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06

想印貼紙

據說最近流行在機器上貼貼紙 :-P。

會請老東家的同事幫忙把我留在那邊、自費購買的紙材寄給我後,拜託有噴墨印表機的朋友幫我印製幾份來貼。

材料(P.P.材質貼紙)應該還可以印個不少份(不過也只能小量製作),有需要的朋友可以迴響留言預約(限北市就近可自取者),如果您有異於上列產品的logo想印,只要是官方商標授權政策准許您這樣自己印來自HIGH表達認同感,也可以留下圖檔網址(最好是向量格式),我視能力與資源許可幫您列印。

如果別人的翻譯檔,我看了渾身不自在

怎麼辦?自己改回來?等到下次軟體套件更新時再改一次?就這樣循環?

把修改部份送回去大本營?那種不是錯字、不是別字,或者該說,翻譯者有其「我流」的執著,非(馬賽克起來好了,我沒有力氣與時間同這些聞名遐邇的知青、駭客與其信眾筆戰)不可的用法,那你要我怎麼送回去?

無怪翻譯常被視為一種衍生著作,你先翻譯了,你就擁有先佔的詮釋力。

Locating

網路資源的定址,在現行的機制下,從來不是真正、完全的民主與取決個人意志,這在最近幾個新聞事件當中已經隱約浮現出來:

  1. 中国开通镜像服务器 域名解析不再绕道美国 (另可參考ijliao長輩的評論)
  2. 樂蕃天事件。一個人在BSP向世界發出聲音,結果BSP發生變故後,心血結晶被綁架、URL被迫改變,造成既有blog文之間含trackbacks在內的連結網絡瞬間解體。

這個問題,在前不久小蝶老師的課堂上,我曾經就「未來Web的樣貌」議題當中提出來討論,不過沒有得到什麼共鳴(ヒロヒロヒロヒロヒロ…)。

Continue reading Locating

感想.續一

Web 2.0很強調「社群」,但是構成社群的還是「個人」。圖書館的「機構」角色在這樣的設定下如何自處?對很多人而言,參考館員不是萬事通,但是「整個」奇摩知識+在其心目中就是一位虛擬萬事通參考館員。

網路站台作為Information Hub,讓問問題的人、回答問題的人各取所需,那麼當前圖書館的組織架構、人員素質,可否使之堪任、適合為一Information Hub?

我覺得,如果現行的圖書館員考選、任用制度,以及職場文化(包含周圍的廠商在內)沒有革新的話,或許這又將會是一場自以為是的誤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