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04

收到了徵集令

中午,收到了徵集令。在國軍後備訓練自新訓中心獨立出去以後,應教召聽說沒以前那麼爽了,也就是說,我入伍新訓時看到一群從頭頂到腳底服儀沒一項整齊、走 路吊兒郎噹、手裡拿著營站的雞排或叼根煙,且新訓中心的教育班長們會向畢恭畢敬稱他們為「學長」的這類人物,我是無福扮演了。也許這樣的心態很消極、很粗 鄙吧!而我真正的想法是,在新訓的時候,同梯才是弟兄,同梯以外的人形動物個個如豺狼虎豹,新訓讓我難忘的地方就基於這樣對立的矛盾。再回頭面對那樣的地 方,如果真的卯起來認真訓練個幾天也就好,如果一樣叫我們去用菜瓜布刷青苔,請恕我比中指一根。

一點也不可愛

星期一耗在修兩個 BBS 站。
星期一或許也是快快樂樂的 Gamecube 日。

不過,我卻耗在修兩個 BBS 站。
其中一個,忙完之後,突然讓我很厭惡 BBS 這種東西。當然我每天仍要到巴哈姆特、小鹿鹿,偶而還要朝聖 SayYa, cszone 和鳥窩,順便上去水族館看看宅族朋友們又有啥新惡搞文。除了這些以外,突然之間都讓我很厭倦。或許我開始體會到大學教授們為什麼會覺得這醜不拉機的介面、 糾結一團的字元讓他們多麼不喜歡。

就在這個雖然知道不會有多討喜,也不會完全沒人喜歡的新系統架好後,我後悔自己沒拿這一天來玩超級馬力歐或天使之翼,還是幾場的格鬥遊戲;我後悔自己睡得晚又得起得早;我後悔沒撥一些時間去搭訕女生,去試著不做一個 cybergee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