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05

「你們對我誤解很深啊啊啊!」

昨天信智提醒一位讀者還書日期,被誤聽成是在譙人。

每個世代的青春期都有一個流行文化,來掩飾自己既不幼齒又不老成的尷尬與自卑、尋求自我價值定位。有的世代是寫肉麻新體詩,有的世代是唱民歌,有的世代是聽西洋搖滾,還有的是玩電腦(我指的「玩」是指偏 hacking 這種「玩」),有的是上網搞大事業(燒別人的錢)。

而還有的是把自己頭髮留成跟當紅漫畫人物一樣造型、書包背帶用美工刀劃得破爛、皮鞋釘鐵片、褲子用訂做的、抽煙就抽煙還會找理由「這根煙是為了哪個女人而 抽」,以及最重要的一點,只要別人稍微一句話、一個眼神,就會回個一句「嘸你是在嗆秋三小?」昨天這一切都是誤會,但是這誤會背後的社會現象與社會價值 觀,可不是我在這邊的小題大作可以簡單帶過。

在歌舞團謝幕之後

我家住在慈安路,在慈安寺旁邊不遠處。雖然是「慈安寺」,然而鄉里之間還是以「佛祖廟」稱呼。我想這就跟「下渡頭大橋」與「慈安橋」是同樣的類比。

我已經忘記廟旁橫貫出一座「拱門」的那棵榕樹,是何時被砍除的,也不記得那俗氣至極的霓虹燈、聖誕燈,是何時攀上這座廟宇建築。就在我已經對這座近在眼前的廟宇,每天經過卻視若無睹時,這演了兩天的歌舞團歌聲讓我重新意識到它的存在。

「大人」、「管理委員」們要慶祝神祇生辰而請來歌舞團、布袋戲、歌仔戲時,是不會管你學生明天要月考、段考、聯考的,而現在的我也是無關痛癢地跟著哼起那 些「勁歌金曲」。我不知道現場的觀眾有多少人,但是以整條路每天看不到多少青壯年男性人口的現狀而言(或許還可擴及全宜蘭縣),至少可以確定沒有幼時那樣 的熱鬧(請參考蠟筆小新和他老爸野原広志的設定)。幾年前有次我還見到請來的歌仔戲團為了炒熱現場,居然結合了唱歌跳舞,對照台下仍舊寥寥無幾的群眾,大 概就真的像少林足球裡,周星馳和黃一飛表演少林功夫加唱歌跳舞那樣,看似嬉鬧逗趣其實顯得悲情。

寫得很雜。回頭看,成篇沒頭沒腦的。寫在歌舞團謝幕之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