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2006-01-23

悼記

四伯不敵病魔糾纏,走了。這幾天我跟著阿爸幫忙料理四伯後事,除了今天最後撿骨、入塔的行程未出席,幾乎全程參與。福園的設施和禮儀社的服務規劃都很週到,遺族不致於團團轉。

但是我的心裡蘊釀出一股「孝親及時」的省思與恐慌,在快要邁入而立之年卻一事無成的當下,有著莫大的羞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