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個人觀感

「唸圖資有什麼出路?」這個問題,當年敝人及一堆強者我同學、學弟、學妹也曾問過,還驚動系上大頭們找了一些「揚名立萬」的學長、學姐回來,舉辦一場被我們在校生挖苦、戲稱為「成功校友回娘家」的安撫人心座談會。至於為什麼我們要這樣挖苦?是我們少不更事、叛逆反骨、不懂師長苦心嗎?不是吧!因為您們光只邀請一些在圖資本行或關連產業的鳳毛麟角「成功案例」回來,每年至少畢業 60 人的大學部,每屆假設出 10 個「成功案例」,阿還有那 50 個另尋出路的學長、姐咧?其歷程反而應該是在校生更感興趣的,對吧?所以我們那時想知道的,並不光是「這些」,還有「那些」。

畢業以後,我曾聽過同學半感嘆、半抱怨地說:「圖資這個圈子實在太小了。」這句話的意味有好幾個面向。那時她正打算去電腦補習班,學個對轉行有幫助的技能、考取 J2EE 相關證照,因為她大學時的網頁設計底子就不錯,所以我並不擔心,且樂見其成;我也見到幾位進入某「嗨」公司、某「大鍋子」公司的強者我同學,侃侃而談在學時曾讓他、她們頭疼不已的程式設計、資料庫系統。是故我見證了職場帶給人的自我學習動力,且警醒到自己若不持續追求進步、原地打轉,就是一種相對的退步。

當然,我也常跟我之前一樣在大學圖書館、學校圖書館任職的幾位同學「交換心得」,左有長期以來缺乏生活教育素養的王子、公主病讀者,右有不把圖書館視為知識庫、教學研究後盾看待的各級主事者,館員需不斷在「耗盡感」與「使命感」之間取得平衡(她們還有使命感可言,我這小孬孬倒先逃掉了)。雖然無法斷言是否見微知著,但至少是館員工作某塊的真實縮影。我曾和其中一位同學提議,不如組圖書館員工會、自立自強,引起了碩班某同學的反應,她認為若單從某大學圖書館的館員服務態度來看,實在看不出來圖書館員組工會的大義名分何在?其實,這也是為什麼有人會感嘆「圖資這個圈子實在太小了」的原因面向之一。許多圖書館內部組織、人力的僵化,內外交逼,讓年輕圖資學人望之卻步或欲振乏力,不也是每年都被學生提出質疑「唸圖資有什麼出路?」的導因之一嗎?

再得知有系友從事非圖資相關行業,譬如房仲、餐飲、演藝、教育,也都各有一片天。特別值得一提的是,我曾到這位從事房仲業的同學工作現場看過,他細心整理的各種「物件」(房仲、地產業對經手之房屋、土地的專門稱呼)資料,一列排開,分門別類好幾份資料夾,是其同事爭相「模仿學習」的對象,為什麼?因為他做到了業務資訊的整序化,輔助他有效率地工作。這種資訊組織能力不盡然一定得進圖資系方能習得,但卻是圖資系傳授的重點能力之一。一法通,樣樣通,我看到有些圖資系學生過於妄自菲薄,認為圖資系教的東西過時、綜雜,實大可不必如此沒自信。很多地方都需要資料產製(上游)、資訊組織(中游)、資訊檢索、加值應用(下游)的人才,懂得這些「心法」、默會知識,或許沒辦法幫助「科班生」考取國家考試(不少科班生為之氣結的所在),但是絕非無所用。

職場很講求「即戰力」,有很多「實務技能」不光是圖資系不會教到,大學很多學系也不見得會教到;或者老師若有教,可能也只是簡單帶過基本觀念而已。若真的擔心「找冇頭路」、沒有「即戰力」,該做的因應舉措,就是在大學四年裡多充實這些本職學能,很廢話,但卻是很實在的廢話。

如果由我來列表,我認為圖資系學生現今(2009)最好能具備(但不盡然人人皆需要)的實務技能有哪些呢?我想到的有:

