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2006-09-14

今天遇到的分部職員都還蠻友善的

沒有睡好,不過阿爸還是把車鑰匙塞給我,我只好硬著頭皮開上路。

而台北市看起來還是往常那個台北市,至少在還沒看過總統府週邊前,我覺得台北市還是那個台北市。雖然宿舍裡的幾處角落,還是看到各貼了挺扁與倒扁的貼紙。

「今天遇到的分部職員都還蠻友善的」,是相對於迎新那天遇到的舍監伯伯而言,之前就從BBS上的討論有了心理建設,加上當兵、工作時的社會大學經驗,所以舍監伯伯那天的不耐煩語氣,我覺得也只是還好而已,將心比心;不過換成別人也許就要去投訴「態度不佳」了。而今天遇到的校門警衛、舍監阿姨、學務處職員都還蠻親切、客氣的。

分配到的宿舍,沒有之前看過的照片那麼“古色古香”,一切都比預想中的好。說句比較極端的話:「金六結營區待過之後,台灣大概沒有什麼營舍待不下、住不了的」。

下雨…

現在外面這場雨,讓我的失眠變得更加煩躁,因為在幾小時之後,我人就終於要揮別長久以來線上眾好友詢問:「你人還在宜蘭嗎?」的肯定回答。

雖然早就知道颱風的消息,可是前幾天就預排好的派車單,也不能臨時起意就取消的。

加上我一直被太多訊息轟炸,直覺得台北現在像是一座充滿暴戾之氣的城市。我內心其實很怕那不知何時的擦槍走火會讓整個場面失控,所以能拖就盡量拖。我不藍也不綠,屬性中間偏紫,對於倒扁或挺扁,遊行與靜坐,我覺得民主社會下人民可自由表達意見,所以不管哪一方,我都給予基本的尊重。只是我的內心還是對於台灣的整體民主素養打一個還不及格的分數,我是真的很怕失控與脫序的事情發生。

有可能是我各方媒體(包括但不限於電視新聞、報紙,譬如一堆blog也是我的資訊焦慮源)看太多,在杞人憂天。我希望屆時我真的是杞人憂天。

飄流的人兒

當年,賴老師問我們:「圖書館需不需要一個實體?」時,大致以「人類心理需要一個“腳踏實地”的安全感」、「人類有“瀏覽”的資訊行為」等因素來探討這個問題。我個人並不是想對於實體館舍、館藏的有無選邊站,而是取其中道,希望執著於資訊媒介“形體”的人,能夠回到資訊“內容的本質”來思考。不過還是引起不少的誤解過。

為什麼要講這個呢?是因為我想到了我的碩班館設,並沒有如大學時有間LAB,可以讓人在裡頭耗上一天、聊上一天、玩上一天,這樣的空間。我說的是,可以讓好幾個五人以內編制的小團隊,在裡頭待上一天的空間。

我的domain name裡頭的“lab”,指的就是“那個LAB"。

之前回去找阮老師,她提出的論點反而是覺得,這邊之所以師生人際關係緊密,就在於這邊的館設夠精緻。但是在我覺得,LAB給了系上學生一個穩定的“點”,只看師生怎麼去利用這個空間罷了。

我回頭去看,只覺得現在LAB變得冷冷清清是件可惜的事,當年我們一群人力主留下LAB的努力,主要就是希望保留給學生一個意見互動的場域,不用像其它大部份系所的學生,一下課就像遊魂一樣,尋找空教室暫歇息。想用的人已經沒得用,可以用的人卻又不去利用,直讓我有種不知當年為何而戰、為誰而戰的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