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06

真正是沒事找事做

以為就在今天會正式release,就猛衝,把我的Ubuntu 6.06.1原機升級到6.10-RC,一堆麻煩,比預期的還要難解。

  • GNOME底下的GUI不會掃描無線網路的ESSID,只好回頭去console shell底下手動設定。(補充:另裝Wifi-radar可以偵測。)
  • 筆電上無線網路的開關若關掉,則開機有很大的機率卡死。
  • Firefox 2.0不能用我之前build的Sage.改,就把程式碼挖出來把版本偵測的設定值硬改,再重新build一個出來用。
  • ScreenGrab目前也不能在Firefox 2.0上面用,看到有趣的網頁暫時沒辦法抓圖樂了。
  • 螢幕保護程式整個失效,我鍾愛的GLMatrix沒得用。
  • 字型又模模糊糊了,到底有沒有一個公約數可以公訂一個pixelsize的範圍?(補充:把/usr/share/language-selector/fontconfig/zh_TW字型列表加進文鼎新宋體,有改善。)

為了Firefox 2.0, Gaim 2.0, OpenOffice.org 2.0.4, upstart,你說要不要衝呢?該不該去踩地雷呢?

這些傢伙需要修正 (握拳)

我認為義務役需要存在的理由之一,就是它可以修正一群嬌縱過頭的毛頭小子的生活陋習。

比起鈴木裕希望藉由《莎木》「讓二十一世紀的小朋友會主動撿垃圾」這種泛理想化的想法(《莎木》的票房表現已經讓這個訴求的延續性宣告夭折),不如藉由部隊的“教育”告訴他們:「地上有紙屑,就最好是自己主動撿起來」、「煙頭亂丟的結果,就是大家集合下去撿個夠」、「拉大便沒沖水的結果,就是大家排隊輪流去瞻仰那沱屎的尊容」。

現在每天看到宿舍走廊東一處垃圾、西一處垃圾;浴室這邊一罐用完的個人清潔用品、那邊一顆不知哪個手賤的人轉下來的蓮蓬頭;還有今天不知誰上大號沒瞄準,命中範圍大偏差,還肇事逃逸不加清理,使得整間廁所滿室芬芳…就讓我很想使出修正拳啊。

大概是我今天情緒控制得宜,最後還是拿臉盆去幫這位仁兄稍作沖水善後(其實也為了我的“方便”品質而為之)。這樣的好心還會不會有第二次?我不知道。

簡報即表演

我是個笨蛋,老媽也說我是個資質不聰穎、慢熟的人。

因此有些東西,我要花數年的零碎時間去看,蹲馬桶也看、睡前也看,常常在不知哪一天終於領悟。國中有很多需要靠理解的科目,我竟然到了大四下那個藍色歲月,因為修通識課的關係才開竅。我在想,如果國中時代教育系統肯給我多一點時間吸收,少一點填鴨式的、灌食般的以「解題導向」、「錄取分數主義」領導教學,我這類的笨蛋,也許那時就能多多少少真正懂得課本的部份內容。而非在國三用考古題加套公式硬是幫我擠上省中,結果之後又原形畢露,一堆科目再度爛光光。

那這篇與題目有什麼關係呢?因為我頭腦不靈光,所以學很多東西都必須倚賴實例與實作去反推原理,而國中數學老師在教原理證明時,當然會說我「不能用舉例去證明,要用式子去推導,因為你無法保證有沒有『例外』」。之後遇到難以把抽象概念具像化的東西時,我就倒了。數學倒,理化倒,地球科學倒…。除此之外比較可以靠模仿╱致敬的東西,就成了我維持基本盤的防線。

而線上這些名人的簡報、演講影片,包括Steve Jobs, J Allard, Jonathan Schwartz, 宮本茂, 岩田聡…他們對簡報的組織與演說的表現風範,自然而然成為我的模仿╱致敬對象。而當中我印象最深刻的是J Allard在XBOX360推出前的某場演說,其前後造型大變身視覺效果不用說,已經大為加分,再配合其鏗鏘有力的語調,我真的覺得有夠酷!

而如果你問我:「在平常書報討論上能不能這樣玩?」,這時我就要推薦光是看人就極具喜感的宮本茂大師,其演說不時穿插一些笑點或自我解嘲的方式,實在非常適合用在書報討論上頭,為一連三小時的課帶來振作精神的效╱笑果。

至少呢,上上週的某堂課上,我親身體驗的效╱笑果還不賴。

PHP線上文件的Web 2.0精神

近幾年前,我的畢業專題採用PHP實作,彼時除了一本趙啟志的紅皮書擺在案頭,餘者多靠線上版本的PHP Manual當參考書。

事實上,我倚賴後者還多些。不過除了文件本身,另外一種精華文獻就是下方的User Contributed Notes。有很多時候,雖然知道「要用這個函式來解決程式的需求」,但是突然遇到腦袋打結、就是不知該如何把程式碼刻出來時,常常看到這些前人留下的經驗談,就會發現「原來不是只有我一個人遇過這樣的問題」,而他們提出的解法多能夠直接或稍作修改後套用,分外覺得溫馨與感激。

這種線上文件系統出來時,其實還不時興Web 2.0這個名詞。但是這種多人眉批、添加註解的作法,卻是不折不扣、很Social Software的Web 2.0 style。未來這樣的程式語言的技術性書籍,會不會朝這樣的方向走呢?看到這一篇談到眾人等候書籍再版的期待心情,於是我有此聯想。

有些東西若有朝被淘汰、整併也只能說自找的

當外文資料庫大多已經有整合式的系統介面,可以Single Query或Meta Search時,我們偉大的中文資料庫系統們還在各自為政。不管你用Mozilla Firefox還是Internet Explorer,就是得為了一份檢索需求而打開成堆的連結,然後在密密麻麻的tabs及taskbar間面對各式不同的檢索介面,一次又一次地把自己的檢索需求以工人智慧轉化後鍵入。

然後有些系統的session存活期又短到令人嘖嘖稱奇、感動不已,像是吃到加了洋蔥的黯然銷魂飯一樣,前面的系統忙完後,輪到面對它時,就酷酷地對你說一聲:「帥哥!你來得太晚了喔,」、「連線逾時了。」(攤手) 而就算你以多年的光線槍大型電玩經驗不停地reload, reload, reload,它還是那副撲克臉告訴你「連線逾時」時,你還能怎麼樣?倒車重來吧老哥!

這時你能怪搜尋引擎公司推出學術搜尋產品讓人單一介面找到爽嗎?你能怪“小朋友們”都跑去用奇摩而不用你專業的資料庫系統嗎?

我知道國內廠商有在推M*和S*W*這類產品。沒錯,對,要一個整合介面,想要一個痛快,你就再花錢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