遊戲?同時期的 Super Street Fighter Ⅱ Turbo PC (DOS)版既吃資源、又容易當機,相形之下,OMF 2097 和熊貓公司的三國志武將爭霸2之完成度、品質,真的是優秀。話說回來,格鬥遊戲在 PC 上面的選擇真是貧乏,常常只能等移植版,或遊戲公司就只將系列作的其中幾款登上 PC;少數的例外似乎只有 Mortal Kombat (真人快打)系列。(這可能也是我一直以遊樂器主機為主力的原因之一。)

就在剛剛亂逛 Wikipedia 的時候,從 Epic Games 的條目逛到 One Must Fall: 2097,看到”On February 10, 1999, the game was declared freeware by the developers.”,馬上衝去底下列出的網址,找到這款遊戲的完整版。

OMF 2097 是一款將預演算好的機器人模型作成 2D 角色的格鬥遊戲 (類似 Tekken Advance, Mortal Kombat 的作法),我對它印象深刻的除了畫面表現之外,便是以 MOD 方式作成的配樂。以當時的硬體性能而言,運用 MOD 式音樂檔入樂,可取得佔用容量(小)、播放能力(可負荷)、音樂表現(佳)這三者的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