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時空督學

從小學到中學,督學一向是我心目中很神秘的生命體。

為了督學,我們必須做大掃除、我們必須把參考書及測驗卷藏起來,所有假到不行的表面工夫,我們的教育機構從小教起,不必等到當兵才每天掃地、擦皮鞋、「裝備保養」。

但是為了這種生命體而努力配合打掃、藏東西的我,卻很少真正見過其本尊出現,您說神秘不神秘?因此我一直很懷疑我們的督學是不是每次到了學校就被請去泡茶聊天嗑瓜子,還是每次說要來都在放芭樂消息?總之,這種一開始還讓我有種「大官下鄉體察民情」的期待之神秘生物,其存在一直對我是個謎。

我們的義務教育從小就是這麼假。想到拿當兵來譬喻,就又想到國小的時候,所謂的科展呢,也是做表面工夫的一種場合,我居然可以看到「隔屆的科展,一字不改的內容」這種奇事發生,也許其他人的記憶沒那麼好、也或許沒有注意到,可是當我看到某組那展覽的說明表板上面寫著跟上屆一模一樣的內容時,我心中真的怒了。

當兵的操課、演習使用的表板,大致上(其實是應該)有個準則,你抄他、他抄你,沒人追究。大家退伍日一到,拍拍屁股走人,誰也不欠誰;但是科展這種強調實驗、創意的活動,還能夠拿前屆的內容(搞不好前屆的內容又是從不知哪邊的科普書籍得來)來抄?整個過程美工佔了100%、實驗過程0%?我呸!

像這種時候,我就很希望督學出現,然後我可能真的會豁出去「攔轎喊冤」。只是我們神秘的督學,我從小看到大,他們最多只偶而會跟著學校「大人」的帶領去巡堂,聽著已經「預排」好的「督~學~好!」然後配合著笑容、上下交相賊演一齣假到不行的戲,其餘的時刻都是很神秘,非常神秘,隨風而來,隨風而去。

「如果有一部作品,可以顛覆、惡搞『督學』這個角色?」於是我又開始亂亂想。

CC BY-SA 4.0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