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2006-05-26

教練!我想踢足球!(淚)

fifawc2006

近來每天的新聞被政治爆料、鐵道怪客、成語新解塞爆,讓人忘記了還有世界盃足球賽這件大事。但是,只要十四天!還有十四天!四年一度的世界盃足球賽就要在德國開踢!身處足球沙漠台灣的足球迷們,您是否感受到了您心中的小宇宙呢?

每隔一次世足賽,就代表我大學畢業又過了四年,時間過得真快啊!

已近而立

昨天下午,和蕃薯與郭董跑到內埤去看海景,途中有感而發的說:「這種像是二十出頭的少年仔在做的事,結果我到了快三十歲才來體驗」。

這種超齡行為,幾個月後應該就很難再有。包括我的希洛之旅在內。而過去那個繭居的我,還能有這段長假,可以找回過去失去的美好,這樣的幸福彌足珍貴。

我對主機大戰的記憶與感覺

在紅白機的時代,我因為家族長輩處理土地的問題,被帶到某代書事務所作客。在裡頭,看到了那台在台灣小賣店與玩家間積非成是、以公司商標SEGA當商品名稱的MEGA DRIVE(如果您有時光機器,可以回到十幾年前的小賣店的話,那麼可以試看看對著小賣店老闆說:「我要買一台MEGA DRIVE」,有頗大的機率會被回:「啥?你說咩嘎啥咪碗糕?」),酷炫的黑色造型、動作流暢的遊戲表現,讓我的電玩人生首度有那種黑船叩關的震撼感。

在GAMEBOY的時代,同學帶來GAME GEAR(同理,被俗稱為“小SEGA”)和PCE GT,彩色的遊戲畫面,自是再次給我開了眼界的刺激。

在那個時代,有電玩主機的家庭,象徵經濟能力至少是小康程度;而擁有“非任天堂記主機”的人,更給人一種標新立異的優越氣質。用個人電腦來形容的話,就好像80年代,府上“衝”了一台80386的PC,以為已經相當“高科技”,卻看到隔壁那位黃金單身漢,正優雅地用著一台有圖形使用者介面的麥金塔,如此這般地。

在那個資電工業黎明期,用戶間沒有人會大費周章的去酸、去刺別人在用的遊樂器、電腦主機機種。頂多會有好事的廠商會在雜誌上刊登廣告,以各種當時常民普遍看不懂的術語強調自己的產品多麼先進。

我玩我的超級馬力歐兄弟、你玩你的音速小子;我快快樂樂地學著DOS指令、你也快快樂樂地用你的Macintosh。有什麼好戰的?大家不知為何而戰、為誰而戰--玩都來不及了!

Continue reading 我對主機大戰的記憶與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