  • 文字資料處理:懂得利用事務軟體 (Office Suite,如常見的 Microsoft Office, OpenOffice.org 等) 批次處理大量文字資料、使其有序化。所以,最好對於試算表軟體 (如 Excel, OpenOffice.org Calc 等) 和資料庫軟體 (如 Access, OpenOffice.org Base) 的運作有概念。如果再進階一點,懂得使用 regular expression 相關工具更好。
  • 多媒體資料處理:懂得使用至少各一種圖形、影像、聲音的多媒體編輯處理軟體;對不同的多媒體適用場合,知道如何取樣、編輯、轉換格式、發佈與播送。
  • 後設資料處理:除了 MARC 以外,對 XML 這個當代最主要的「泛.標記語言」有基本認識。懂得使用至少各一種 XML 訂製、產生、剖析、檢驗等環節的工具。連帶對於 EDI, Web services, mash-up 等後設資料加值應用有基本認識。
  • 網站設計:W3C 網頁標準設計以及無障礙高親和力網站設計有基本瞭解。
  • 網站應用程式設計:至少懂得使用一種腳本式程式語言 (scripting language) 來設計網站應用程式 (Web application),當前一個夠「實用」的腳本式程式語言,應可便利處理以上提到的文字、多媒體、後設資料,並且支援網路資源、資料庫內容的存取。行有餘力,能再熟悉一種 MVC Web application framework 更好。無論是否與人合作開發程式,採用 MVC pattern 會讓程式更具條理、可維護性;相對地,大學裡只有一學期、學年的網站應用程式設計課程,礙於時間限制,常常只能教學生寫出「至少動得起來」的「通心粉式」程式。
  • 對知識產權議題有基本瞭解:除了Copyright,尚對 Copyleft、創作共用 (Creative Commons)、Free Documentation License、自由軟體運動(別再把 Free 作「免費」解釋了!)、開放原始碼軟體等有基本瞭解。
  • 溝通能力:懂得如何「詳實描述問題」的能力,讓同事、共事者知道如何幫得上忙。可參見〈提問的智慧〉當中「怎樣提問」一段。並且對應對進退、用字遣詞能有至少「不失禮」的基本涵養。至少,要能寫出一份像樣的求職歷傳吧?
  • 在學時累積多實作經驗:不要任意、隨性丟棄大學時製作的作品!因為那很可能就是面試時證明基本能力的憑證(敝人當初就是太過隨性…);把握系所內、校內、網路上舉辦的實務教學活動、實習機會,但是請慎選真正可長可久的技術、工具

我要聲明的是,在我的概念裡,”Library” 乃泛指任何庫儲資訊的場所,無論是所謂的「圖書館」,還是資料室、多媒體中心、資料庫、網際網路皆是 “Library” 的組成分子之一。我列出以上列表,僅是因為 Internet 本身,在當代,不斷以數位化技術吸納各式各樣的資訊(Web 尤是),而所謂的 Information Technology 是跟著時代演進而有不同面貌的,造紙術、印刷術、微縮照相、編目法、分類法是不折不扣的 Information Technology,電腦、數位儲存媒體、演算法、資料庫、電信網路這些當然也是,所以,當前要為 Internet 做資訊組織、整序工作 (so called metadata librarian?),數位化技術相關知識是圖資人沒辦法「兩手一攤,與我無關」的。

有幾位大頭曾批評我「科技決定論」、「技術至上主義」,甚至胡亂指責我「竟然否定圖書館的存在意義」。我只能說,IT 沒辦法解決所有問題,但是不會這些當代的 IT,就跟不久前一位圖書館員不會原始編目沒兩樣。沒辦法做好基本的技術服務,又該如何做好讀者服務?諸位師長培育出我們這些專注資訊本質的後生新血,又是否有必要囿於這一座座的館舍形體?我們到底要教出什麼樣的圖資人?

我絲毫不覺得圖資學是一門死學問。

只是,有太多人、事、物總讓我愈看愈傷心。

CC BY-SA 4.0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