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07

再從 LifeType 換到 WordPress

去年這個時候,從 Blogger.com 轉移到 LifeType。現在又從 LifeType 換到 WordPress。過程沒有什麼大困難,把 SQL 指令下一下、字串換一換,兩者欄位幾乎是 1:1 對應,與之前抓 Blogger.com 的資料還要寫個很 dirty 的小程式相比,真的是輕鬆很多。

中間曾經考慮過 LifeType 1.2, habari, typo, Radiant CMS, Mephisto 等系統,不過在受到《約耳談軟體》的精神感召後,最終還是決定選擇 WordPress。

或許這樣講太牽強,不過換了新系統,也算是農曆年前給自己的新氣象。在此順道向各位拜個早年,恭祝大家新年快樂。

時代考驗著而立之年的人們的淚腺

在我唸幼稚園以至國小低、中年級時,經常有婚喪喜慶的場合要出席,我有時對「當事人」不熟、甚至不認識。彼時我也沒有感受到是類「悲歡離合」為何如此頻繁地在我周遭發生,常常我想的只是:「我又錯過了晚上五、六點的巨大機器人卡通」。

而最近,這些陪伴著我長大的耆老、長者(無論他們認不認識我)一個個凋謝,又或者同學一個個結婚,讓我聯想到的解釋,是所謂世代(generation)的交替。以20-30年為大約的估量單位的話,跟我同年齡的人們現在多多少少都會面臨到這樣的事情而衝擊心理。當然,長輩的離去,會比親朋好友的婚事更能引起心裡的波瀾。

三十而立,原來不只是經濟上的自主獨立,還有另一種心理的考驗。

Star Wing 超時空戰機

Star Wing 超時空戰機 

今天在巴哈姆特回溯幾個堆積已久沒經常看的版面時,在 GameDesign 版看到的。原本心想之前已經被 J2ME 小遊戲地雷炸到很多次了,甚至掛名 HUDSONSEGA 的作品也讓我覺得有不少地雷作,抱著「就算再被炸一次也無妨吧?」的消極想法,就去下載了。

Star Wing

可是,實際上的表現卻讓我很感動,完全顛覆我對於「非固定規格機種上的Java手機遊戲很難有好表現」的想法,是我自 K700i 預載的網球遊戲後再次玩到的誠意之作。

原作者回信告訴我,像這樣的作品既非博奕又沒有情色成份,很難受平台業者青睞,加上長久以來也有不少像我這樣踩地雷踩到怕、而對於這類遊戲裹足不前的玩家,所以整體收益並沒有那麼好。像這樣的好作品,若因此被埋沒,實在有點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