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06

遺失的美好

Free Image Hosting at www.ImageShack.us為了試著將 5.25" 的磁片讀出來,才發現宏碁 915P 裡頭裝的 120MB 硬碟已經墜機了,然而除了這顆後來才加裝的硬碟之外,從主機、螢幕到鍵盤都勇健如昔。

我把另外一台 K6-2 350 接上 5.25" FDD,包括卸下 915P 上的那台來用,都讀不出我手邊盡量做了防潮措施的「大片磁片」;而 3.5" 的磁片,在發現我註冊的 PTAV (VTSCAN & VTHUNT “贊助版”) 磁片放進磁碟機就多了幾道同心圓刮痕後,我傷心無奈地執行註定無效的搶救動作,喚不回磁片裡的資料,火大地拆掉連同這片在內刮傷、發霉的數十張磁片(至少上頭金屬材質的保護蓋還有回收價值)。

Free Image Hosting at www.ImageShack.us80286 的機器,主機板大到塞滿整個機殼底部,今天比它性能強上難以倍計的一些準系統及消費性電子產品,僅佔不到其三分之一的體積,或能隨身攜帶。我看到了時代的眼淚。

像這種狂接手機的下午,我一輩子沒見過

昨天下午被環保局狂 call 猛 call,約簡董吃廣東粥也打、逛大眾唱片也打,好險沒有在太鼓達人“擂”到一半打來。其中有人說溜嘴:「議員交代的…」,我們的申訴專線和公害陳情系統終究比不上議員的交代。

然後其中又有把「慈安」聽成「竹安」的事來發生,我還以為這只會在恆春兮工商服務之類的說唱藝術橋段中出現。

晚上九點的地方新聞有上早上這則採訪,然後家人邊看邊說「他們也不喜歡這樣子,只是要我別做那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云云。我回說包含他們在內的厝邊隔壁阿伯阿姥,「連第一根稻草都沒有人要放在駱駝上,大家都在隱忍或視而不見、不當一回事。」我只是又當了一次起頭的人罷了。

下渡頭大橋下南側堤防遭傾倒、露天燃燒廢棄物

Free Image Hosting at www.ImageShack.us下渡頭大橋南側堤防,從我自幼有記憶開始,就是附近居民散步、運動的地方,我很珍視這個設施。實在無法理解,為什麼這樣隨著時間而形成一個自然生態的健康養生步道(早起你會看到青蛙、蟾蜍、蝸牛、野貓等小動物跟你一起散步、晨跑),有人會在這邊棄置、露天焚燒垃圾。

這是個近年來的老問題了,我一直遵循著合理管道--向環保局申訴報案,可是也一直沒有得到解決。其間我曾想過投訴媒體,可是依據我在世新四年所受的新聞學教育:「狗咬狗不是新聞、人咬狗才是新聞」並且以現在的新聞綜藝歡樂無腦化,直接找媒體來,恐怕只會讓事情變得失焦。所以這陣子除了和兩個榮民老伯現行犯大聲對罵之外,除了繼續打申訴電話之外,我拿了相機沿路拍下河堤兩側不忍卒睹的景象,投書給吳福田縣議員。

結果馬上隔天就得到回應。

Free Image Hosting at www.ImageShack.us然後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就帶著聯禾有線電視宜蘭新聞採訪中心的記者來了。(汗,好在上鏡頭的是理事長而不是我) 地方新聞比較不會有亂報導的情況,也希望可以增加問題能見度。

我還是會繼續追蹤這個問題下去。(不曉得在我上台北前能不能解決)

火車或汽車,過了不久之後你選哪一個?


沒有誤點的自強號,從宜蘭坐到台北需時一小時又四十分鐘;沒有塞車的國道五號(北宜高速公路),可以縮減到約一小時(但是我想很可能這省下的四、五十分鐘,將花在其它大眾交通工具的轉乘或台北街頭的塞車上)。

在厭膩綜雜了車班少、無座、誤點、耗時的這段歷程之後,你會選擇向前駛上北宜高、或是仍然往右搭乘火車?我想我會選擇前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