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05

很多時候,人需要的只是加害者發自誠心的道歉

【別闖陰陽界】是一部我高中時在學校看過的電影。

這部電影讓我印象深刻的一幕,就是角色之一回到過去,去面對那因為欺凌童年玩伴而意外致死的心靈陰影。在那個瀕死而接近鬼門關的心理狀態下,得到誠心道歉的「鬼魂」終於安詳地露出一抹笑容。

也許當事者進到的,只是一場面對自己心靈最深層那段暗晦過去的夢境,在那玩伴已經不在人世間卻又夢裡相見的遭遇下,終於有個機會認真地面對自己。但如果這真是連通陰陽之間的大門,我覺得這位鬼魂能因此得到一個發自誠心的道歉,也是一種救贖。

現實社會裡,很多活人等待的,也就只是一個發自誠心的道歉。但是由於加害者各種的狗屁倒灶理由拉不下臉,他們終究盼不到,而活得半生不死。

今天的資訊檢索雜感

(就我想找的主題而言)外文資料仰賴資料庫與電子期刊,中文資料在簡體中文的期刊上收獲較多。無論是中文期刊或是中文學位論文,都因為學術研究與文章發表的固有形式窠臼,久久出刊一卷、期,在這個傳播力量已因為網路而攀升不知幾倍速的時代,想寫新東西,就得面對所引用的資料,在巨塔裡「質不夠權威」、「量不夠豐富」的困扼。

另外,若要引用網路文獻,其 URL 會隨著許多因素變動、失聯,也是學術著作在引用時的困擾。以往系上某位學長曾提出:「圖書館應該也要收錄網站」在當時據說引起一陣訕笑,然而現在的趨勢可證,這或許是 Google or Microsoft 忙著吃下印刷圖書數位化這一塊領域時,圖書館可以考慮反倒過去把“有價值的”網頁透過一定程序保存下來,說不定是個轉機喔。

我不確定在引用文獻上的匱乏,是否會成為一個致命傷,但是我仍將用今天尤姐奉勸我的「寬心」態度,去把這篇研究計劃寫出來。

被遺忘的時光

Acer 915P bundled software記憶彷如大學時課堂上一個鄰座的資管系怪傑講的:「記憶之喚醒,就像頓時觸電了一樣。」提到了電腦病毒的過去,這擺在我面前不到一公尺處的 MS-DOS 3.21 中文版,就讓我忽然想到要挖出來,實證微軟在當時那個時代(80286),就已經無孔不入了。

講是講中文版,可是內碼用的卻是TCA公會碼(還是IBM5550?),和那時流行的倚天中文系統預設的 Big5 是不同的內碼。另外一提,我對內碼問題的啟蒙,乃來自於 KOEI 三國志Ⅳ電腦版裡的一個 README 文檔,也許對其他人而言,它的內容在倚天預設的內碼下是亂碼,但是我那時直覺這個排版整齊的文檔不應該只是單純的亂碼而已,終究在類似今日常用的 iconv 轉碼程式解讀下,我開始體會到這個讓眾人訐譙的中文內碼問題。(同時也是一個在寫推理小說時可用的隱藏資訊手法設定)

同時還附送了漢音輸入法。286時代,那個記憶體必須省著用的時代,宏碁居然這麼豪邁地送給客戶一套自動選字輸入法。倚天有忘形輸入法不知是幾年以後的事,更別說什麼自然輸入法、新注音了。自動選字輸入法背後依靠的是一套詞庫,在那個通往後頭 384K 的大門還沒被我們的鍊金術打開前,要在 640K 下有中文系統還要掛自動選字輸入法,這掛完之後大概就沒什麼軟體可以跑了。好在當時這套中文版 DOS 根本等於送心酸的、人們依舊以倚天中文為首選,並乖乖地等 Himem.sys 和 EMM386.exe 出現,所以只有我這類好奇的貓會去打開包裝拿出來玩。

之後我決定要把家裡這些和時間、濕氣對抗的上百片磁片整理、轉存到光碟裡,但是在這個光碟片一樣不耐操的年代,可能要先找到的,是 5.25″ 和 3.5″ 的清潔片,以及傳說中的太陽誘電空白光碟吧?

強襲!?研究計畫

研究計畫這東西,問了格格之後才發現是很費工夫、也很關鍵的一項甄試入學要求。

好家在,世新圖資╱資傳系什麼不多,就是報告最多。你以為大學生的報告就是抄抄奇摩或 Google 找到的東西,然後貼上自以為可愛的文字藝術師封面標題、自以為可愛的插圖就交差了事嗎?對於活過這四年的我們而言,那東西哪能叫作報告?呿~那只是賣弄自以為可愛的剪貼簿啊!

所以現在要先從手頭能提的題目當中決定一個來作,還要去看看各校系在我這三年的空白裡,出了些什麼題目的期刊學位論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