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05

已經累了

現在似乎已找不到什麼理由可以沖銷我的辭意。我的耐性在今天晚上遇到那痞子四人組及可樂男、咖啡廣場男後完全耗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