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05

都到了這個時候了是還在懷疑什麼?

認為我還有能力繼續往上唸碩班的朋友們,在前面拉我、後頭推我前進前進大步前進,而看到別人寫的論文和研究計劃時,那種立論嚴謹、條理分明的行文,我又猛烈地感到吾才不及乃覺三百六十公里。就是在這樣交互拉扯下,一個缺乏自信、就像他幾天不騎就發不動的 RS100 引擎般的怪物,被創造出來了!

究竟 hiroshi 能不能像伊角慎一郎一樣,擺脫挫敗、缺乏自信心的陰影呢?請期待下一回:「未名的訪客」。

NIULIB, Free Image Hosting at www.ImageShack.us離職前做了自開始學習網頁製作以來最認真去作、也最滿意的作品,在還沒被再度大改特改前抓圖留念。

而工作的最後一天,這依舊有著高中生來來去去嘰嘰喳喳的大學圖書館,跟平常沒什麼不同。在來不及跟這些熟識的學生或老伯伯道再見的忙碌櫃檯穿梭,也跟平常沒有什麼不同。

呂國華別想得到我這一票!

就憑著他執市政以來放著我家週圍(下渡頭大橋南側)生活環境爛掉,不施展他該用的公權力,充斥著露天焚燒垃圾、加上今天寒舍差點被兩隻混帳侵入竊盜,他這次選縣長就別想拿到我這一票了。

常云:「兒不嫌母醜,子不嫌家貧」,但是現在活像住在貧民窟的我,實難有那個勇氣帶遠道而來宜蘭玩的朋友到家裡來坐。選縣長?呂大市長請先讓你的市民有一些市民的榮耀吧!

註:寒舍皆已試過各種正常管道,如投訴、報案,故本文絕非偏狹意識形態作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