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04

關於我的個人 HTTP SERVER 近況

前幾天下班回來,發現硬碟燈與網路訊號燈不停閃碩,我檢查了一下,發現有從某 IP Address 來的大量 SSH 連線。繼網路上一些熟人之後,我的機器也被盯上了。

如果只是燈號的話很容易被忽略,巧就巧在我的硬碟運轉聲是號稱朋友聽了會起雞皮疙瘩的大,要不發現異狀也很難。

檢查 bugtraq 裡的文章,並沒有發現最近有何 OpenSSH 的大洞被發現。但是為了我可憐的上下傳頻寬以及硬碟著想,目前我已經先把我的機器擺到非 DMZ 內。

而 OLAS 和 Ruby 相關計劃(tDiary 中文化、Ruby 文件譯寫)都仍會正常進行。山櫻草堂就讓它離線也好,同學不來自有道理。

喔,感謝天!

從勝洋水草餐廳聚餐回來後,發現 FQDN 的問題「突然」沒了,讚美偉大的神!在那麼多天的訐譙之後,我終於又能夠快快樂樂在家改遠端程式。

當然,如果這是聯宇的功勞,我是不會像某白爛電子公司總是在感謝神的恩典、而忘了為老闆拼命的是一個個血肉之軀!謝謝您們。

撥交

今天早上上班,見到了撥交。一個個黃埔大背包,一盒盒西點餐盒。我沒仔細去看有誰和我當初一樣,有著抽中外島的茫然眼神。退伍有幾個月了,同袍情誼最是難忘,但是軍中一些積非成是的文化,也是想忘都忘不掉。

黑也黑過了,紅也紅過了;
高雄去過了,台南去過了,基隆去過了,外島去過了;
輪船坐過了,飛機坐過了;
哨站過了,業務做過了,專精遇過了,泥水工做過了。

回頭還是那一句:「給我一百萬要我回去再當一年八個月的兵,幹!要去你自己去!不過要再給我一百萬買走我當兵的回憶?去你的!你別想!」

硬體e化,思維卻未升級

我等了一天的聯宇回信,沒有,到現在這封昨天去的 email,到現在都沒有回信。

過去我也曾經碰過,這樣的所謂「線上服務」、「e化服務」的公司或官衙,設立一個永遠得不到滿意(除了「確實」,尚包含我預期的e化指標:「迅速」)回音的電子信箱或留言板。有的留言板更是絕,使用了 VBScript 做為 form 的資料核查程式語言,是的,大老闆、大官面前的小職員,在對公眾展示「我們有跟上時代喔!」的網站時,電腦上的 Internet Explorer 都是完美演出,而使用非 Internet Explorer 的客戶、民眾,就是該死!是的,該死!

「幹!誰叫你們偏要去用那些鬼自由軟體?什麼 Linux?什麼 Mozilla?什麼不要用 *.doc?老子都聽不懂啦!」

我們該死地被排除在這些理應仍稱得上「正式」、「官方」的互動管道之外,當我們用電話跟那些只能回答制式答案的客服人員雞同鴨講,得不到滿意解決之道後,我們寫了一封封詳盡描述整個 debug 經過的留言、email,亦被遺忘在種種人為的冷冷屏障外。

是 的,技術人員該死!我們都應該乖乖地用 Windows,用官方的 MSN,用 Frontpage 乖乖寫個 BIG-5 編碼的網站,不要去連接那些會檢查 FQDN 的 Maple 支派的 BBS,不該去用 SSH 進到遠端機器維護自己的程式,線路不要斷就好,WWW 可以瀏覽、email 可以收,你就該痛哭流涕感謝 ISP 了!

不,他們沒有錯,一切都是我們這類「技術能力這麼強」(by 某位機房工程師)的人有錯。一切都是我們這種當初不想讓中華電信不合理的費用剝削的「技術能力這麼強」的怪胎的錯。

更划算的?

月繳 860 元在 HiNet 可以得到一條 2M/256K 的線路(目前裝機只收 500),同樣的速率用聯宇的雙月繳 1,500 就有。而採用 SEEDNet 的話介於這之間(同樣裝機只收 500)。以山水蘭陽站上的使用者連線來源來看雖然有失準確,但是可以看得出來大部份 ADSL 是使用 HiNet 的。

其它 ASDL 服務廠商,台灣固網客服人員都不確定有無自己的線路,網頁說一套客服另一套;SO-Net 的網站上沒說供裝地區含括東臺灣,慘。而速博是有供裝宜蘭的。亞太也不確定有無。

聯宇的資費的確是很「便宜」沒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