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06

圖窮匕見

有種媒體,我們一直都忽略它們的保存意義:選舉競選時的文宣。以致我們常無法拿來今昔對比政治人物的自打嘴巴。

現在最大的問題是紅柴林生產型基地的污染疑慮,但是除了只會搬出「李界木也是宜蘭人,相信不會做出危害故鄉的事情」這種未根基於明文、反而感情用事的論調外,有沒有什麼更有公信力的環評、環控政策?

大家都在“工商發展”的緊箍咒下互控「你反商!」、「你不愛宜蘭!」這種非黑即白、楚河漢界劃清後互相開幹的情況下行事。更有甚者,還提出「紅柴林基地建不成,其它城南、中興基地『大概也不會來了』」這種意圖分化紅柴林居(農)民、模糊焦點的威脅論。

把重點擺回“環境”上好不好?土地是要住人的。

Continue reading 圖窮匕見

要怎麼設限?

廢業青年日記這篇館員工作與學習交流blog這篇,知道我們偉大的北市議員及記者大人又在裝無知清純了

每個時代的青少年,有每個時代自己的“轉大人”資訊管道,重點是,資訊正不正確、健不健康。而政客除了大轟特轟一本原意良善的《青春達人》,再不然就是把轉蛋、動漫畫、網際網路給污名化,還做了什麼有正面意義的事?

以之前我的工作經驗來說,要倣傚某個國家的GFW並不是不行,只是程度上的拿捏要妥當的問題罷了,畢竟圖書館並不能就這樣因噎廢食、自外於Internet。況且,網路這種東西,除了拔掉你最終端的連線實體設備,哪來絕對的滴水不漏呢?

以下是整理我當初將電腦設限的大概作法,我當初的準則在於“專機專用”、而不做思想警察。

Continue reading 要怎麼設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