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2004-10-23

雜記

這段時間內有很多事情可以記。

信用卡推廣找上門來,鍥而不捨地奪命追蹤我有沒有把申請書表寄過去,在得知我是約聘的臨時人員後,語氣又是另一個調調。其實,連我自己現在都在懷疑,這一年我會怎麼過?如果一年過了,來年我又要怎麼過?

訂了理財雜誌,結果家人笑我「沒財可理,訂什麼理財雜誌?」,這是事實。

加上這份工作做了一陣子,對於公家機關衙門深似海的自處之道,已經成為我的課題。然而我也知道,職場的應對進退,原就不是件簡單事。

也許就是這樣種種的不確定感,讓我一直在想我的終生職志會是什麼?要不要遷究一些現實?要不要不枉青壯?我希望「不用煩惱和同事相處」的事,我希望「能夠做出讓人覺得好用、實用、有質感」的產品,我希望「可以在宜蘭好好顧我的呼吸器官」,我希望…..,有太多的「我希望」和現實衝突的矛盾了!

還有,在學的時候,老師都把圖書館事業,營造成是一種「為人提供資訊服務的事業」的形象、意念,可是,真正的臺灣的圖書館,能夠完全擺脫「讀書館」、「K書館」者,幾希?可能是世新圖書館做得太好了,我現在每天一定都會講到「我學校的做法是…..」這樣的句型模版。可是,到了別處,又是另一個樣子。這 樣的落差,有歷史的包袱,有實務的妥協,可是最讓我難過的就是:「真正到了『業界』走一遭,卻因為我們這一輩『太年輕』,而不能大幹特幹些『早該做的』」。

前輩、長輩給予後進經驗指導當然是珍貴的寶藏,然而,如果是無理可言的倚老賣老,或是不能因時因地制宜採納新觀念,這樣,進步的動力在哪裡?或許守成是穩定的一著,可是整個圖書館事業,只有守成可以嗎?

兩 天之內擁有了一台 YAMAHA RS 100,一台 PlayStation2,一片 Virtua Fighter 4 Evolution。這樣動靜態活動都顧到的物質享受就這樣擁有(當然也都是花自己賺的錢),我感到很知足。只是常常會怕車子被偷。以前曾經被偷一台新單 車的陰影,還留存在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