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這個在職班

就又回到敬老尊賢的問題了:老不見得可敬,長輩讓年輕人尊敬的,是其虛長幾歲所經歷練而生的智慧、賢明。

但是我看過的某些在職班「同學」,從他們的表現看不到「賢」,反而像是「返老還童」的「」,愈活愈回去。這些阿廚「同學」,有蠻高比例是在各級各類圖書館機構服務的、我們原本理當尊稱為「前輩」的人,回到學校來卻沒有「前輩」該有的風範。

平時在圖書館被奧客讀者欺負,回來學校後改來欺負學弟妹,是這樣嗎?喂!是不是這樣啊?

舉個例子,在世新的時候,「顧 LAB」是我們大學部「曾經」志願輪值的無酬義工,如果說真要計較有什麼「福利」,頂多就是當時的系主任莊老師體恤幾位同學的辛勞,會在學期末請這些同學吃一頓好料的。因為無酬,所以都是燃燒同學的「使命感」在做。

據說當年以小弟我為主的時代,讓不少學弟妹感受到好像黑道大哥在主持、威壓與安心感並存又不矛盾的風格?在 LAB 吃喝東西、列印不付費、打電玩?你知死啊你!

偏偏我遇到一位在職班的「大姐」,就是把我三令五申不得在 LAB 裡吃東西的勸導當耳邊風、裝沒聽到,等黑道大哥火大了開罵後,又在那邊自以為委屈在那邊哭。

哭?哭個屁啊!?

有妳這種人當我前輩,我覺得很羞恥耶!

出來混,遲早要還。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CC BY-SA 4.0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3 thoughts on “說到這個在職班

  1. 可惡!(拍桌)假日在學校值班,整個感同身受…/___\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