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05

記憶的片段:Boy meets *ix

1995,高中一年級。閏八月終究只落到被改編成不知所云的國產電影,而 Windows 95 臺灣中文版卻用了童安格寫的廣告曲,在將近年底時如期侵略台灣,沒有變成 Windows 96,好加在;OS/2 Warp, Linux 和 FreeBSD 在學校裡是小眾的 buzzwords,事實上最前者也許只有我在終日喃喃;學校的電腦課還在用打字速度當成績,我腦中想的卻是如何突破電腦教室裡那個 NetWare 設下的障壁;在好不容易進到電腦社之後,班上的一掛玩弄著 QuickBASIC,資優班在練習學校老師給的比賽題目,除此之外的人無所事事,一個社團裡有三個代表,卻沒有《我的電腦探索》裡頭,那個我心嚮往的台北某校資訊社的樣子。

某大神的名言如是說:「幹壞事是進步最大的原動力」。當我努力尋找電腦教室的破解之道時,宜蘭縣教育資訊網彼時還開放讓人簽進去他們的 SunOS 主機 shell 底下玩,這是我繼 NetWare 後再度碰到這種「可以讓多人線上共用一台主機」的系統,而 Linux 和 FreeBSD 出現在我眼前時,我對於自己這台 486 DX4-100 也能這樣玩,直覺樂不可支。所以把自己的電腦卯下去裝黑皮書附的 FreeBSD 雖然不夠格稱得上“壞事”,但是卻讓我從此學到許多關於這另一個領域的知識。在我把機房裡的 NetWare 搞當,惹得電腦老師臉頗臭之餘,我把自己的電腦弄成另一個具有權限分野的系統(然後自己一個人用)。

從 DOS 之後再學習另一套 command line shell,一開始真的頗不適應,就像現在的我會在 cmd.exe 裡不經意地 ls 或 clear 一樣。而在 2005 年的今天、快要結束這一年的今天,KDE 及 GNOME 的 look & feel 已不再如早期的簡陋;中文字型有 firefly 大神勞心勞力的貢獻而美觀順眼;從點陣字進步到 TrueType 字型、再進步到反鋸齒且組字清晰的字形環境;多種選擇的輸入法、完備的 I18N & L10N 環境;早期不知何時會當掉的 Netscape Navigator 拜開放源碼之賜進化成 Mozilla, Mozilla Firefox;幾乎無(格式)所不播的 mplayer 和 xine……,Linux 和 FreeBSD 等系統上的 X Window System 與眾多優秀的應用軟體其堆起來的 GUI 已非吳下阿蒙,對於入門者相比友善許多。(然而命令列其妙趣終將長存)

所有的這一切並不是憑空而來,難以計量的志願貢獻者成就了這樣愈來愈棒的環境,改造、組合輪子而不是重新發明的開發模式,讓智慧可以累積。「夫惟不爭, 故天下莫能與之爭」差可擬。

Google Talk 的小動作,即時通訊軟體的大動作

Gaim 這個整合型的即時通訊軟體,首頁上大剌剌地寫著這段新消息:

“Working at Google

I (Sean) have been hired by Google, moved to Seattle, and have been working on the Google Talk team for about a month and a half. The goal of Google Talk is to make real-time communication as open as possible, and in that regard, I’ve been working to offer all of Google Talk’s features into other clients. Currently, I’m working on making it as easy as possible for other clients to use Google Talk’s voice features. You can expect Gaim and other clients to be interoperable with Google Talk’s voice features in the near future.”

看來 Gaim 會是跨多平台、支援語音通信的 Google Talk client,大家可以好好期待。2.0.0 版甚至還計畫要支援視訊啊。

DOS/V 不單是個嗯嗯啊啊的謎 games 平台而已

當年眾大廠為了打破 NEC PC-98 的壟斷,以及解決日本語在標準 IBM PC 上的應用問題,成立了 OADG、推出了 DOS/V。最後也順勢讓 Windows 接棒下去。推另一個硬體規格而去搭一個作業系統,結果造成的是另一個壟斷的勢力崛起,這篇講 DOS 歷史的文章中不免也有這樣的段落在省思。

當年修 OS 時,授課老師就常拿「歷史的包袱」略帶開玩笑語氣地解釋類似這樣始料未及的產業發展現象。

有時候想到一些計算機概念就會傻笑

電玩主機是種「要撐好幾年」的「特異用途」計算機,所以電玩主機是:

  1. 升級幅度有限或等於零
  2. 專注於與玩家互動之繪圖、影音運算

的一種機器。

但是總會有人帶著一種非份之想的期待,拿電玩主機去和個人電腦比:想著商人對他說的各種浮誇性能的宣傳詞,與眼前的主機對看而面露微笑,接著又不屑地斜睨那台因為自己使用習慣差、用料差而經常「當機」、卻又滿足自己「泛用用途」的電腦,而自傲於自己買了一台多麼了不起的電玩主機。

真是夠了。

功名簿記

ETDS 找論文,就會看到在這個學界的中堅們當初寫的論文,其指導教授是更資深的學界權威;而這幾年來的研究生學位論文,其指導教授就輪到了在這個學界的中堅擔當,這當中的「傳承」與「研究主題」形成的軌跡,也是一番有趣的事。

查詢新聞記事資料庫、期刊資料庫,也有異曲同工之妙。每個聞人於什麼時期,任什麼位置,就換了什麼腦袋,做了什麼好事壞事、說了什麼佳句鄙俚,個個都別躲,都別想抹煞。

搜尋引擎更將獵殺範圍擴及每個上網的人。而知道的愈多,英雄典型也就能夠被認真受到檢驗。民族救星是不是真的民族救星?世界偉人是不是真的世界偉人?大師是不是真的就那麼情操高尚?在資訊愈公開的社會裡,能夠解讀其中來龍去脈的人愈有能力窺其原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