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06

南竿清水一事

清水是個很有漁村風情的地方,而且是“故事”裡的那種漁村。

而我也曾經在那邊奮力淨灘過。雖然當時我的身份是個不願役,此類公差一出,自然也可看到許多弟兄有一搭沒一搭地虛應故事,可是我和幾位同連的弟兄,卻很有同袍情感地和當地居民拖著一條廢纜繩要清運。

纜繩吸了水,很重,所以我們要更賣力。

就我的感覺,馬祖人和宜蘭人有種共通之處:窮怕了;馬祖和宜蘭也有種共通之處:未經大興土木的開發,保有不少自然景觀,形成所謂觀光資源與產業。當居民刻意講著我不懂的閩東地區方言時,我卻能從他們的臉上找到一絲相似的親切感。

但是窮怕了的居民,很奇怪地打從心底發出「好山好水又不能當飯吃」的念頭,於是要把自然景觀用人工造景的方式,弄出很俗豔的硬體設施,於是殺雞取卵,衝著自然景觀而來的觀光客大失所望,最後什麼都沒有,只剩下鋼筋水泥。

延伸閱讀:

等價交換

每個人一天都只有24小時;拿來唸碩班時,有些東西就要割捨。

之前可以一天照三餐加宵夜、下午茶的頻率在看自己訂閱的上百個RSS feeds、可以逛一堆網站、看一堆東西、玩一堆軟體,當一個看似博聞、實則不專業的“淺碟”;而現在,我連自己的blogging時間都得偷一點閒暇空檔才能寫,而RSS feeds也變成幾天才能偶而看一下,Sage的“未讀燈”就形同虛設。

之前每到台北,我都會回去台北地下街朝聖,現在我來這邊一週了,連去都沒去。別說這麼遠,我連巴哈姆特都變成偶而才能上站。

研究所裡的“新東西”指的多是未檢閱的學術性文獻,而不是某些“新玩意兒”。無怪上次回去找頌堅師,他會說他是忽然間才發現“外頭”的“ooxx 2.0”喊得這麼熱,還冒出個Library 2.0出來。

而一篇學術文章、一份學術研究,動輒經年累月才能“產出”(雖然我一直很不喜歡這個像是把學術界當成養雞場的用語,不過既然人在這裡頭了,就還是跟著用好了),在所謂不只三倍速的十倍速、百倍速時代,要怎麼在“淺碟”與“笛形香檳杯”之間試著做一個“大碗公”,我想我也要試著自我調適與定位。

鷹揚年少,氣吞牛斗

當年,侯捷先生在《世紀末軟體革命2》留下此八字為序。眾人解讀,有讚揚作者三人少年有為,卻也有含蓄指三人鋒芒太露的說法,相當兩極化。但是仔細想想,兩者交互成理,並不相違。

今天再上到昔日恩師的課,老師當場給我的評價,也帶有這樣含蓄的意味。提醒我該在想法上周密且圓融一些。

你知道什麼叫作莫非定律嗎?

就是你原本計算好12月4日到中午以前都沒有課,於是安心地去報名基層特考,但是突然被告知12月2日要補課。就是這樣喵。

於是我原本滿懷壯志要挑戰這個宜蘭縣文化局的職缺,就頓時冷掉了。我人生頭一次對一場資格考試抱這麼大的決心,那種明知很難、卻還能擺出像反町隆史演鬼塚英吉的那種陽光微笑的決心,是從前升學考試、證照考試都不曾有過的。

而現在,我剛剛完成了一次網上衝浪,去找找一個書目管理軟體應有的功能。嗯沒錯,我有打算自己寫一個來用。那是未來兩年我會用到的東西。好像是很瘋,就當成是我下了另一個決心吧!

兩年過後,無論怎樣,我都得回到職場了。

可憐動物地獄 (2006-09-22更新)

地獄莫若此:

官僚習氣:

苛政猛於虎,志工愛心反遭誣賴:

建言:

這個您絕對可以幫得上忙:

比起Portnoy,我顯得更無從出點實質的力量去幫忙些什麼。還是再次呼籲,希望各位常來本站的部落客朋友們,至少能請幫忙再散布這些動保訊息,形成輿論力量,大家幫忙傳遞這些訊息下去,整張資訊網的廣度就會以等比級數的趨勢在擴大,這問題才不會只是壓在報紙的地方版一角而已(甚至見不了版面)。

動物的健康與生命、志工的聲譽清白,您出一點力,即有可能得到一個較好的對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